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唯美伤感微小说2018

微小说 时间:2018-06-2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微小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对面的人大力拍他的肩,喷着满嘴酒气:“这样,那就拜托老弟了。”

  他微笑着奉酒:“自然自然,只要借得一物,教主自然信你。”

  “啊?”杯到酒干,酒意更盛几分。

  “借你人头一用。”

  “哗”的一声,对面人掀桌欲起,却白着脸倒下,七窍里流出血来:“毒。。。”

  他端坐着,神色不变:“七年前你将剑刺入我父胸口,今日我便能取你项上人头。”(跳美人)

  当年蓝兔是直到三个月才知道自己有了身子,当下整个玉蟾宫都惊动起来,一饮一食,莫不细致,略微在门口多站了会儿都怕扑了风着凉。

  莎丽有了后就简单多了,知道喜讯后大奔骑马飞驰百里,把神医强拉了过来,一日三把脉,直扣留到月子后。

  麒麟一直认为老子天下第一,哪儿都能横着走,直到它认识了逗逗家的那位,顿时感觉自己这些年实在太规矩实在了些。自己好歹是神兽狂些应该的,你丫一低级家禽这么骄傲干什么?鹅翻着白眼,表示骄傲跟身份本事有毛关系,你就是有这低俗观念才到现在还没扑倒你家的那位,看我把家里的收拾的服服帖帖。

  麒麟大服,从此沦为跟班,只为探究如何扑倒无良主人。

  蓝自三台阁后卧床月余,有恒山尼名云济者,携徒望侯。归,人问之:“闻玉蟾久病,容色孰减乎?”尼答:“色稍减,容益盛。”人不解,尼曰:“譬如冷杉经秋,木叶虽凋,枝干益劲,减于色而增于神。”

  问欢欢与青儿家各有何物,欢欢答:“十里竹林,供出世隐居。百亩奇药,足入世济人。”青儿时方六岁,徐徐答道:“无他,唯有好女。”

  欢欢和青儿两个小鬼头平日里最喜欢往神医那儿跑,每次回去都拐走一大堆药,把神医心疼的直哆嗦。

  这日两小孩又来了,神医有气无力的挥挥手:“自己挑,只准选一样。”两小孩在屋子里折腾半天,翻到一个玉石盒子,见盒子贵重当即决定要这个。

  神医一见,慌了神,劈手去抢盒子:“这个不行,换一个。”欢欢一吓,盒子掉到地上,一只蝴蝶结翻滚出来。。。

  (灵儿的那条蝴蝶结)

  二侯,草木黄落。

  欢欢受了凉病了,本也为什么,可达达给孩子用了药后总不见好。只好劳烦逗逗跑一趟,动静大了,引得各剑主都托人来问候。

  神医本以为又是一番小题大做,到那儿后一见欢欢却变了脸,把过脉,脸沉得能滴下水:“不是病,欢欢是中毒了。”

  三侯,蜇虫咸俯。

  欢欢中毒的消息一出,七剑齐震,不到两日,都聚到十里画廊里。

  欢欢所中的毒时日久,又是那种不霸道却能侵入肌理的奇毒,欢欢太小,用药不能过猛,导致逗逗瞻前顾后,大骂用毒之人心思歹毒,只能用药水逼出一些,又用银针将余毒暂时压制住。

  那几天欢欢很吃了一番苦头,初时还哭,到最后都挤不出眼泪,只能干嚎。

  众人大怒,欢欢是下一辈第一人,这是要绝七剑传承呀!当下决定先将欢欢医治好,再去找那下毒的人算账。

  不想,立冬前夜,有玉蟾宫人飞马来报:玉蟾宫绣楼走水了,绣楼已化为焦地。

  (卤水=五氧化二砷=砒霜 走水=着火)

  这几个孩子里,跳跳是最苦的,七侠中人,白衣潇洒,蓝衣倾城,紫霞绚烂,灰袍自由。奔雷豪爽,旋风儒雅。他们每一个人的首次出场,都是那么美好。唯有他,青衫磊落,常笑的嘴角,掩住了悲伤。他的第一次亮相,是在黑心虎出山之时,跪在仇人面前,对手,是与他父亲同为七剑的白猫,可他不能后退。无人可知,他心底的痛楚

  话说少侠那时候在山里没坐骑,天天靠两条腿跑。这不行啊,于是少侠花了大力气训了一只鹿,骑鹿遨游,很有高人风范呐。可惜鹿只能驼着走个几里,不能持久。

  少侠便把目光投到某神兽身上,拿着两果子企图诱惑将其变为坐骑。当时麒麟还是很有风骨的,当即从坑里刨出一堆果子,呦呦表示,给你一堆果子你做我坐骑好了。

  玉蟾宫人多事繁,好在各司都有所责,不至于杂乱。

  她是库房宫女,因为资历小,只能做做给各处送东西的杂务。可一次出宫办事后,她的身边便多了一个跟班,跟着她跑进跑出,抢着拿东西。这直接导致了大宫女们对小宫女工作任务的头疼:总不能让青光剑主变成跟班吧?

