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红楼梦中的贾芸人物分析

红楼梦 时间:2018-01-2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红楼梦】

  贾芸,《红楼梦》中人物。生有一张容长脸儿,长挑身材,甚是斯文清秀。父亲早逝,因贾宝玉一句玩笑话“像我儿子”,他便伶俐地说∶“ 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

  贾芸,贾府姻亲,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为了到荣国府谋事做,对凤姐百般奉承,又夸她能干又送她香料,得了一个管花草的职位。而为了攀入贾府中心,他不惜对小他几岁的宝玉认父亲,并赠了两盆白海棠。而他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贾府败落后帮助过身陷困境的宝玉和凤姐,并喜欢上了丫头小红,捡到她的手帕后一番接触,两人渐渐陷入爱河,上演了一出和宝黛之恋同样纯美的爱情故事

  续书中,贾府败落后,他也不认宝玉为父亲了,与贾蔷等人混在一起,喝酒赌钱,闹了天,还设计要把贾巧姐卖掉,巧姐是被狠舅奸兄流落烟花巷。续书写巧姐后为王仁(狠舅)、贾环、贾芸(奸兄)等所卖,但可以肯定贾芸不是曹雪芹原计划中所说的“奸兄”。第二十四回的脂批说后半部有“芸哥仗义探庵”(靖藏本)事,并说“此人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

  目前,主流红学界普遍认为,贾芸在贾家败落之后,与小红一起去狱神庙探望王熙凤和贾宝玉。受王熙凤之委托,与刘姥姥等商议解救巧姐。并去大观园请求妙玉的帮助,故曰“仗义探庵”。

  在《红楼梦》前80回里,贾芸是一个聪明伶俐、能说惯道,且又是一个能作事、会作事的草字辈后生。不想,到了后40回贾芸的形象扭曲而变形了,成了助为纣、参与预谋“贩卖”巧姐的“奸兄”。对此读者会有不同的认识和理解,答案也会是五花八门的。

  (1)贾芸的取名“芸”,据字书所释,“芸者,香草也。”《说文》:“淮南王说:‘芸草,可以死而复生。’”沈括《梦溪笔谈》云:“古人藏书辟用芸香。”《礼记·月令》篇云:“芸,始生。”这三条释文说明贾芸在后30回里是他发挥了“辟”的关键作用,从而使贾府劫后复生。

  (2)早期脂评抄本《石头记》,从第24回到第27回,有六条批语涉及贾芸的为人行止及在后30回中“仗义”行动。例如,靖藏本第24回回前总批有云:“‘醉全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监)……”第26回“红玉佳闲话”一段之上庚辰本上有墨笔眉批云:“‘狱神庙’回有茜雪、红玉一大回文字,惜迷失无稿,叹叹。”这两条批语说明贾府“抄没”之后,有“狱神庙”诸事,正是贾芸与茜雪、红玉诸人救了王熙凤、贾宝玉一干人,使他们免去牢狱之灾。庚辰本第24回有夹批点明:“孝子(指贾芸)可敬。此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靖藏本则在此条批语之后又加“果然”二字。同回有眉批指出:“芸哥可用。”批者见过后30回原稿,从批语可知贾芸“素日行止”是“金盆虽破分量在。”

  虽然皆是贾家子弟,然生活的环境是大不相同的。比如贾芸,早先没了父亲,也无产业。所以很早便面临了生计问题,也很早便知了人情冷暖。贾府省亲,自然衍生出一大堆的活计来,所以贾府子弟们自然要谋算了。与上层有往来的人物自然先得了去,比如贾的奶母就是聪明的,一听了信,忙过凤姐贾处,亲自开了口,正值凤姐与贾和睦,便送了个人情,把奶母的两个儿子派了随贾蓉去苏州的差。贾芹的母亲素日奉承的凤姐满意,便求了凤姐,让儿子管了和尚的差。而一心上进的贾芸,早先求了贾,不想贾的权力不及凤姐,先出来的差事让给了贾芹。贾芸是机敏人,马上改求凤姐。他与宝玉的相识便是此间发生的。

  贾芸要求贾谋事,自然常要候望着贾,于是相遇了宝玉。只见旁边转出一个人来,“请宝叔安”。

  宝玉看时,只见这人容长脸, 长挑身材,年纪只好十八九岁,生得着实斯文清秀,倒也十分面善,只是想不起是那一房的,叫什么名字.贾笑道:“你怎么发呆,连他也不认得?他是后廊上住的五嫂子的儿子芸儿。”

  宝玉笑道:“是了,是了,我怎么就忘了。”

  因问他母亲好,这会子什么勾当.贾芸指贾道:“找二叔说句话。”

  宝玉笑道:“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倒象我的儿子。”

  贾笑道:“好不害臊!人家比你大四五岁呢,就替你作儿子了?”

  宝玉笑道:“你今年十几岁了?”

  贾芸道:“十八岁。”

  原来这贾芸最伶俐乖觉, 听宝玉这样说,便笑道:“俗语说的,‘摇车里的爷爷,拐的孙孙’。虽然岁数大,山高高不过太阳.只从我父亲没了,这几年也无人照管教导. 如若宝叔不嫌侄儿蠢笨, 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

  贾笑道:“你听见了?认儿子不是好开交的呢。”

  说着就进去了.宝玉笑道:“明儿你闲了,只管来找我,别和他们鬼鬼祟祟的。这会子我不得闲儿。明儿你到书房里来,和你说天话儿,我带你园里顽耍去。”

  说着扳鞍上马,众小厮围随往贾赦这边来。这段文字,倒是写出了宝玉的另一面,作为公子哥脾性的另一面。而贾芸的伶俐乖觉,也让人叹息。宝玉不认得他,他自然有心记得凤凰地位的宝玉。虽然明知宝玉非贾已经掌管事务,有权利在手,但必竟是贾家未来的权利人物,能结交自然是结交的。而今听宝玉夸赞了一句,马上就认作了父亲。而贾也算厚道,明知贾芸打的小算盘,也不去揭破。这初次会面,应该说二人的印象深刻。当然宝玉随口一句让明天去找他的话,过后就忘了。贾芸自然是当贵人一样奉承宝玉,所以应约前往,自然要白跑些时日了。

  等真见了宝玉,才不过发现,闻名不如见面,原非想像中的样子。那宝玉便和他说些没要紧的散话. 又说道谁家的戏子好,谁家的花园好,又告诉他谁家的丫头标致,谁家的酒席丰盛,又是谁家有奇货,又是谁家有异物.那贾芸口里只得顺着他说, 说了一会,见宝玉有些懒懒的了,便起身告辞.宝玉也不甚留,只说:“你明儿闲了,只管来。”

  仍命小丫头子坠儿送他出去.二人不同的生活环境,自然所在意的不同。也只能是客气几句,若是深交,自然是谈不上的。况且宝玉的富贵闲人的心态,岂是一心生计求人找活计的贾芸能享受的。

  后来贾芸送礼给凤姐,谋了个种花的差事,来孝敬了宝玉两盆海棠花,也算是一种风雅的送礼行为了。海棠诗社里,赏花人自然与他无关了。遥望怡红院,红尘中的贾芸自然明知,宝玉是天上的凤凰,离他遥远。

  只是世事难料,八十回后贾府没落,贾芸对宝玉另有相助之义,也算是不枉海棠花开一季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