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睡二号床之杀人的餐巾纸微小说

微小说 时间:2017-11-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微小说】

  别睡二号床

  杀人的餐巾纸

  502寝室第二号床铺的郭树花被餐巾纸勒死了。

  同寝室的人直到早晨起床时,才发现这恐怖的一幕。郭树花两眼凸出七窍流血,而且舌头伸得老长,跟电视里的吊死鬼没什么两样。她的颈部没有勒痕,却裹着一圈餐巾纸。

  于是,学校里有鬼的消息就传开了。现在晚自习刚结束,隔壁503寝室的几个女生正在心惊胆战地议论着这件事。

  “一定是鬼干的!正常人,怎么会被餐巾纸勒死?”苗倩说。

  “我看郭树花是做了什么噩梦,在梦里吓死的,餐巾纸只是巧合。”刘芳雨是个无神论者,坚持自己的看法。

  “完了,我还欠郭树花一场电影,你们说,她会不会来找我讨债啊?”最胆小的何佳打了个寒战,抱紧了胳膊。

  “说不定她今晚就来找你去看电影,嘿嘿。”二号床铺的宋慧思坏坏地一笑。

  何佳抓起身边的一卷餐巾纸砸过去:“担心你自己吧,你也是二号床。”

  宋慧思一闪身,回了一个白眼:“无聊,睡觉!”

  几个女生打闹了一会儿,熄了灯睡觉,寝室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也不知道是夜里几点,突然“扑通”一声闷响。何佳从梦里惊醒,开灯一看,放声尖叫起来:“啊!死人了,救命啊!”

  宋慧思从上铺摔了下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脖子上,也缠着一圈餐巾纸。

  刘芳雨和苗倩也跳下床,三人惊魂稍定,走上前轻轻推了推宋慧思,宋慧思毫无反应。众人又把她抬到床上,扯开她脖子上的餐巾纸,刘芳雨又在她胸前反复压了几下。宋慧思一阵咳嗽,终于醒了过来。

  “吓死我了!”何佳捂着胸口,“你怎么回事啊?这么大的人,睡觉也会掉下床?”

  宋慧思渐渐清醒,眼神里突然闪过一丝恐惧:“我看到鬼了!”

  “是鬼,是鬼在害我!”宋慧思坐起来说,“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一个女鬼走了过来。我问她干什么?她说要勒死我。我又问她为什么?她说,这个楼层睡在二号床上的人都要死,一个都跑不掉!”

  何佳一把抱住了身边的刘芳雨问:“那后来怎么样?”

  宋慧思顿了顿,接着说道:“然后我想跑,可是跑不动。那女鬼,就拿了一卷餐巾纸,不停地在我脖子上绕。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宋慧思心有余悸地摸着脖子,大家面面相觑。

  “砰砰砰”,一阵敲窗声传来,四人抬眼一看,一起惊呼起来。窗外是一个年轻女人,脖子上围着厚厚一圈餐巾纸,正在看着她们。

  风水老师

  “这、是人是鬼?”何佳抖个不停。刘芳雨仔细地看了看:“当然是人了,她脖子上缠的那圈东西是石膏。”

  刘芳雨打开门,那人走了进来问:“这间寝室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怪异的事?”

  宋慧思疑惑地看着来人反问:“你是谁?”

  那人一笑:“我是本校建筑系风水学老师,我叫唐洁。”

  “唐洁?”刘芳雨也笑了,“怪不得眼熟嘛。对了,唐老师你的脖子怎么回事?”

  唐洁叹了口气说:“叫我唐姐就行,我也比你们大不了多少。我的脖子嘛,说来估计你们不会相信,那是……捉鬼摔伤的。”

  几个学生都是一怔。

  “学校里真的有鬼?”刘芳雨问道。

  “难道老师会骗你们吗?”唐洁微笑着说。

  寝室里的气氛轻松了不少,宋慧思又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唐洁一边四处打量,一边点头说道:“郭树花的死,就是这个鬼干的。正像宋慧思刚才说的那样,这层楼所有睡在二号床铺上的人,都很危险。”

  “啊?”

  唐洁继续说道:“这个鬼,从前也是这里的学生,叫苗文秀。她生前,睡遍了这个楼层所有的二号床铺。现在……她回来了。”

  宋慧思又抖成了一团:“唐老师,那我不是死定了?”

  唐洁拍拍她的肩:“别怕,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所教的风水学,就是让大家避凶趋吉的。马上天就亮了,暂时你不会再有危险。晚上我会来你们寝室,帮你们布置一些驱邪的物件。”

  唐洁告辞,几个女生不敢再睡,都满怀心事地坐在床上,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着。宋慧思对唐洁的法术和法力表示担忧,毕竟她也是年轻人。何佳和苗倩也对唐老师的话半信半疑。只有刘芳雨打开了电脑,查找关于苗文秀的资料。

  “不对!”刘芳雨突然喃喃自语说,“不对,这不对啊!”