  于是请示宫主,蓝下令,给小宫女专门封了个职位:待客使。专门接待某美人的待客使。

  玉蟾宫的伙食一向精致,所以把青儿也养的有些嘴刁,吃饭时有些挑拣。

  某日,麒麟拐着青儿出去玩,结果在森林里迷路了,直到两天一夜后才被找到,小丫头饿狠了,抓着干粮就往嘴里塞。而罪魁祸首默默趴在地上:我分给你草叶子你又不怎么吃,活该挨饿!

  不过,好处也有,就是这件事以后,少宫主对吃饭这件事便产生了极大的热情,管他吃的是山珍海味还是粗粮淡饭。

  不久以后,东华向凤九求婚。

  凤九:“你不怕未来我拉低你儿子的智商吗?”

  东华:“担心,不过我算了下,就算被你拉低了,他还是会高于平均水平。”

  凤九:“…善意地说句假话你会死吗?一天不奚落我你会死吗?”

  东华:“不会。”

  凤九:“那…”

  东华:“但会睡不着。”

  凤九:“…”

  虹一直说麒麟不靠谱,麒麟不服气,虹拿出例子来:“当初你我被追杀到悬崖,你说你能跳过去,结果呢?”麒麟蹄子乱刨:我当然能跳过去,只是低估了你的重量!

  (虹勇)

  在凤凰岛上,他也有欢喜的时候。每次赶集的时候,她都要去趁便宜买一堆菜,可是夫人给的钱有限,她只能一边精打细算,一边跟着人家砍价。他就拎着东西跟在后边,就像是最平凡的和娘子买菜的男人。

  那些年四方征战,有时候,他也会想和她柴米油盐的过日子,现在也算是做到了吧!

  莎丽善辞令,大奔口拙,每次都是被说的无言以对。一次,大奔被说的狠了,一怒,说道:“你是不是以前当哑巴憋的狠了,哪来的那么多话?”莎丽一愣,停止了滔滔不绝,沉默的拿起了擀面杖。。。

  “别,别呀,媳妇儿。。。。。。你还是骂我吧。。。”

  虹最喜欢逗孩子,这不,他抱着青儿长吁短叹:“宝宝啊,你以后长大了,爹爹就会变老了,嗯,很老很老的,走路走不稳,吃饭手都抖,你说怎么办?”青儿回头,定定看着他,回手一拍桌子,震的桌子上茶杯晃动,大声喝道:“你敢!”

  去寻找第三剑的路不短,他被她限在车厢里好好养伤,结果白天睡的太多,晚上露宿荒野的时候睡不着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小小车厢的另一边便躺着她。

  茫茫黑暗中只能勉强认出一团黑影,他伸出手指,在虚空对着那团黑影勾勾画画,这是她的眼,这是她的嘴,这是她的鼻。。。。画完了,便将那抹虚空拽住,小心的贴在心窝上,忍不住傻笑。

  那是她的美丽,这是他的欢喜。

  突围时,她安排紫兔当一个诱饵,坐着马车引来追兵。她早已经想好了:让一个武功好的人护着马车,等紫兔露馅的时,她和虹也正好乘孔明灯离开,那时魔教的人必定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以紫兔和护送者两人武功足以自保。而那时魔教已经被引开老远,虹与她也可以安然离开。

  可她万万没想到,紫兔竟如此决绝,将用来炸玉蟾宫的炸药留下一部分藏在车里,然后引爆,然后……尸骨无存。

  泪眼婆娑中,恍惚回到母亲过世的那一天,她带着一点忐忑问紫兔:“你会帮我吗?”小侍女抽抽鼻子,学着戏本子里的话:“婢子,誓死效卫……宫主。”

  逗逗极喜欢给人算命,可惜少有人问津,他只好缠着身边的兄弟。虹被纠缠不过,只好让他来给自己算一卦。

  逗逗摇头晃脑:“不知少侠想问什么?”

  虹望着他得瑟的样子,一笑:“就姻缘吧,我何时成亲?”

  逗逗怒了:“你不按规矩来,人家都是问老婆在哪儿找的!”

  虹哈哈一笑:“这个还用你算吗!”

  逗逗总是用不惯玉蟾宫待客用的乌木镶银筷子,死沉死沉的,老半天才夹起一筷子菜来。气的他拍桌子让人换双木的来,旁边宫女掩嘴笑道:“这银筷子可以试毒的。”

  逗逗从怀里掏出一堆毒药,一股脑儿倒进面前茶杯里,把筷子戳进那颜色气味都让人敬而远之的液体里,指着亮闪闪的筷子吼道:“哪里试出来?”

