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优秀散文:时间给我的

散文 时间:2018-05-0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樱桃红透,芭蕉绿遍,流光惹人怜。

  ——题记

  临近暑假,我很是焦急,不知何去何从,是待在家里还是外出打工。一方面担心自己的教师考试,又担心妻子的护士执业资格证考试。我清楚地知道,我们的考试决定着家庭未来的走向,决定着儿子未来的成长。

  此刻深思,真让人恨儿时不惜光阴似金,叹青春迷茫碌碌无为。如果当初早些,也许现在不会太晚。

  农村小学教师的日子对于年轻人,过于单调而枯燥,过于无奈而无情。因此,暑假刚开始,我便在手机上抢了一张通往南京的火车票,准备体验不一样的生活,以结束腻在家里的节奏。“我必须出去走走,我快要憋疯了。”

  收拾完行李,和母亲妻儿告别。我深知妻子是舍不得我走的,可是我已决定要为自己活一把,我从未感到如此的憋屈。

  我的专业是英语,最终也如愿以偿地做了名英语教师。还记得开学那一天,我勉励自己“将来还是有发展空间的!”兴奋的心情犹如九月的烈日,充满能量,乌云也不敢靠近半寸。

  我走在校园小道,回想自己刚毕业一年,又回到了学校,外面的世界真让我又恨又爱。

  校长走了过来,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至二十厘米,语重心长地说:“你还年轻,经验尚浅。你带一年级的语文兼班主任,怎么样?”

  我虽刚踏入教师的职业,可社会经验还是有的。“好的。”我一口答应,心里却乱如沸水。

  我必须出去走走!!

  可与其说出外挣钱,不如说是为了放松一下。我的行李箱塞满了衣服、鞋子、牙刷、毛巾、衣服架、雨伞等一些生活用品。临行时,妻子给我塞了四盒牛奶和些许饼干。那一刻,我真的想待在家里,可以伴着二个多月的儿子和任意依恋我的妻子,一起等待着考试发榜的日子。这一切是多么的幸福呀!

  但我还是咬咬牙,决定去南京,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城市。妻子把我送到火车站,吩咐几句便回去了。我一个人站在候车室,看着茫茫人群、大包小包,真让人眩晕。生活,简单的两个字却让人变得如此复杂。

  是什么力量,让我们离开故乡?是什么追求,让我们如此疯狂?平静的日子为何处处是暗涌?柔美的柳丝下是否埋着等待苏醒的棺木?我们也许染上了一种病。

  等车甚是无聊,再染上了思念,便更加漫长。多希望,可以在家里工作!我打开赶集网,无意间搜到了固镇的一份暑假辅导的工作。工资待遇还不错,我便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位男同志。他说他在忙,等一会儿回我。我侥幸地舒了一口气,“你最好别回我!!”

  我的脑袋如窒息般疼痛而浑浊。“不要再想了,去南京,就去南京,马上就要检票了。”

  不到一分钟,手机便响了起来,他让我下午去看看,而我为了多一个选择,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检完票,我来到了站台,往日奔波的情景瞬间重现。蚌埠、合肥、金华、温州、、、、、、一列列火车呼啸地冲向我迷离的瞳孔。

  北方的雪粗糙如海盐,砸在脸上疼疼的。南方的雪柔嫩似肌肤,吻在脸上酥酥的。温州,一座典型的南方城市,惹人怜爱。

  温州的工厂很多,几乎每一家都是座小工厂,因此寸土寸金,房屋鳞次栉比。被挤得可怜的小巷,却因排排石板、一把雨伞、几株丁香、斑驳白墙而弥漫诗情画意的气息。

  闲时,我总爱坐在竹椅上,呆呆地。远方的山彼此挨着,好似不息的流水,流入那湛蓝的天际。

  竹架上散发清香的衣物在微风中曼舞,我仿佛听见了母亲的声声呼唤。

  行李箱放在脚边,我的心飞向了家里。当所有的乘客挤上了列车,我别无选择,匆匆地跟了上去。没座,空气发酸还夹杂着烟味。我虚胖的身体靠在过道里,对面是一位女生。她很普通,没有漂亮的身材,没有迷人的眼睛,穿着一双廉价的球鞋,坐在淡灰色的行李上,时而望向窗外,时而看着手机。总之,可以看出她的无聊好似一道深渊,吞噬游者的灵魂。

