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浅唱故里的旧时光散文随笔

散文 时间:2018-08-2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窗棂上透着淡淡的月光,折射在书桌的笔记本上,笔记本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汉字。就像是他心里的一个个美丽的梦,高低不平的躺在经年的岁月里。

  一一前言

  我和他认识的时候,我8岁,他比我小一岁。因为年纪比他大一岁,我很自然的成为了他的哥哥。

  小时候因为家里的缘故。我被迫的跟随父亲一起外出,我来到浙江,这是一片陌生的土地,在经过几个月的磕磕碰碰,我认识了他。 他个子不高,皮肤比我黑,蛮瘦的,从老远看样子就像是一个矮冬瓜,又矮又拙的那种,他家就住在我家的对面,所以没什么事情,我总会在这面吆喝一句,叫他出去玩,一听大哥在呼唤,他就会立马从楼上跑下来,骑上他的小单车,然后和我一起去闲逛。在那个年纪,我们就像是电视剧里面的独行侠,不分昼夜的闯荡江湖。 说起他,当然也并不是一无是处,除了样子不太讨人喜欢,他和我最大的区别之一就像一开始说的那样,他有很多梦,稀奇古怪的那种,一大堆;当然他还很胆小。

  年轻的生命似乎总是对未来充满了探知欲,与其说成是好奇,倒不如说是天性,就像后来才知道的鲁迅先生说的那样。而我在那时好像对梦想也没有什么感觉,总觉得梦想是个神圣的东西,不能太随便的,因此,在那个年纪,我的梦想就是一张白纸,上面写满了问号。 在浙江的生活和我所憧憬的一样,充满了幸福的味道。不管是巷口熟悉的小笼包,还是街边时常的象棋残局,又或者是河边抓过的龙虾,螃蟹,还有夏天桔子树上的蝉蛹,好像都充满了儿时的回忆。作为当地人的他,当然,除了这些,他还会带我去很多有趣的地方。印象中最深的好像是一个泳池,瀑布下的那种。

  记忆里好像是去过两次,第一次玩的很开心,第二次,好像就没有得偿所愿了。至于缘故,第二次,好像是遇上了他以前的同学,同学管他要泳镜,而泳镜却在我这,他无奈,只说不借,一不留神,短裤就被扒开了半边,他气急败坏的伸出—支手指,吱吱唔唔很久才吐出了一个你字。作为老大哥的我见到这样的情形,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我顺势游了过去,推了那个家伙一把,做了个挥拳的动作,示意这个家伙注意—点。结果弟在旁看的却是是胆战心惊,说是我们闯大祸了,那家伙哭丧着脸,去找他爸了。我说不怕,哥佑着你呢,他死活不肯,结果我们便灰溜溜的离开了那里。好像是我们错了一样,是吗? 不管怎样,我和他之间的故事当然并不只是这些而已。在那个年代,除了玩,最让我得意的就是我的学习成绩。从外地来的我,好像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感到莫名的兴奋。

  在学校,老师也像是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说成绩,兴许还真是穿的太破烂了吧。也好像是在那个时候对语文这东西,起了心思,总感觉,不好好听课,听语文课,是对不起何老师的。 到底没有让她失望,她总是觉得我和其他的孩子不一般,就连我的弟也这么觉得,不过好像又有点不一样。老师总是说在我身上可以看到一些莫名的东西,好像是超乎同龄时代的。后来想想可能是因为经历的多了,看待问题也会不一样吧。 很自然的我成为了班上的前三甲,每次期末考试结束,老师都会给前三名发奖品,而每次发奖品总是有我的份。这个时候,小弟总会向大哥投来艳羡的目光。而我,也只是微微一笑。

  最后的一个学期,我和往常一样,荣幸的被老师要求带读, 荣幸的被老师要求去批改作业,甚至连作文也被当成了范文来念。最后一次考试也如约而至,长时间的游戏玩耍,我的学习成绩慢慢下滑,到最后,我勉强的考进了前三名,只不过这次好像是第三名,而且还是有两个第三名。奖品只有一份,可能老师也没有想到。 很幸运的,和开始一样,好像集结了所有主角光圈一样,不管在任何场合,我都是王一般的存在。当然那是最后一次,因为我要离开了。印象中同样也是第三名的那个女生哭了,对,是个女生,还是班干。老师没有办法,便和她承诺,下次一并补上。我知道她心里是满满的不甘,我完全也可以面临相同的境遇。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件为爱尴尬的事情。

  最后父亲牵着我的手,和何老师意味深长的说了几句,消失在了那个清晨。我也没想到最后一次的道别竟然会是如此匆忙。——双目对视,随着时间,随着空间,渐行渐远。 这是一次狼狈不堪的道别,我始终没有勇气说出一句最后一句情深意重的谢谢。 我试着把故事放映到开始,好像有点勉为其难,就像知道结果的倒叙总是会让人带着客观的因素去阻碍主观的感受。不过我还是想把故事写完。 和开始说的那样,弟有很多梦想,除了梦想着每天赢好多好多的纸牌,赢好多好多的弹珠,抓好多好多龙虾螃蟹,躲在家看完所有的奥特曼影碟,去门边人家偷好多好多的红枣之外,我知道他还有一个梦想,干完这所有的事情,和我一起。 我知道时光不能倒流,历史不能穿梭,我无能为力。 "再见,我会回来看你的。"夕阳夕下,晚间的苍峦在斜辉之中被映得血红,而我却无比安静。 我知道,这,是我最深情的告白,也是我最无力的告别。

  因为,我确实不知道我能不能再回来,再踏上儿时的路,骑着单车,载着你,从风中掠过,风一般的,自由,清澈。 窗棂上透着淡淡的月光,折射在书桌的笔记本上,笔记本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汉字。就像是他心里的一个个美丽的梦,高低不平的躺在经年的岁月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