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他的爱情让我心疼到不行伤感日志

日志 时间:2018-09-0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日志】

  安静的看完这个故事好吗?

  <一> 十七岁前,每日每夜,我都会做同一个噩梦。

  梦里,漫天漫地的蔷薇花开的盛大而壮观,而花身上尖利的刺,却张牙舞爪的朝我扑来,仿佛要刺破我的皮肤,我穿着白色的单薄的睡衣,赤着脚,不停的尖叫奔跑。

  在逃到一个高塔顶端时,蔷薇花的利刺就会全部乖乖收拢,花朵繁盛而细密的开放,而我被困在高塔顶段,除了能站在一扇微小的窗边朝下望,剩下的只有冰凉。

  这些冰凉,让我每夜都在黑暗中惊醒,然后使劲拉紧棉被,而眼睛也习惯盯着阁楼顶端的小天窗,只有看到恬静的星星挂在寂静的暗蓝色天空时,才会觉得心安。

  不知道是不是夜晚的恐惧与害怕,让我在白天格外的嚣张反叛。

image.png

  <二> 十七岁,我在C市的实验高中念高三。

  彼时的我,惹是生非,张扬跋扈。

  耳朵上挂满七彩耳钉,衣服上印着大大的骷髅头,经常把玩的东西就是火机,笑声张扬放肆,是出了名的“不良学生”。

  而秦含含,C市所有大小中学连考的第三名,是实验高中以高价从别的学校挖过来的。

  我这样的坏学生,对这样的事情本是不关注的,但秦含含来的那天,我碰巧迟到,刚走进校门,就看到从校长豪华轿车里走下来的她。

  穿简单的白衬衫,带着潮流的无框眼镜,还挎着一个的黑色包。

  校长看到我厉声道,安泽熙,你又迟到了。

  我嚼着口香糖摇头晃脑,知道啦,我马上进班。

  刚走两步,就听到他在身后叫住我,等下,这是你新同学秦含含,你把他带到班上吧。

  我回过头,就看到秦含含傻傻的看着我,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

  你跟我来吧。

  估计校长跟班主任打了电话,还没走到班门口,就看到班主任站在那里笑的一脸春风得意。

  她拉着秦含含的手表现的跟个慈母似的,秦含含啊,我是你的班主任,以后有什么事就跟我说。

  我提着书包翻了个白眼,前脚刚迈进班门,就听到她跟个巫婆一样在身后怒气冲冲的吼道,安泽熙,又迟到,到后面站着听课。

  新来的秦含含,被班主任安排到班里最中间的位置。

  而我,依旧坐在最后一排,时不时的还要站着听课。

  每次看黑板时,我的眼睛都会扫到秦含含的后脑勺,然后就会无聊的想,她的头发也不知道在哪儿剪的,看起来可真傻。

  不过这一点不阻碍他的人气,依旧会有男生在背后或张扬,或羞涩的议论他。

  对这些议论我总是嗤之以鼻,她有什么好,看起来就是一脸傻傻的样子。

  即使后来有天下午,她曾救了我。

  因为我在学校横行霸道滋扰生事太多了,仇人是一拨接一拨,所以,那天下午放学,我被堵在学校门口的拐角处也不算是意外。

  为首的是班里的一个男生,没事总爱乱嚼舌根,在背后骂我刚好被我听到,于是就领着一群哥们呼他了几巴掌。

  没想到这厮会反过来报复。

  不知道从哪儿找了几个大个子,他还挂在其中一个虎背熊腰民工的脖子上,笑得一脸得意,哎呀,这不是大帅哥安泽熙吗。

  我听到他说的话一闭眼就想天黑,竟然被这家伙片子逮到了,苏唏那家伙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看架势今天肯定跑不掉了。