  去年的暑假,由于要培训,我便待在了家里。这一次,我终于有机会出去走走,可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被那个该死的选择绑架了!我即是主谋又是受害者,自编自导,忙得焦头烂额,却又不知道最终为了什么。到了南京,找什么工作,住在哪儿,我没一点儿头绪。我只是迫于内心的挣扎,特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躲避自己熟知的枯燥,追寻受虐的流浪。

  火车,上了年纪吧,走得那么慢。累了,便靠在蚌埠站休息一下。车厢里过于拥挤,列车员让贴在门口的旅客下车休息片刻,等启程时再上来。

  我拖着行李箱下车,给妻子打了电话,表示自己想回家工作,她高兴地答应了。这完全在我意料之中。

  雨下得悠闲,我打着伞,脸上洋溢着解脱的神采。我在车站近处寻了一处避雨的地方,吃着饼干,喝着牛奶,看着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真为自己的选择而欣慰不已。

  “当惯了老师,连走出去的勇气都没了,身体更是虚弱到了极点。”

  自从结了婚,我的体重一路飙升,结结实实地增了20斤,至今丝毫未变。如果是猪肉,那能够吃多少顿饺子呀!

  “该回去了。”我买了张回家的车票。

  快客的车窗带不走城市的繁华,却留下我无法弥散的惆怅。“我到底还是成了一头走不出食槽的猪呀。”

  一路换乘,终于回到了固镇。妻子还没到,我坐在公园的石凳上,思绪翩翩。如今的固镇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马路拓宽了,路旁种植了花草,路灯也变亮了许多。城南的旧房已被拆得所剩无几,新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一路北部的楼房保持着原貌,没几天功夫却被大修了一番,好比一只乌鸦被涂抹成了雏凤,却甚让人敬而远之。

  城南的新房盖得太多也太挤,仿佛要将空气拒之千里。老百姓一辈子的血汗钱,勒紧裤腰带才勉强付了首付,装修无疑是雪上加霜,还完房贷更是遥遥无期。

  为什么?房价为什么这么任性?谁在背后为它撑腰?、、、、、、我的头好痛苦。还是别想了吧,就算想通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房价的事不是谁都能决定的。

  自小住在农村,习惯了串门,习惯了树阴,也习惯了泥土,更习惯了身心的自由。

  清晨,空气湿润,吸上一口就好像在喝一瓶雪碧。泥土芬芳,轻踩一脚便留下生命的印记。

  先前家里还没拉围墙,耕牛和人都住在瓦房。由于种植烟草,家里还有一间泥土炕房,用来熏制烟叶。

  瓦房几经修葺,添了新砖瓦,换了新芦苇,可终抵不过时间的摧残,裂了缝,漏了窟,再也没有值得整修的价值了。泥土和麦秸粘制而成的炕房早已被推倒,融入了大地。

  父母从姑姨家借些钱,再掏出一辈子的积蓄,盖了两层楼房,铺了大理石地板,垫高了地面,拉起了围墙。

  幸运的是我家离县城并不远,否则光房价也会把我逼疯的。儿子还小,可以缓一下,可谁又知道明日的房价会怎么变脸呢?

  公园里的膀爷悠闲自得,我听着音乐,陶醉在旋律中。玩命地重复一个歌曲,仿佛时间并没有走远。

  妻子打来电话,我收拾好行李,起身离开了公园。见面时,妻子微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我莞尔不语。