  宫女无话可对,玉蟾宫没了试毒的银筷,据说这一重任便落到神医头上。

  注 :银只能测出硫化物

  逗逗自从有了鹅之后,时常跟鹅说说话,一说就是大半天,说了些什么呢,逗逗自己也不清楚,脑子蒙蒙的啥都没记住,只是记得有几次说结束了才发现脸上湿了。

  鹅只要有吃的,便可以乖乖的陪他半天,真好,半天时间又可以打发了。

  那年夏天,虹不知怎么恼了蓝,结果一道宫令下来,说苦夏难耐,将虹的住所挪到水滨的清凉竹舍。

  竹舍是清雅的,水景是清幽的,门窗是疏朗的,蚊子也是贼多的。

  据说第二天天蒙蒙凉,长虹剑主就顶着一双黑眼圈和无数红包侯在玉蟾宫主闺房外负荆请罪。

  下雪了,青竹上薄薄一层雪,越发清幽。一下雪,欢欢的饭量便大了好几倍,家里的粮食还隔三差五少了许多。

  达达疑惑,小心跟着欢欢,发现欢欢把省下来的偷拿的粮食都给了那群猴子了,下雪天猴子没法找到食物。

  此后,每次吃饭达达都拿大汤碗给欢欢装的尖尖满满的。

  自从虹常住玉蟾宫后,同样拿着玉蟾宫的月例,和蓝兔的份额一样。有小宫女疑虑,被大宫女一巴掌拍在脑袋上:“想啥呢,左手倒右手罢了,钱还能少了?”

  神医的财产不多,每次送礼都是以药居多。这个要是旁人来送便是极为失礼,但神医来做,那就是大面子。

  神医送礼也有讲究,但凡送外人的,都用礼盒好好包着,珍而重之的在里面放了一瓶补药什么的。对七剑就简单了,从袍子里翻出一堆瓶瓶罐罐,随手扔到桌上,喜欢什么自个儿拿,都是能救命的好东西。

  话说七剑关系亲密,如同一家。所以小欢欢在各家里是可以横着走的,各家的好东西是可以随便挑的,叔叔姨姨的疼爱是无穷无尽的,这让欢欢一直很欢喜骄傲,直到他遇见了一只奇形怪状的大狗,那只狗想要什么是可以直接叼走的,从叔叔姨姨到路边的动物都喜欢它的,就连自己的点心也经常被它在旁边叼走。面对这种可以在各家里滚着走的生物,欢欢哀嚎:“人不如狗呀!”

  湘地民风淳朴,女孩子也很是活泼。虹少年成名,更兼长得人模人样(某宫主语),爱慕者众,每次上街都会收获花果满怀,后竟有胆大者携手将虹团团围住,来窥看容貌。四周都是女子,说也说不清,碰也碰不得,而外面还有一位嘴边含笑眼角带刀的宫主大人在,急的虹出了一身子汗,急切间一个“鹞子冲天”直拔起两三丈,越过众女,拉着蓝匆匆而逃,风仪尽失。

  跳跳委身魔教多年,所见所为,多阴诡事。曾设宴以毒酒杀昔日灭门仇人之一,为不使黑心虎疑心,自己也少饮些许毒酒,“及时”被人发现,假托有敌谋杀,方遮掩过。但终究卧床良久,吃尽苦头。

  后来他与神医相处良久,知道世上杀人之毒种种,不一而足,常叹息识君太晚。

  到了冬天,玉蟾宫旁有一山谷地气较暖,所以可以少量的供应一些蔬菜。因为稀少,所以便是宫主也只能隔许久吃上一点半点。而素食的某兽因为太馋,终于在一个宫人忙碌的日子里偷偷溜进了菜园。

  第二天,发现留作祭品的菜

  那年蓝生产,原本胎象稳固。却在临盆之际被一群心术不正、窥视七剑地位之人惊了胎。生产时惨痛异常,生下的孩子原本气息微弱。却靠着虹提着三天三夜的真气才保全了孩子的命。不过,江湖上自此再无这群人的身影。据说玉蟾宫主生产一日后,有五位剑客夜袭其老窝,一盏茶的功夫便大胜而归。

  跳跳受伤了,每顿饭前都要喝上一碗色泽味道都让人难以接受的药汤。终于有天受不了了,他皱着眉头问啃着鸡腿的神医:“你就不能把这玩意弄的好喝点,比如弄个药膳啥的?”

  神医想了想:“行啊,不就药膳吗,立刻就有。”

  还没等跳跳露出喜色,一只鸡腿“啪”的一声被扔进药汤,无良神医神色自若:“喏,这不就是了!”

