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微小说」曼陀罗花

微小说 时间:2018-05-3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微小说】

  阳光好久没有这么刺眼过了,我拉开窗帘,任由阳光洒满房间,整个房间洋溢着幸福温暖的微妙,静悄悄的,只有阳光在玻璃上跳动着,屋内剩下的只有宁静。

  我望着窗边空无一物的盆景,它似乎很享受,犹如我一般。我期待着,嫩芽突破土的那一刻以及之后。

  这是你曾给我的曼陀罗种子,你也曾告诉我,你喜欢这花,即使没有亲自见到过,但是你说相信它不会让你失望。

  我也期待,期待着花开,目睹那期待的美丽,期待着你花一般的笑容,我静静的为它松土,为它浇水,虔诚的祈祷着,希望它能为我和你带来好运。

  对了,好久没见到你了,我透过洒有阳光玻璃期待着你的出现。我很久没有这样等待着你的出现,也很久,这洒满阳光的石子路直通我的家门口中间没有你来过的痕迹。

  今天是星期天,昨天光顾着作业游戏,今天我只想着,希望这一天满满的都是你的存在。而我也相信按照往常一样,过不了多久会看见出门散步的你。

  也许,我的想法是错的,你并没有在我意料之中。我先走在了这条洒满阳光的石子路,在你房间的窗户前,我看到了你。

  可是让我迷茫的是,你并不快乐,清晨的阳光那么美好,即使处于冬季,阳光还是不留情的刺透过这寒光。你发现了我,镜框后的大眼睛还留着朦胧的讯息,正要想问你关于我的疑问却被她安静的手势给阻止了。随后通过玻璃窗递给我一张纸条“我妈不让我出去玩,别发出声音,她就在我房间门口。”在抬头看着她,无奈写满了在它的脸上。看着被试卷包围的你,我还是能感觉到,你还是你,我最好的老朋友。

  而我则只能孤独的走向曾经你最爱的石子小路,在这条路的道旁也常常开着花,只是可惜的是没有你最喜欢的曼陀罗,也许,曼陀罗并不是你真的喜欢的花,只是你向往它的神秘。

  阳光真好,呼~,真轻松。不自觉的躺在了草地上、花丛中。时间不由的随着白云悠悠折转,而记忆也悠悠的回到了从前,那时候真好啊,没有寒冷和黑暗,没有分歧,那时候真的只是想做永远的朋友。

  这天是怎么了?怎么那么快黑了下来,还带雷鸣和电闪。我站起身来,往家里跑去,雨打湿了我的衣服和头发,活脱脱一只落汤鸡。

  家里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没有人,我走进房间,看见行李箱和衣物都搬光了,只剩几张被压扁的废报纸在那。

  整个房间空空没有一个人,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天渐渐的黑了下来,直到昏暗的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桌子轮廓。然而心中的恐惧,也不由的而生。想要跑去开灯,却发现这按钮怎么按,这灯都不会亮。恐惧的我往窗外张望一下,只见雷霆配合着闪电,瞬间的闪亮了房间。

  呼~~,原来只是一场梦,我回到了房间,却并没有像梦中所呈现的那样。一切还是原来那样。我再次前往她的窗边,正想要叫着她名字,却被一股让我带着几许恐惧的声音给堵住了口。

  “瑶,起来,别睡下,你现在不努力,以后可怎么办啊。不要隔壁家李安明一样,不求上进的,快点起来继续写。”她母亲的话语如图针刺一般刺在我的心头,难道这就是我在她心中的形象吗?小时候温柔可亲阿姨,让我如今胆寒几分。

  “妈,您就让我休息一会吧,早上五点您就把我叫醒,现在都下午3点多了,一直没停过,还有,安明不是那样的人,他也很用功的,只是你...”

  “住嘴,你怎么帮别人说话,难道我说错了吗,你看看他,整天都趴在电脑前,这次考试他考的怎么样啊,行了,看你这么辛苦,先休息吧。”随着关门而去的脚步声,我才放得下心里的激动。

  我也没心情再去打扰困乏的她,正当我打算狼狈的离去的时候。

  “安明。”她喊了我,我也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听我说,我并不觉的你是我妈认为那样的人,你跟小时候一样,永远都一样,我们还是朋友。”她的话语很诚恳,我相信这是真话,而且我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多谢。”我叹了口气,我尽量压制住我内心的眼泪和怒火,转身离去。

  整个晚上,我都在思索,自从上了初中以来,我父母就没陪在我身边,在外地,他们有他们的生意要做,而我也是为了考高中回到了老家,也是在这,她也是我唯一的朋友,真正的朋友。

  第二天的闹铃响了,新的一天开始了,而我也依旧去迎接这美好的阳光,表示心情的愉悦,而昨天那几出闹剧也抛之脑后,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乐观的人,别人不了解我,我只要能保持自己的本心不变,随自己的想要的去做,那就会开心,开心,对我来说足够了,人生一世,所有东西都会被带走,何故不让自己每天都迎接个灿烂的微笑呢?

  虽然学校的生活对我们来说几乎都是一成不变的,但是我,还是依旧很快乐,至少同学之间的话语是每天不一样的。

  “瑶....”课间散步的我遇到了不常见到的她,不自由的打了个招呼,不过我马上感受到了不对。

  她脸上阴沉沉的表情和她那眼神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眼神之中似乎带着乞求和恐惧。我立马下意识的看了看她的身后,这.....