  为什么要走呢?我是个恋家的人。逃避终不是办法,面对是迟早的事。“世界再大,我们终究要执一人之手而白首,择一城而终老。”这是《海上钢琴师》给我的启示。

  下午,我顺利找到了工作,学生辅导。待遇不错,做五休二。初中生是主要生源,还有附近的两名小学生。

  起步阶段,每天都要花一个多小时备课。看教材、查教参、做笔记、、、、、、、上课的每一步都在心中过滤一遍,担心任何的差错,比农村学校严而细了许多。

  每逢下课,对面的小商店便挤满了学生。因此,教室总是充满薯片的味道,桌洞里满是垃圾。

  小时候,我也爱吃,辣条、汽水、唐僧肉,还有好多好多叫不上名字却吃得津津有味的零食。

  父亲几乎不沾酒,家里的酒瓶寥寥无几,可攒上一段时间,还是可以换些冰棍的。

  在我印象中,买冰棍的是位老爷爷。他戴着泛黄的草帽,肩上搭着发灰的白毛巾,顶着炎炎烈日,一边缓慢地蹬着小三轮,一边吆喝,“卖冰棒了,卖冰棒哟。“

  吆喝声浑厚有力,足以穿透夏风十里。他还没到家门口,我早已抱着酒瓶站在大路等着了。

  他微微掀开白布一角,变魔术似得拿出一棒冰棍,然后细心地掖好,仿佛在给自己的孩子掖被。

  每次换完冰棍,我都会想起那位亲切的老爷爷。

  由于长时间工作,更由于自身的懒惰,少有运动,我一身松散,毫无精神。

  身体健康如同建造罗马,非一日之功,因此许多人不重视或拖延锻炼就成了生活的常态。

  熬到星期,我带着妻子去了白马环球港,看了一场朝思暮想的电影《大鱼海棠》,周深的《大鱼》在我耳边萦绕不散。

  有时候,我也喜欢在家里看些电影,尤其是菠菜类。《卡萨布兰卡》,一部黑白片,只因它名气太大,我才熬着头皮看完。《美国丽人》深深地告诫了我:生活可以逼死人,我们应当控制欲望,追求内心的宁静,享受平凡的人生。

  焦急的日子终于熬尽,考试结果出来了。我考了第四名,可由于教育局所谓的土政策,我不能进入面试。妻子则以高分考取了护士执业资格证,我终于可以安心了。

  为了庆祝,我和妻子来到了多金川味火锅店。由于新开业,店内桌椅摆放整齐,卫生清洁,服务态度良好。

  气温38度,呼吸的空气都有太阳的味道,而店里的上方却飘着火锅的腾腾热气。我和妻子在空调近区坐了下来,一番商量后,我们点了一盘牛肉、羊肉、豆腐、年糕、鸡蛋、娃娃菜、粉丝、地瓜片、香菜、方便面等食物。我拿着单子去前台付费,当服务员问我要什么锅底料理时,我迟疑了一会。折回问过妻子,我点了鸳鸯火锅,共计六十九块五角。

  少许,菜全都上来了。妻子很高兴,先夹着肉类下锅,并从包里拿出一瓶牛奶给我。

  回想妻子考试,可真是不易。她之前考了两次,全都铩羽而归。我很是着急,担心她未来的工作,担心家庭未来的发展。在她怀孕期间,因为考试我们多次吵架,甚至动手。她的泪水不知流了多少,她家人也都知道我们的不和,劝解我要好好过日子。

  我嘴上说以后会待她如初,可实际上我却进一步地逼她。感谢上天,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健康可爱,否则我会自责死的。

  儿子白白胖胖,却不吃奶粉。妻子奶水不足,每次喂奶粉,他就嚎啕大哭,着实让人心疼。

  为求安心,母亲和妻子带着儿子去了蚌埠淮委医院。验血拍片,才知道他缺少锌铁等微量元素。

  我用医保卡刷了营养包,妻子每天掺半袋在奶粉里喂他。过了几天,他终于能够嗍奶粉了,我便可安心工作。

  工作过后,我比较喜欢去城西公园和许慎文化公园散散步。毕竟长时间坐着,身体会发虚的

  城西公园位于固镇的西部,是本地最大的公园。入口很多,由于顺路,我一般从二路西方的尽头进去游玩。

  六点左右,公园里的游人多了起来,夜市才刚刚开始。路上停满了电动三轮车,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

  跨过大理石球,我看见一位中年妇女,双手拿着凉鞋,光着双脚走在大理石铺成的小道上,悠闲自得。

  我光着脚,直起腰,酸疼的信号便“嗤”地传入了大脑。即使我咬咬牙,告诉自己“足疗”对自己有好处,可还没走几步我便放弃了。我深知自己已虚到了极点!

  小道的两边是枫叶树,叶片犹如微醉少女脸颊上的红潮,着实让人怜爱。翠竹纤细,风儿轻轻吹弄,罗曼蒂克地舞动。

  湖水映着落日,波光粼粼,着实迷眼。木桥边,青草葱葱,莲叶盈盈,凉意扑面而来。

  桥的尽头是烈士园林,有五座坟墓。石碑上的字是草书,镀着金漆。也许夜色淡薄,矗立的路灯还没发出萤火虫般温柔的光。

  漫步经过马踏飞燕,来到城西公园的北门。穿过横贯东西的三路,便是许慎文化公园。

  这座新建成的公园比较安静,朱黄的两排路灯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诗词,颇具文化韵味。

  暑假就要结束了,非常感谢这段时光——时间给我的,我会用心种下。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