  达达当年是以乐为媒,谋得美人芳心,据他说,当年惊鸿一瞥,就尾随了佳人直到人家家门口,又不敢直接登门,便于围墙外鼓琴,刚按了两弦,便收获围墙内佳人递过来的锦帕一幅。这引的大家惊叹不已,也引的达夫人眼角抽抽:那帕子里包着的石头被无视了?

  欢欢六岁时被送往私塾 。先生择书上一段段的教他,却发现欢欢甚聪慧,听闻一遍即能背诵,大喜,逢人就夸。却不知欢欢识字早,那些早就背过。欢欢被夸成一朵花,也不好意思说清楚真相,便有了“神童”之名。不想乐极生悲,先生因觉得欢欢过目成诵,每每便给了许多文章让他背诵,欢欢有苦说不出,只得熬着。

  大奔在襁褓中没了爹娘,那时他还没断奶,六嫂一日几次的抱着他去几里外的庄子上,腆着脸求有奶的妇人给大奔吃几口奶水。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六嫂便想着给大奔断奶,熬了米糊喂他,可他不爱吃。偶然间六嫂发现大奔喜欢酒糟,开始还担心孩子太小吃这个对身体不好,但细细观察来并无不妥的地方。于是她便在米糊里面掺一点酒糟喂大奔,果见他吃的很香。不久大奔断了奶,但极喜欢酒糟,米糊里面一定要加,好在六嫂酿酒为生,最是不缺这个。

  麒麟寿命可达两千岁,而我们的小麒麟才活了四百岁不到,那还是相当的年轻啊。。。。

  据麒麟自己记忆口述,虹猫翻译,我们得以知道,麒麟幼年是跟着一群鹿长大的,把自己定位于一头长不大的怪鹿,羞愧的喝了人家族群里好几辈的奶。这样我们终于知道麒麟为什么会“呦呦”叫唤了。

  后来小狸孵出小凤后,因为不会凤鸣,于是因地制宜的整天“咕咕”教着小凤,终于世上又多了一只会鸡鸣的凤凰。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早期教育对孩子的重要性。

  过年了,宫里人人忙得团团转,只麒麟整天闲着,闲得受不了了于是向宫主大人请缨讨一个差事。

  宫主思前想后,把玉蟾宫每个地方都想到了,终于想起来宫门口空荡荡的,于是派它衔着个球趴宫门口。。。。

  跳跳养了条不知名的鱼,红身黄纹很是漂亮。好不容易养的老大,却被青儿和欢欢这俩折腾死了。这两个知道闯祸了,就自告奋勇把鱼好生安葬了。

  跳跳伤心的问:“怎么葬的?”

  “水葬。”“火葬”两小孩回答不同。

  跳跳狐疑,直到吃饭时看见桌上有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鱼汤。

  青儿出生那年节气不好,她又是个五行缺水的命格。神医兼六奇阁阁主逗逗真人掐指一算,给出解决方案:让青儿以水为母,就是让她认水为干娘。。。这里的水指的范围很广,江河湖海泉井雨雪冰,哪怕洗个脸喝口水都能撞见干娘,干娘无处不在。

  直到青儿周岁,逗逗才发现自己之前把人家命格批错了,这事才结束。

  玉蟾宫那位服侍过三位宫主的老宫女,就是合宫都要尊称一声姥姥的那位,话说她老人家当初贴身照顾太宫主,太宫主也曾为她许配亲事。可惜她命途多舛,先后嫁了两人,丈夫都不长寿。她心伤之下,绝了再嫁的念头,回宫执役。

  说来也巧,两丈夫都姓刘,她便一直自称刘许氏。有那一等不服管的尖酸刻薄之人便暗暗嘲笑于她:刘许氏,是第一个刘还是第二个刘呢?

  十里画廊竹林连绵,树木繁盛,少有人迹。那时欢欢还是个跑都不利索的小娃娃,跑出去玩,家里人找了大半天都没找到,慌了神,忙让灵鸽送信请人帮忙。

  虹来后说不妨,只见麒麟腆着肚子呦呦几声,顿时森林里烟尘四起,百兽来朝,经过各种渠道的交流后,一只松鼠领着麒麟,后面跟着一堆人,在森林深处找到了卡在灌木丛中间的小欢欢。

  要当爹娘的人心里总是患得患失,一个劲儿揣测是儿还是女。周围的那些家伙也不安分,为了莎丽肚子的孩儿的性别争执不下,居然还设了赌局。

  神医对这种是男是女的争论嗤之以鼻,他表示:“生男生女有什么好争的,最好是双胞胎,以后可以去表演戏法,喏,一个人钻进箱子里两个人蹦出来,多神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