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朱立伦复旦演讲实录

会议讲话 时间:2017-05-1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会议讲话】

  许校长,现场所有的老师、同学,所有年轻好朋友,大家午安。

  今天是劳动节假期,但是还是有很多同学走进校园来到这里,大家共聚一堂,我感到很高兴。一走进复旦的校园我就觉得非常亲切,因为自己一直在学校担任教授,走到复旦好像回到自己追求的地方。我刚才还跟校长说,等一下留点时间让我在校园走一走,看一看美丽的复旦。

  刚才校长已经把我很多要讲的话跟大家报告了,因为我长期在台湾大学供职,所以知道台大和复旦的EMBA项目,培育了两岸许多优秀年轻的管理人才,我也有很多要好的同事、好朋友共同担任教授,所以我跟复旦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第二点,刚才校长也提到,桃园县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我曾经担任县长八年,现在成为桃园市的地方。那儿有我们桃园最著名的学校复旦中学,是由很多复旦的校友共同创建的,校名、校徽都与复旦大学相同。事实上,我还感受到他们对母校浓厚的感情。

  第三点,刚才一进校史馆就看到“天下为公”的题字,而且孙中山又是复旦大学的校董。可见我们孙中山先生,跟我们复旦密切的关系。

  有人问我说要用什么样的名义跟青年有约,写“国民党朱立伦主席跟青年有约”?我马上摇头说要。他们又说写“朱立伦市长跟青年有约”,我说不要。他们说写“朱立伦教授”?“朱立伦老师”?我觉得有距离,所以就写“朱立伦与青年朋友有约”,希望让大家认识朱立伦,让朱立伦认识青年朋友,好不好?

  在场的年轻朋友,我判断可能90后比较多吧,少部分80后。我是60后,我对大家报告,我已经20年没有来上海了,我刚刚看到地名片,我也想跟校长讲,二十年前我来上海的地名片,大概右手边是浦东、东方明珠、徐家汇。这二十年来,变化非常的大,对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讲,我们也曾经是青年朋友,现在我们不再年轻,但是我们这个时代,面对上一个时代,也面对下一个时代。

  我们上一个时代是最辛苦的时代,经过战乱,很多长辈们所乞求的就是平安,很多长辈们希望不再有战乱。而我们这个时代,没有经历过战乱,从经济发展初期,一直到今天的繁荣。今天看到上海看到了这几年的经济发展,同样也在台湾和大陆其他地方看到了巨变。

  我回想一下,1995年我来上海访问的时候,当时大概整个大陆平均国民总额只有600多美元,600多美元这是一个什么概念?现在当然超过了这个数字。而台湾在二十年前是一万二,现在两万二,GDP大概超过四万。

  我们这个时代,从成长的初期,逐渐转向繁荣,从农村到都市,到道路带。你们的这个时代,要为下一个时代做什么?你们是不是继续像过去我们这个时代,从六百多美元,到六千多美元,然后再到六万多美元,或者台湾从两万多块要到四万多块,继续到六万多块?我问过很多年轻的台湾人,他们告诉我:我们这个世代,赚钱不是最重要的目的,我们这个时代,追求我们的幸福,追求我们的理想,不一定是小确幸,可能是大理想,才是人生最重要的目标。

  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追求了经济的成长,贡献下一个时代;而下一个时代,要走向什么样新的时代,是我们大家今天可以共同思考的。很多台湾小朋友喜欢叫我“蜘蛛人”,和我名字很像。那我就说电影《蜘蛛侠》里面的一句话“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这一句话就是说能力越强,责任越大。各位是精英,各位是精英中的精英,来自一个比较繁荣的时代,一个比较努力的时代,我们需要为下一代建构。把自己做好最重要,做就要好,是我的人生观。

  是不是市场经济一定代表着大家的幸福?最近大家都看到了法国经济学家Piketty写的《21世纪资本论》,观点就是经济成长不一定代表全民幸福,经济成长可能造成社会严重贫富差距。这是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不管在西方,在东方,在海峡的两岸,都要面临的一个新的挑战,那我们怎么去做?我最近的想法就是希望年轻的朋友,你们这一代追求“公义”,“公义”是公平正义,“公义”是利他精神。

  我最近在台湾看到的最美的风景就是志工。我还记得我刚做市长时,我希望我市能够成为“志工城市”,而现在四百万的人口中,成为志工的人超过了十一万人。例如,现在台湾有许多被称作“不老志工”的志工,他们陪伴我们的长辈,这些长辈需要陪伴,而子女在外。为什么叫“不老志工”?因为年长者有了志工的陪伴,心态不会变老;而年轻人的心也不会变老。短短不到三年,现在已经有一万两千多名“不老志工”了,其中有一万年轻朋友加入到陪伴老人的队伍中。

  我们是如何吸引到年轻人的呢?我们设立了一个“银行”,这个“银行并非真正的银行,而是记录下你做志工陪伴老人的时间,到你或你的爸爸妈妈有需要时,你也可以接受志工的陪伴。很多年轻朋友发现也许有一天我用得到,又或许我的爸爸妈妈会需要得到志工的照顾。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年轻朋友愿意成为“不老志工”。

  我再一个社会企业的例子。什么社会企业?“社会企业”就是带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例如有一个叫做TOM的品牌,只要你买一双他的鞋子,TOM就捐赠一双鞋。

  现在我们要把社会责任加入到创业赚钱之中。我曾了解到一位年轻朋友自己开了一家旅行社,但是他的旅行社专门帮大家去各国做志工。如果很多退休的老师,退休公务员,或者是年轻朋友,想去印度、缅甸等地方去做志工,他就半旅行半志工地帮你安排。它就是一个社会企业,就是让志工能够出去。还有一个人,他开农场但是他种“有机”,而且让大家有机会自己一起参与种有机,种了有机以后你可以享受自己种的成果,或者你可以保护你这块土地,所以一边赚钱,一边种有机。

  当然各种创意都在我们这些社会企业中发展,让我们看到新的希望——年轻的世代,不单只会赚钱,他开始重视社会公益,重视社会责任。

  在场的所有年轻时代的好朋友,尤其是来自复旦和上海高校的好朋友,你们比别人获得更多社会和教育,你们就应该为社会付出更多地责任。简单地说我相信未来20年,我们不是只是拼经济而已,我们不是从成长到繁荣,我们所有年轻的同学,我们希望一个更“公益”、“公义”的社会。这是我今天看到复旦同学,提出来的一些想法。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