  这些不是学校有名的混混吗?她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没多想,我就大概的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的确,她的胆小造就了她懦弱的内性,被人欺负了为什么不跟老师说,不跟家长说,也不跟我说。而我也绝对不能容忍任何人欺负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许,真的只是朋友那么简单罢了。先顾不上那么多了,先跟着她吧。

  一路上,我都紧随那帮混混的后面,看着她被带进学校的一个角落。

  “小妞,我们大哥看上你了,知道吗?”一个令我恶心的声音说着令人作呕话语。

  “怕什么,我们又不干什么,你就答应跟老胡交往吧,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嫂子了。”

  即使隔着一堵墙,但我能感受到她的哆嗦和她的无奈,当然还有她眼睛里的恐惧。

  “喂,你们在干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在这个学校的“地位”和“身份”有没有用,但我还是站了出来。

  “啊,这不明哥吗?来,看啊,咱老胡看上了一个小妞,你过来帮我们说说呗。”其中那个令我恶心的混混先说道。

  我慢慢的走了过去,看了看,他们有三个人,而我却只有我自己,真后悔为什么不去叫老师或者....,不过现在想这些没什么用了,看着她害怕的眼睛,我知道,她真的很需要我,更需要我能带给她安全。

  “明哥,怎么了?光盯着她看干嘛。”

  “咳咳,那个,老胡啊,这个女的,是我的,你眼神还真好使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可能是在这帮混混面前要用混混的方法了,只是....

  “啊?老明啊,这样啊?那可真的不好意思,就当兄弟我看走眼了,难怪我都追了她两个多月,她都不答应。那对不起了,我们先走了。”那个老胡走了,而那两个“跟班”也紧随其后,嘴巴还不停的念叨着。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那念叨的声音消失了好久。我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而她眼中的恐惧却并没有因为混混的离去而消散,反倒变得更加恐惧了。

  “明,对不起啊,我....”

  “我现在想问你,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最...好的...”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两个月啊,你就这么可以让人家欺负吗?告诉我啊!”

  眼泪不由的从她眼中淌出,而她就像个犯错的孩童一样看着我,不由的让人感到可怜。

  我知道自己刚刚发的火气的确大了,所以我也不想去逼她。我走了,离开了那个角落,回到了拥挤的人群之中,这人群之中有谈笑的,有打闹嘻戏的,而我在其中却显得如此的奇怪。

  这一天,我都没有心情去听上课讲的是什么。我在想如果早上我没有在外面,那么会发生什么?还是说,这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想到这些,心里不由的一酸,直到酸到鼻子那,但眼泪却被我抑制住,即使有几回眼睛之中痒痒的,但我只愿意为眼睛涂上了那一层克制。

  放学后,我站在昨天那条石子路上,鹅卵石还是那么光滑,摸着这石头,想起了小时候的我和她。那时候我跟他总是会打打闹闹,就在这条石子路,我总是站不稳似的摔倒,少不了破皮出血,那时候她比我高出一个头,也是她,照顾着谦让着我这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哥哥,凡事她都会去让着我,让着我的任性,让着我的过错。如今的我,终于长大了,不在需要她的保护,反倒去保护她了,而现在高出一个头的是我。然而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我也想起了小时候,我很喜欢花花草草,常常想去摘石子路旁的花草。每当快要得手之时,却被她给阻止。她总是会告诉我,这花花草草都是有生命的,我们可以去观赏它们的美丽,但不能去结束了它们的生命。那时候阳光下,稚嫩的脸蛋笑了,那是我生命至今见过最美丽的笑容,让我至今也难忘。我也常常想以前的日子,即使我总是会在这石子路上摔倒破皮流血,但对我来说,那是幸福的,以后都不会有了。

  我叹了口气。

  “安明,对不起啊,是我不对,我....”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

  “行了,你今天跑出来,你不怕你妈啊。”我不想再提那件事了,索性转了话题。

  “今天我妈加班不回家。”她的语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小时候那样的直接和率真却化作了如今的唯唯诺诺。

  “好吧。瑶啊,我好想念我们小时候啊,那时候真的好快乐啊。”

  “是啊,那时候你还没我高,管我叫姐姐呢。”她踮起脚尖量了量我们的身高,却调皮的将我的身高再手缩回的时候放低,直到她的脖子那。

  “知道吗?我感觉你变了,我感觉你有点陌生了。”我融不进她的快乐,反倒心里更加难受了。

  “安明,你也变了。”她停止了她的调皮,看着我眼睛诚恳的说道。“改变我们的并没有谁可以做到,只有时间。你是个快乐的人,你没有催促和禁条,而我不一样。知道吗,自从上了高中,我妈对我的期望越来越大,甚至超过了以前。而且不希望我在学校有其他任何事情发生,就算不是我的错,她也总是会责备我。这我理解,所以这两个月我没有吭声,我只是不希望让你们难过。唯一不能理解的是,她不允许我和你打交道,我不觉得你有什么坏的和不好...”

  “因为我在你妈眼里是个不求上进的人。是啊,我也承认我自己很笨,原本让我以为那个善良温柔的阿姨,居然是那么虚伪,我这样的人,活该被她看不起。”

  沉默了许久,我冒出了这句话打破了回忆的气氛和温馨。

  “给你,我相信你是个成功者,我不希望你放弃自己,加油吧。”她蹲下摘下了那几朵野花,递给我。而野花被折断的腰却很明显的在道旁,一眼望去就很能看见。

  “好了,我先回去了,就算我妈不在,我也要加油。”她走了,我手里紧握着那几枝花。

  两个月后,曼陀罗开出了花,她表示很失望,因为曼陀罗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妖娆,不过这就是神秘背后最真实的花朵。而她则让我越来越陌生了,却不会彻底陌生,因为有的还没变。

  初二:李康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