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一个人失忆散文

散文 时间:2018-08-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每当太阳西去,便会随了它的方向在浑黄里散步。这个世界,没有完全相同的呼吸,牵引我走向更安静的交谈。安静,奢侈而华贵,它需要一束平行的光,不被电闪与雷鸣切割。而无常的一切,需要更博大的蓝,维护和安顿。每每穿过热闹而熙攘的人群,总会觉得,有什么东西一定于我是贫穷的,否则,影子那么长,而徒手走过的街道,会只报我以独自的倾斜。我曾迷恋隔街而往的村庄和田地,迷恋展开的绿色长卷,迷恋一只小狗蹲坐裤脚的恬静与安然,迷恋一种无声的相问。但过分的迷恋,会让人孤立在一个人的房间,而拒绝与喧闹的世界私语和纠缠。

  最近一直在听一首《一个人失忆》的歌,觉得它的好,在于把庞大的世事抛在脑后。这庞大,无畏无惧,要把整个过往变成一粒灰。这灰里,有颜色的败落之美,有格式的程序之涩,有粗制的流言之毒,有精雕的灵嗅之惑,有首先的问题,也有次要的解答。是的,一个人,失忆于俗世的表情,不要过多的建筑。因为举起的爱恨越多,越是要将自己化成灰烬。一个人失忆,就是向自己的内心要一个真理,痛苦就痛苦的千山俱静,快乐就快乐的遍地花麻。

  越来越,喜欢用白对撞黑,用旧对撞新,用素心对撞红尘。在这个世界上,懂得是一辈子最艰难的事,所以已再难寻得慈悲。阅读一种花,不爱时,春天就失掉了一角,所以每每合上一页书,就有关于春天的惋惜,大约就是希望那枝花仍能够站在原处,这是人性最后的懂得与慈悲。

  在小城,我已用多数的时间接过风沙的侵袭,在风的面前,我的静隐忍而悲伤,但我更畏惧沙的到来,任何一个用重量和体积说话的事物,与它的相撞难免都有凹凸之痛。但我还是想乐观地看待坚韧地存活,想象生活就像水面一样破碎,但也可像织锦一样光华。

  在这最后的八月,秋色凝重,而风雨飘摇。面对即将的九月,如何立命,又如何安身?心中的诗章,是否可以是一个不能朗读的秘密,是否坚持一些草木,在黎明的露水中睡去又必将醒来?在消瘦的八月即将谢幕的时刻,很多的故事已萎于泥土,等待漫天的雪做晶莹的掩埋。人生,豪迈而谵妄,谁能做得了一颗石头,谁就能用意志吹开永久的温度。但这些温婉与慷慨,我都不爱,我追索一个人的失忆,刻骨、断肠,而不求缝补,像四月的裂帛一样。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