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画面让我留恋作文600字

留恋 时间:2015-05-2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留恋】

  第一篇:

  有幸随旅行社一起去了一趟湖南,很让我尽情地享受到别样的风景的同时,更是领略到一幅别有情趣的画面——

  时令已漫深秋,但麓山的枫叶并没有以诗中的“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来迎接我。放眼望去,满山满谷高高低低的枫树向我宣告着一个巨大的“绿”字。身着绿装的枫叶别一番风姿;近看,微风拂来,片片枫叶随风拍打,“噼噼啪啪”作响,像宽大的手在热烈地鼓掌;远看,枫林像一片深的大海,林涛汹涌,绿浪翻滚,依旧透着勃勃生机,没有丝毫凋落的迹象……

  我边看边向上攀登着。才到半山腰,我已是气喘吁吁,可身上还背着一个沉重的大书包。这时,耳旁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这位同学,要不把书包放在这儿,等回来再拿?”

  我扭头一看,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他穿着绿色的旧军装,腰板挺直,一双略为凹陷的眼睛依然炯炯有神,闪着慈爱的光。看到他身旁的许多包裹,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书包递了过去,问道:“多少钱?”

  “你人不大,思想倒……干我们这行的,不收钱。”说着,他另一只手伸过来,只见,他的手臂上套着一个红袖章,上面赫然印着三个黄色的大字——“执勤员”.

  “哦,那谢谢您,老大爷。我估计12点左右返回吧。”

  “行,没问题。不过,我可提醒你,要想登上山顶的话,可要加油啊!”

  老大爷关切的话语,给我增添了无穷的勇气,我奋力向前奔去……

  在山顶吃完午饭后,我稍事休息,开始下山。突然,一个亲切的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这位同学,你的书包……”

  “哦!”我远远望去,那位老大爷正提着书包向我走了过来。

  “老冯——”只见他的身后,一个也是身着绿军装的老年人,拎着一个保温饭煲,喊着老大爷,“都快两点了,没见你下山来吃饭,我就把饭给你送上来了。”

  老大爷接过饭煲时,我突然注意到原先堆放在那里的包裹已被全部领走了。我感激地提起书包:“谢谢您,老大爷。再见!”

  “不用谢。再见!”

  当我驻足,回过头时,远远地望见两位身着绿军装的老人站在枫树底下,和枫林的美景融为一色,不禁惊呼:好一幅优美的画面啊!

  看到这,我露出欣慰的笑靥,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第二篇:

  “哗啦啦”,风挥挥一片蒲欢舞,骨韧而身柔,伴着香气,吹开一片水雾迷蒙的记忆……

  临水而生的植物,芊芊的,若婷婷少女。“那不是芦苇,是蒲。”外婆笑着看我,仿佛是从那香气里凝出的老媪,慈爱温和。

  端午的日子,外婆抱着我与我一同将蒲插在门上。我握一端,外婆握一端,每插进一根,外婆就开心地笑一次,似乎意味着什么,当时我也是跟着外婆傻傻地笑,后来我才知道可以逢凶化吉。放下我来,外婆就拿来一个锦包,裹着蒲的香气,挂在我的脖子上,氤着我的胸膛。

  往日夏夜,临水的大院子里人语、虫鸣混合着蒲的香气在外婆的蒲扇下,轻悠悠的拂来,煞是清新。再从抽屉里拿出枯黄的蒲点上驱蚊,外婆说蒲好,比什么蚊香都灵。我说:“外婆,你身上好像也有蒲的味呢,一年四季都有。”我不知那是因为外婆自幼与蒲一同生长,还是蒲本身就是家乡、故人包括外婆的浓缩。迷蒙里,隐隐约约中,那风吹蒲的画面,像一首诗,更像一幅话,影印在我记忆的深处。

  年复一年,风一样吹着蒲,可临水的大院子里少了一个我,每在诗词里读到水、田园,每至文章里笔尖流出的夏夜,那一滴滴文字滴进血脉,与脉搏一起,与心共跳。我想:我是在想念那片随风摇曳的蒲,想念溢满蒲香气的家乡了,随时随地,蒲于我,早已是融为一体,不可剥离了。

  再见蒲,那风一样吹着,却已不是从临水大院吹来,亦非向外婆的方向吹去。蒲之香如流浪儿,失去了归宿,大院呢喃的口音,连着亲爱的外婆一起在岁月里揉碎、飘零,若赫色的花,永远纷扬在那过去式里,一路的寂寥无声,水波无痕。

  蒲飞舞的画面,像许多人一样,是我的故乡,我记忆的凭证,如蚕茧一样被抽丝,然后,我眼睁睁地看着往昔的一切脆弱的崩离……远处,是推土机傲慢的喧嚣。

  风略过蒲,“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我驻足在这样的画面里,迟迟不肯离去,心里在沉思:何时这样的画面还是那样的唯美,还是那样的赏心悦目。

  我倒吸一口气,朝着那喧嚣的推土机瞅去……

热门文章
瑞文网 ruiwe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