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忽略”为题写一篇记叙文的例文

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教学文摘作文指导 2017-05-09 → 手机版



【原题回放】

阅读下面材料,根据要求作文。(50分)

①《母亲与小鱼》一文中写道,“据说那个人常有许许多多的忽略,连母亲的歌喉、美貌,都险些被他忽略”。生活中总会有一些人或事被我们忽略,有些忽略或许应该,有些忽略或许不应该……请以“忽略”为题,写一篇记叙文。

【标杆文】

1、 忽略50分

离开北京已有八年了,八年之间,北京于我只剩下几缕不算深刻的影子,而其中的归思与乡愁,已在岁月的消磨中被我不经意间忽略。

依稀记得零八年的那季盛夏,稚幼的我曾以为这是我在北京的最后一次伫足与回望。那天陶然亭公园外的巷子里的海棠开得下盛,万姝娇困,风韵倾城,然隐于陋巷,鲜有人烟,真是岑寂谁问,唯有我知;那天陶然亭时池塘中荷叶摇摇,莲藕曳曳,行至桥头,便有阵阵清香飘溢,诉说着清涟不染的婉转衷肠--

--我在陶然亭小学念了三年书。那天放学,我与班上老师同学一同到陶然池畔合影留念,以纪念这仅仅三载却又弥足珍贵的青涩韶华,从此客在他乡,勿忘勿念。

然而感情终究会淡忘,时间飞驰而过,携来一阵烟尘,尘封了那段曾护在手心不肯放下的回忆。

那沓镌刻着无限回忆的照片,已从最初被珍重地摆在枕边望之欲泣,到如今搁浅于书柜之中。不知从何时起,北京的一花一草一木已从我的心中黯然隐匿,我已忽略了太多太多北京于我记忆中对我的呼喊与召唤,转而抬首望向远方的明媚阳光。长春不再是空洞而陌生,而是充斥着盎然生机。我也不再怨尤冬寒彻骨,而是和伙伴们打雪仗、堆雪人,轮廓着属于我们的冰雪世界,于冰雪世界中勾勒出我们的履迹……

我爱上了长春这座城市,但同时,故乡也被我在不经意间忽略。试问,一个被淡忘被忽略的故里,是否还能接受阔别已久的游子时他深切的朝圣?

当我得知要回北京读高三,我的心绪是复杂的:既期盼、又慌措。期盼着八年后的北京与我记忆中的影像重合,慌措着当年辞京权作客,今朝归去可识君……

我踏进了火车站。眼中所见是那列熟悉的绿皮火车,是那块目睹了太多悲欢离合的“长春→北京”的站牌。我捏着这张迟来了八年的回程票,找寻着那曾被我忽略的归思。火车沿着轨迹行驶着,我也正接近着我的故乡……

当我走出了火车站,我的心竟开始激荡起伏。拭去记忆的封尘,一切还是那样的熟悉。原来不管我对归思之情忽略了多久,故乡却一直在凝望着我。

回家的感觉,真好。

2、忽略 50分

我和她都已经习惯了忽略。

“1002号病人!”电脑播号一完,我就被她拉到了诊室里。和平常一样说了病情之后,医生开了药,最后说了一句,你们可真辛苦,我俩都略有停顿呼吸,随即和平时一样,她扶着我离开。

诊断说明书上的“重度抑郁症”,已然对我俩没有任何情绪影响了。可似乎受我影响,她也开始抑郁了,我们同时忘路忘带东西,不爱说话,最重要的是我们习惯忽略了。

已经是多久吃药了?我俩都忽略了时间。已经多久没在家睡觉啦?我俩都忽略了地点。在外求医就像要抛弃一切喜好,跟着病情生活。她陪着我这个不能正常生活的人,两个人一起过着不能正常的生活。

有一天她的擦脸油用完了,恰逢换季,天气干燥。她的脸不断脱皮起红,开始她只说过敏,没事儿,后来越发严重。但我俩都忽略了因为疲惫于治病取药,最后不得不上医院打点滴,我问她:“不早买个擦脸油就可以了吗?”她回答:“没时间买啊!”我有点心酸,看向她那略浑浊的眼睛,细数着那皱纹。我说到:“妈,我似乎忽略了你的时间和生命哪。”她眼角微眯。用另一支没输液的手摸了摸我的头:“傻瓜,你才是我的一切啊!”我泪已满眶。

我还是会习惯频繁性的发病,会向她发脾气,然后挠她打她。但每次又会哭着向她道歉,她头上的白发已经不能再拔了,她脸上的细纹再多就不美了,我一直忽略着她,她的寿命,她的健康,她的体力。可我又是多么不想忽略这些。

