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牌匾不吉利微小说

微小说 时间:2018-10-1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微小说】

  “就是这家,叫你们车老板出来!”一帮穿制服的闯了进来,制服眼镜对前台值班的说着。

  “各位领导,吃点什么?请到三号包间坐。”车老板急急忙忙地从后厨出来,边说边用围裙擦着手,

  “吃什么吃,现在全国上下都在搞精神文明建设你知道不?”黄头发穿制服的美女斜着眼瞪了车老板一眼。

  “知道,一星期前我们就收到了宣传材料,同时,我们还招集餐厅员工进行了认真学习。”车老板笑脸相迎,拿着烟给大家让着,

  “既然收到了宣传材料,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见行动?”黑脸制服大声训斥着。

  “行动?我们这几天全面清理了卫生,还规定,上班期间大家规范文明用语……”车老板解释着。

  “好了,好了,谁问你这些了?材料里有一条,凡不利于精神文明的牌匾,必须改正,你自己看看你餐厅的牌匾,”制服眼镜拉着车老板出了餐厅,指着《车贤林餐厅》的牌匾说。

  “这牌匾没问题啊,我己用了二十几年,不信你打听打听,现在全县,甚至全市,认识我的人不多,可一说车贤林餐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车老板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这用了二十年的牌匾到底错在哪里,

  “这牌子以前可以,从今天开始就不能用了,因为,它不符合当今社会发展的需要,防碍新形势下精神文明建设,严重败坏社会主义风气,必须的改!”黑脸制服讲着大道理。

  “怪事,这名字是当年的老县长用我的姓,帮我起的,连牌子上的字也是他亲笔所写,”车老板拍着胸理直气状地说着。“当年我们村太穷了,但我们靠山吃山养了许多牛羊和猪,由于交通不便,牛羊和猪都卖不出去,是老县长出主意,让我们以村集体的名义在县城开了这个餐厅,让我们自产自销,地址,所有手续都是他老人家让人给办的,他还说,三年内如果改变不了村里的现状,不让乡亲们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就请乡亲们联名上告,撤了他的县长。可惜,后来老县长在帮我们村修路时,发生意外塌方。死了……”说着车老板己是满脸泪痕。

  “照你这个说法,大清朝时候皇帝定的规矩,到现在也不能改了?再说一个己死了二十年的县长,还管得了现在的事情?你这是痴人说梦,简直是胡搅蛮缠。”不愧是研究生出生,黄头发美女的话,让车老板无言以对,但他仍然舍不得改换,用了二十年的牌匾。

  “我只是平头百姓,也不敢与你们抗衡。换可以,但我必须和村里的老人,还有村干部和乡亲们商量一下。再怎么说,这餐厅到现在还是村集体所有,就是员工也全是村里的乡亲们,我无权擅作主张。”车老板口气也有点生硬,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献媚的笑,就连一直弯曲着的腰,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己直了起来。“再说了,这几年我们餐厅连续被县上,市上,甚至省上评为先进集体或模范单位,谁也没说让我们换牌匾啊?”

  “你这是故意找借口,你说的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而我们只管眼前的事,上面怎么规定,我们就怎么执行。更何况,我们现在可没那么多时间和耐心陪你玩,明天,上面就要来检查,所以,今天这个牌匾必须的换!”

  “你们敢!”不知什么时候餐厅员工们都走了出来,

  “我们是在执法,你们再这样就是违法,我们将以妨碍公务罪论处。”制服眼镜说的话让车老板心里一惊。他急忙劝员工们进了餐厅,等他重新出来时,才发现牌匾己被拆了下来,狐伶伶地躺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车老板一时急火功心,当即就昏倒在餐厅门口,怀里还抱着那块牌匾。

  一个月后,到处传说着那块牌匾对新来的县长不吉利……

  原来,新来的县长名字就叫黄贤林……

  杨 永春:青海省西宁市湟源县人,爱好文学,喜欢用文字抒发情感,曾经在杂志《甘肃财苑》,湟源《日月》,《西海文艺》。网络平台《时代今朝》、《昆仑文学》、《现代作家文学》《河湟文学》,《当代作家》,《祁连文学杂志》,《民航小报》,《文学人生杂谈》,《滇中轿子山原创文学》刊发诗歌,散文,小小说。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