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几多风雨下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我走过很多路,却还是忘不了最初的那条。

  那是从幼儿园到我家的路,挺远的,骑摩托大约五分钟,中间会经过国道也要穿过几个小巷,如果是晴天,我能坐在爸爸的后面看到湛蓝的天以及灿烂的阳光,路坦诚地躺在面前,一览无余。

  然而如果只是这样,我记不住这路,我最多只能记住路上的风景。是雨天,让我记住了它。

  下雨时候,爸爸要带上雨衣才能来接我。天很暗,飘洒的雨花在空中,我呆呆看着,等着爸爸到来。

  “快上来吧。”忽然听到父亲的声音,我赶忙回神,爬上摩托车,雨衣上满是水,翻开它的时候身上也会沾上。我抖抖雨,一把钻进了雨衣中,一下子,世界更暗了。我抱一紧爸爸,准备好出发。

  “突突”的发动机响起,又一次行进在这条路上了。自然我是耐不住这深绿色的寂寞的,此时低头,就能看到雨衣下的一角,路在此时真正被我看到了。

  “这水泥路一定是挺久以前修的。”我这么想到。因为灰色的水泥中都露出了暗一红的石子,磨得很平一滑,想必已被无数人踩过了。

  路渐渐曲折了起来,我抱着爸爸,感受着我们是往哪个方向走,往右转了,这应该是要出巷子了,我联想着外面的情景,没有什么声音,人应该不多,但路上还有些湿一淋一淋的泥印,这该是谁留下的呢?我想不出来。

  “爸爸,路上怎么有泥呀。”我向父亲求助。

  “应该是去山上挖笋的人,遇上了雨,急忙赶回家吧。”爸爸回答了我,我觉得真可能是这样,便继续低着头,欣赏起这路来。

  此时路变得平坦起来了,被雨淋湿而呈现出灰黑色的水泥路上依稀能看到脚印。人声也丰富了起来,到街上了。那一角光亮中露出了不锈钢的桌角,那肯定是 卖煎饼的摊铺了,想着想着好像香味也灌了进来,但因为快吃饭的缘故,它肯定是与我无缘了,我咽了口口水,继续看着路上。还好车开得也快,很快我便忘了那煎 饼了。

  车应该离开街道了,不断出现的黄色的行道线让我如此猜想到。偶尔能看到个白色的路标,告诉我这是104国道线,看着不断重复的路,听着雨衣上“嘀 嗒”的雨声,不禁有了困意。爸爸的肩膀宽厚温实,雨也被挡住了,我有些想睡,却又想撑着,便问父亲:“爸爸,你说会有人知道我们走过这条路吗?”

  “可能没有吧。”呼啸的风声中传来爸爸的声音,“但我们自己走过了就好,起码,路知道我们走过了。”

  “噢。”我想着,终抵不住睡意,有点迷糊了起来。只记得背很温暖,路很长,时间很慢。再醒来时已在家中,是父亲抱我进屋的。于是我也就忘了我到底有没有经过那路。

  如今想想,我在那路上留下的痕迹,正是所有我关于那条路的回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