某时,我突然梦想能再给我一次不忽略,珍重我母亲的机会就好了。

评语:抑郁症选材独特,描写细致。

3、忽略48分

不知你是否注意过拖着大扫把,在狭窄的公路隔离带上缓缓前行的那抹橙红;不知你是否留心过从身边飞驰而去的电动小三轮上,那人正多么焦灼地盘算如何送完一天的快件……,生活中总有这样一些人被我们忽略。或许,我们不应再如此熟视无睹。

记得那是个万家团圆的中秋之夜,正和家人“吐槽”中秋晚会的我被急促的门铃声叫起。开门一看,我将手边的百元纸币递给门外等候的快递员,有些不耐烦地依在门边,心里抱怨着这已经是这两天不知多少次为快递开门了。

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将我的目光拽回了昏暗的楼道——那快递员停下找钱的动作,慌乱地在统一配发的背心中摸索,随即将一个脏兮兮的诺基亚拿了出来。那声音开得极大地听筒传出清晰而稚嫩的童声,“爸爸!祝您中秋节快乐!我和妈妈等您回家……”快递员眼中一瞬间迸发出星斗般闪烁的光芒,忙不迭地应着。

我这才开始真正观察起他,饱经风霜的脸上沟壑纵横,帽檐下露出一道白皙的皮肤,可想而知经历了怎样的风吹日晒,一双粗大厚实的手此刻小心翼翼地握着电话,紧紧地贴在耳边,眉梢嘴角都喜悦地上扬。

我被这一幕深深打动,刚想劝他别着急,他却在催促的保证声中按下了那猩红的按键,将找好的最后一块钱递给我,他有些不自然地扭头下楼,脚步轻快而又沉重,只留下一句苍白干瘪的“谢谢”漂浮在暖意融融的空气里。

重新坐在电视机前,我的思绪却仍然留在昏暗的楼道,留在那个素昧平生的快递员身上。不,我在自嘲的轻笑中否认,我又怎知以前没有见过他,只不过是因为习惯于忽略这些人的存在,从未正眼瞧过他们罢了。想来,我也从未真正看着他们的眼睛,真诚地说一句:“谢谢”。

正如柴静在《看见》中写到的那样:“人常常被有意或无意忽略,被无知与偏见遮蔽。我们应从不假思索的蒙昧里挣脱。”这种“不假思索的梦寐”即是我们习以为常的忽略。

闭上双眼,我又听到门铃声响起。此刻我将带上早已准备好的零钱与微笑开门,真诚地希望远处的山村里,孩童期盼的眼神中,家门也能应声开启,迎来那个风尘仆仆的身影……

4、忽略   48分

她哭了,哭得像个孩子。

她来自农村,已经在城市打拼了许多年,现在在一个外企上班。公司前景很好,她也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

但她总是因为自己农村人的出身而自卑,不敢和别人提起,更不敢放松工作,生怕被人落在后头,让人瞧不起。于是她永远穿着职业套装,带着金属细边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作出一幅职场精英的样子。

可每当她获得成功,她却怅然若失。

她已经很久没有停下奋斗的脚步,安静地释放一下压力了,很久没有旅游领略自然之美,很久没有和朋友说过话了。

很累,她却不知为何。

一个夏日的午后,休息在家的她决定出去走走。天很阴,像一块潮湿黏重又泛着霉味的旧抹布一般贴在她的身上。本就疲惫的她心情又烦躁了几分。她来到公园,公园里有一大片荷塘,荷叶田田,却不见荷花。

她正奇怪,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场蓄谋已久的大暴雨忽然降临。她只得躲在附近的一处屋檐下,眼前只有那片荷塘。荷叶的颜色因光线昏暗而更加墨绿,仿佛和那漆黑的湖水融为一体。她眯着眼,被眼前的景象吸引。

巨大的雨珠在狂风的裹挟下猛烈击打在荷叶上,荷叶因此左右剧烈地摇摆着,仿佛大海巨浪上的一叶小舟。荷叶上的雨水越积越多,荷叶纤细的茎甚至都有些弯曲,将要折断的样子。正在她担心荷叶就此折断时,只见它轻轻一侧,荷叶上的雨水全数被倾倒入了池塘,那荷叶,又继续昂着头,迎接雨水。

她愕然,直至云销雨霁,她恍惚地走回了家。

她哭了,哭得像个孩子。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怅然若失。只是因为自己为了功名利禄,也为了别人的目光而忽略了太多。那些生活的压力就像雨水,自己仿佛那些早被雨水击落的荷花,一味地坚持,最终只会殒命。她相当一个“荷叶”了。

她拨通了上司的电话,声音坚定而有力。

“我想请个长假,回老家看看,和朋友聊聊天。”

5、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