  在那群人扑上来的时候,当我的脚背狠狠的踢了一下的时候,正在我以为我肯定完蛋的时候,听到不知谁喊了一声,老师来了……。

  人群立刻一轰而散,我全身散架的靠在背后墙壁上,腿上身上痛的仿佛火烧一样。

  我暗暗发誓那小子够狠,妈的,改天我不叫好人手废了他。

  正在低头检查伤势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双白球鞋,我抬起头,就看到了秦含含。

  那天的夕阳格外温柔,从秦含含的头顶打下来,她站在柔软金黄的光环里,纯净洁白。

  她利索的蹲下身看看我的伤,说我叫车送你去医院。

  我愣了一下,还是听话的跟了上去。

  他扶着我,她轻声说,怎么这么不小心,你以前放学不是都和你朋友一起走的吗?我答非所问的说,秦含含,其实你还是很漂亮的的。

  她不再吭声,闷着头向前走着,我能感觉到到他大口的喘息,和咚咚的心跳。

  我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期间秦含含有去看我,拿着课本说要给我补习。

  我闭上眼睛说我累,我想休息。

  然后她就不再说话,在旁边沉默的坐一会儿,我假装睡着时,她就会安静的推门出去。

  即使她救了我,我对她还是没什么好感。

  我觉得,我喜欢的女生,不是这样的吧。

  她太乖了,我喜欢的是很强势的那种。

  所以,出院后,我和秦含含依旧是普通同学,我依旧会在眼睛扫过她后脑勺时在心里嘲笑他,依旧会在别的男生谈论她时撇撇嘴。

  <三> 而何倩儿的出现,符合了我所有的幻想。

  清脆的放学铃声过后,安静的校园瞬间沸腾起来,尖叫声,嬉笑声,从各个角落传出来,不绝与耳。

  窗外的树木苍绿,凤凰花在夕阳下开的如火如荼,我收起对着窗外发呆的目光,开始慢条斯理的收拾书包,然后和一群哥们勾肩搭背的走出校门。

  在人群川流不息的校门口,停着一排黑色的摩托车,为首的是林初年,何倩儿貌似是她什么我不知道。

  站在他的背后看起来很酷。

  从学校出来的学生都好奇的朝他们看,可她丝毫不在乎的靠在摩托上叼着烟,看着我走出校门时,她笑的一脸痞痞,冲我喊道,安泽熙,听说你飙车技术不错,玩一下吧。

  在这之前,我和她,只在一些场合打过照面,并未说过半句话。

  但听到他这样略带挑衅的话时,还是豪不犹豫的把包扔给了苏唏,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骑上了摩托车。

  这时却听到身后有人急急的喊,安泽熙…… 我回过头,看到神情焦灼的秦含含。

  她停顿了一下,嗫嚅道,老师说让我给你补课的。

  我挥了手,不用了。

  然后骑着摩托车,扬长而去。

  那天下午,我和何倩儿,还有她一群混混一直在郊外宽敞的大道上疯狂的飙车,我的技术决不亚与他们任何一个。

  夜色降临时,大家都累的停在路边喝酒,何倩儿走上前搂住我的肩膀说,你这样的男人我喜欢。

  她不是叫我男孩,也不是叫我男生,。

  而是直接叫我男人。

  虽然会觉得别扭,但那一刻心里却也欢喜的厉害。

  然后我就看到周围她的混混一起低下头,齐声喊道,大哥好。

  何倩儿转过头,含笑看着我,怎样,要不要接受我呢。

  也许是这样壮观的场面满足了我,也许是何倩儿干净明亮的眸子蛊惑了我,那一瞬间,只觉得感动好象铺天盖地,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从那天开始,我正式升级为何倩儿的男朋友。

  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因为我和何倩儿都是那样不良。

  只有秦含含,在上课时,给我传来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秦含含,我觉得她不适合你。

  我嗤笑,回道,难道你适合我吗。

  她没有再回,低下了头,我从后面清晰的看到她的耳朵红成一片。

  直到放学时,她走到我身边,轻声说,泽熙,这周日是我的生日,你能陪我一起过吗? 好啊。

  我爽快的答应着她。

  抬起头看她的眼睛,她立刻慌乱的转过眼说,谢谢你,我先走了。

  秦含含生日那天,我带着一群哥们等在与她约定好的餐厅。

  秦含含显然没有料到我会带一群人来,坐在那里木讷的挠着头说,你们先点菜吧。

  苏唏他们们就一窝蜂的扑向菜单,最后我看了下菜单,眼睛都直了。

  我看了看坐在角落里神情拘谨的秦含含,心里有点愧疚。

  在中间我上洗手间时,看到秦含含在柜台边问收银员,小姐,我能不能明天送钱来? 那一刻,我低下头,忽然难过又心酸。

  我坐了过去,掏出我的一大叠钞票,付了帐收银员给开了发票,她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对收银员说,那个钱可不可以换给他。

  我明天真的过来给你。

  我走过去拉着她,说。

  走。

  那天吃完饭,是我送秦含含回家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