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最后一笔情债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缘路而行的人啊,你的目的地是遥远的边塞,徒留我一个人独自的等待。东吴的风那么温柔,可是边塞的你会不会感觉寒冷呢?你听得见吗?良人啊,唱给你听好吗?“夫戍边关妾在吴,西风吹妾妾忧夫。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边关衣到无?”寒山冷月,山重重,水迢迢,雾蒙蒙。

  “至少他还有回来的希望,你可以等的。”她悠悠的说着。已经多少年过去了,她已经不记得了,梁上的燕子,去了又回来。豆蔻年华恋他,芳龄二八守寡,不再嫁,一只孤燕复归,她只是说“昔年无偶去,今春犹独归。故人恩义重,不忍复双飞。”然而,时间的重复,岁月的蹉跎,漫如长夜的孤寂,和无尽的思念,何时是个尽头呢?是黄泉再相逢的日子吗,还是佛说的彼岸世界?

  “死别,你终究是生是他的人,死入他家坟,而活着却不能相伴,又是什么滋味。”是的,我姓柳,是章台名妓。那时欢歌笑语夜夜难休,歌尽桃花扇谱,舞向月心生风。然而战乱一起,一切都变成了回忆,我们走散了。多年后收到他的信,“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亦应攀折他人手。”已是泪流满面,他以为我已经嫁为人妇,便离开长安。“一叶随风忽报秋,纵使君来岂堪折!”风尘女子!

  “至少他还惦记着你,只你一个。”离家的那天,才发现自己是个弃妇了,是的人老珠黄,恰如糟糠,我知道不能耽误他的前程,公主下嫁那是多么光耀门楣的一件喜事,以后他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对不起,我不该爱你的,更不该写下“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的混账话。“当时心事已相关,雨散云飞一响间。便是孤帆从此去,不堪重上望夫山!”当时信誓旦旦,如今欢尽人散,是的,好聚好散,切莫纠缠。

  “我承认我是无助并且懦弱的。”当我做了他三年的妻子,他突然告诉我他要回家,他的妻在等他。眼前白花花的一片,头脑已是翁然。把花笺都一揉一碎了,不想再看断肠句。杨柳依依,只能把柔肠系死系疼,而拴不住他的小舟。没有挽留,亲自送至渡口,山川庄严温柔。他走后,河上漂着一张薄纸,几行诗句“如何诉,便教缘尽今生,此身已轻许。指月盟言,不是梦中语。后回君若重来,不相忘处,把杯酒,浇如故土。”是的,河也带走了我,只是以另一种方式,也许你永远不知道。之后我的泪就不是水了,而是泡泡,绚烂的一个一个如梦般破灭,遗忘。

  当往事如烟,历史忘了这最后一情债。还有人在乎吗,黄泉路上的徘徊,奈何桥边的无可奈何,彼岸花肆意的摇曳,是来生的美景还是此世的幻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