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梅子的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0-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我一起身,椅子晃晃悠悠往后倒。我就说,不是我想撞你,是你自己不小心;你一定要倒,我也没办法。

  发生这件好笑的事情时,恰好梅子在旁边。被梅子看到我跟椅子的对话,不是我的存心。我常常做些让自己留下话柄给别人的事情。无意中就做了。不过这是梅子。我不会介意。不介意是不介意,尴尬还是有一点点。所以我就恰到好处的笑了一下,算是自嘲。梅子也笑了一下。我就想起那个词来:莞尔。这个词一直在我脑子里晃悠,我就有些迷糊了。

  说起来,我跟梅子也是熟人了。自打小学四年级起就同学。不仅同班,还是同桌。这一同桌就是五年,直到我们一起初中毕业离校,各奔东西。

  那时候的梅子不会莞尔,她会嘻嘻的笑,满是讥讽的样子。我就十分的不屑。往往还之以卫生球。她就会越发的嘻嘻,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实在说,梅子那时真是不错。用现在小年轻的话来说,就是很阳光。我们那时当然不会这么说。我们那时什么也不说,傻乎乎的,就跟没有心眼儿一样。其实那是表面的。其实我很羡慕眼下年轻人的无拘无束。他们可以手拉手,肩并肩,任意随心的,想起什么话头来,就尽兴拉上一阵,不高兴了,就改个话题继续。我们那时没有这个。我们只能心照不宣,嘻嘻,卫生球。就是这些。

  如果不是刚好跟梅子碰到一块儿工作,我都说不来这辈子能不能再见她一面。30年没有见面了,忽然就在一个单位遇到了,你说世界是不是太小了?我至今记得梅子一看到我时的眼神,活像看一个怪物,那么让人纳闷儿。说实话,我并没有认出她来。我倒不是清高不认人,主要是近视厉害,加上不惯看女孩。虽然说,梅子已经不能算是女孩了。不过,我倒是觉得,她在我印象里,一直就是那个女孩的模样。

  说实话,梅子的莞尔让我瞧着挺舒心。我把这种舒心放在心里,让它酝酿。能够酝酿成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想去多想。我发现,为了能够多多看到她的莞尔,我不惜机关算尽。因此,我跟椅子的对话,也不能排除有什么企图的嫌疑。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玩这些小孩把戏。我倒是乐得自在。梅子怎么想,我没有问过。

  这时候我就发现自己的自相矛盾。一方面说被梅子看到我跟椅子的对话,不是我的存心;一方面说我跟椅子的对话,也不能排除有什么企图的嫌疑。你看,你看,我就是这么一个糊涂家伙。一会儿说,一会儿忘。所以我的话,你可以认真听,也可以全当废话的。随便你怎么处置,我没有意见。

  没事的时候,我们喜欢QQ。虽然是在一个办公室里,但是总不能都围一块儿吧。于是办公室里就有了一道景观:人人正襟危坐,紧盯显示器,手里忙碌着,又是移动鼠标,又是打字。远远看去,好一个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的工作局面啊。

  只有我们知道,这些局面背后的故事。我们知道单位里张三跟李四又好了;知道王五的表兄快要订婚了;知道老康的网友追他追得越来越紧了……当然,属于梅子和我的故事,别人一概不知。

  其实我们也没有啥故事,不过相互回忆小时候的乐子而已。那天她忽然提起我们那条三八线,我笑得几乎岔了气,把办公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打那起,我就刻意克制自己,偷偷在心里笑了。

  那条三八线真是好玩啊。线不是我画的,也不是梅子画的。原本课桌上就有了。我们只是利用它一下而已。只有我俩清楚,那条线意味着什么。经常的,我撞她一肘子,她回我一肘子,把战火燃烧得极尽其真,极尽其大。三八线的功能被我们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是我们居然彼此不会正眼相看,都把脸绷得活像一张硬白纸。这样的技巧,居然也就轻而易举骗过了大多数同学。自始至终,我们没有被人说过一句闲话。三八线经受住了考验。就在这种略显遥远的回忆里,我便肆无忌惮大笑起来。简直是在狂笑了。

  除了吓了同事一跳,把自己也吓得不轻。我居然会笑?居然会这样笑?实在是不可思议。因为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笑过了。我尽情的把那些表示笑的意思的图标给梅子发过去。我看见她轻抿嘴唇,又现莞尔之状。

  有一天梅子提起了我们的一位老师。她说她在星期天上街时看见这位老师了。她看见才60多岁的老师竟老态龙钟,步履蹒跚。她上前搀扶了老师一把。老师扶扶滑落在鼻尖上的眼镜,仔细瞅了半天,才知道眼前这是哪个。梅子说她当时真想哭。我就知道了,这还是当年的梅子。她还是那么善良。

  还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了。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有的,肯定有的,一定是我忘了。我的记性一向不好。是我忘掉了。梅子。梅子。梅子。当我低头看时,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在电脑上打下了一长串的梅子。我还记得我跟椅子说话时你的莞尔啊,梅子。我还记得咱们提起三八线时你的莞尔啊,梅子。记得记得记得。我情不自禁又打下了一长串记得。我看来是快要疯了,梅子。你为什么要跟我玩失踪呢,梅子。你已经跟我玩了三十年,还没玩够么?

  我知道,能够再次跟你在一起度过这一段日子,已经是很大的幸运了。梅子,我实话跟你说,自打你走后,我再没有那么用心的QQ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