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天子·咏喇叭》赏析

时间:2017-09-30 编辑:莹莹 手机版
【www.ruiwen.com - 曲】

  王磐,字文炳,广平永年人,世业农。磐年方冠,从麻九畴学于郾城,客居贫甚,日作麋一器,画为朝暮食。下面是由小编为你精心编辑的《朝天子·咏喇叭》赏析,欢迎阅读!

  朝天子·咏喇叭

  明代:王磐

  喇叭,唢呐,曲儿小腔儿大。官船来往乱如麻,全仗你抬声价。(唢呐 一作:锁呐; 声价 一作:身价)

  军听了军愁,民听了民怕。哪里去辨甚么真共假?

  眼见的吹翻了这家,吹伤了那家,只吹的水尽鹅飞罢!

  译文

  喇叭锁呐呜呜哇哇,曲儿小来腔儿大。官船来往乱如麻,全凭你来抬声价。

  军人听了军人愁,百姓听了百姓怕。能到哪里去分真和假?

  眼睁睁吹翻了这家,吹伤了那家,只吹得江水枯竭鹅飞罢!

  赏析

  小令第一层说喇叭、唢呐的特征是“曲儿小腔儿大”,这是喇叭最突出的特征,一“小”一“大”的对比中,也流露出作者的爱憎之情。一个“腔”字,道出了喇叭和宦官的共同特征,把那些贪官污吏的丑恶本质刻画得入木三分。小令的第二层说喇叭、唢呐的用途,是为来往如麻的官船抬声价,即为官方所用。“声价”即名誉地位,按理应是客观评价;而这里却要“抬”,就说明喇叭、锁呐的品格是卑下的。小令第三层展示喇叭、唢呐用途的另一面:为害军民,即在为官船抬声价的同时,肆意侵害军民的利益,让老百姓一听到喇叭、唢呐之声就不寒而栗,胆战心惊。小令最后一层写喇叭、唢呐吹奏的结果:吹翻了这家,吹伤了那家,直吹得民穷财尽,家破人亡。通篇咏喇叭咏得真切,咏得让人信服。

  这首小令是作者目睹了往来于运河之上的宦官的种种恶行后的借题发挥之作,是有所寄托的。喇叭和宦官不同类,但喇叭的“曲儿小腔儿大”与宦官的“本事小来头大”却有共同点,于是作品在物与人之间找到共性,作者实际上是比照着宦官的嘴脸咏喇叭的:以吹(虚张声势)为特征,是官方害民的帮凶,到处作威作福,惹得军民共忿,直到吹得天昏地暗、江山动摇。作者在对宦官害民的现实黑暗进行揭露的同时,也向最高统治者发出警告,其批判锋芒是很尖锐的。所以说这首小令的思想内涵是丰富而深刻的。

  这首作品不是为咏物而咏物,它对现实社会的深刻洞察,强烈的感情色彩,是在传达一种反抗的呼声,而这些思想内涵都包融在咏物之中。作品是在批判宦官害民,但终于没有点破,结论留待读者思而得之,既痛快淋漓又含蓄有力,这就是“不即不离”。

[《朝天子·咏喇叭》赏析]相关文章:

1.《天净沙·夏》赏析

2.《天净沙·秋思》赏析

3.元曲《卖花声·怀古》翻译及赏析

4.庆东原元曲赏析

5.《寄生草》赏析

6.元曲《水仙子·夜雨》赏析

7.元曲《天净沙·秋思》赏析

8.元曲《蟾宫曲》赏析

9.元曲《醉太平·堂堂大元》赏析

10.《山坡羊·潼关怀古》赏析

本文已影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