  夜半白纸人

  几个人都围了过来。刘芳雨移动鼠标:“你们看这个帖子。苗文秀死于一年前,也是被餐巾纸勒死的。但是当天夜里,唐老师也睡在她们寝室。如果唐老师真的是风水高人,苗文秀就不会死了。”

  宋慧思三人想了想,纷纷点头。

  刘芳雨拾起刚才从宋慧思脖子上扯下来的餐巾纸,仔细地看了看:“如果苗文秀的鬼魂真的要害人,直接把人掐死不就得了,何必要用餐巾纸?我看这些纸,恐怕是道具,用来掩人耳目的。”

  宋慧思摸着耳朵说:“你的意思是没有鬼?”

  “有鬼,也是在人心里。”刘芳雨的话,高深莫测。

  “那怎么办呢?”何佳又急又怕,直跺脚,“你别说那么多了,赶紧拿个主意吧。”

  刘芳雨抬起头对宋慧思说:“今晚,我睡你的床铺!”

  四个女生议论一番,天也亮了。白天没什么可说的,照常上课吃饭,只是大家都忧心忡忡,愁眉不展。

  晚自习一结束,唐洁准时来到了503室。

  她在窗口和门后床边,都挂上了一些图案奇特的红丝结。红丝结上,还散发着一些幽幽的香气。布置完毕后,唐洁一再叮嘱大家,今晚二号床,万万不可以睡人。

  刘芳雨不住声地感谢:“唐老师辛苦了,谢谢谢谢。你放心吧,我们都听你的。”

  可是唐洁刚走,刘芳雨就掀开被子,钻进了二号床铺。

  “要不,你还是别睡二号床了……”宋慧思说,“这太冒险了吧。”

  “放心吧,我的命硬。关灯!”刘芳雨扯过被子,打了个哈欠。

  一片黑暗里,宋慧思、何佳、苗倩睁着眼睛四处张望,牙齿还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只有刘芳雨,上床不久,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下半夜,风声渐渐地大了。

  一张白纸从门下的缝隙里飘了进来,无声无息。接着,又是一张,再一张……

  睡在二号上铺的刘芳雨居高临下,她眯起眼睛,紧张地看着这场景。她一直在装睡。昏暗的寝室里,白纸越来越多。最后,这一片片的白纸,竟然团团飞舞起来,随后又缓缓地聚拢在一起,自动折叠成一个白纸人!

  纸人,和真人一般大小。它正在飘向刘芳雨的床边。

  刘芳雨手心里都是汗,拼命地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她想看看,纸人会怎样对付自己。

  纸人逼近床前,低下头,一张惨白的脸清晰可见。

  就在这时,刘芳雨一跃而起,掀起被子,盖在纸人头上,同时大喊一声:“抓鬼呀!”

  迷雾

  一片混乱中,不知谁打开了电灯。

  “鬼在被子里面,它被我用被子捂住了!”刘芳雨从上铺跌了下来,身下压着被子。宋慧思三人战战兢兢,不敢上前。

  刘芳雨自己掀开被子,那纸人还在,已经被压扁了,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

  “这就是鬼?”宋慧思等人围了上来。刘芳雨点点头,开始打量眼前的“纸鬼”。这是一个由很多张A4纸做成的纸人,粘连纸张的,不是糨糊,也不是订书钉,而是鲜血!

  更邪恶的是,每张纸上都画着一个头像:有眼睛,却没有眼珠;张着嘴巴,却没有牙齿;像人,又像鬼。

  “怎么会这样?”刘芳雨愣住了。昨天她在电脑上搜到了苗文秀的照片。这个头像速写,越看越诡异。五官上既有苗文秀的特征,轮廓上,和502寝室前天死去的郭树花,又有几分相似。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通知唐老师?”何佳指着地上的一堆纸问。

  刘芳雨沉思了半天,突然双眼一亮,对宋慧思几人耳语了一番。“这样行吗?”宋慧思犹豫着问。

  “一定行!”刘芳雨信心满怀。

  宋慧思拨通了唐洁的电话。半个小时后,唐洁来到了503室。

  “怎么会这样?”唐洁很吃惊。

  刘芳雨睡在地上,人事不知。唐洁蹲下身,又是掐人中,又是泼冷水,折腾了半天,还是不见刘芳雨醒来。

  “快送医院!”唐洁懊恼地拨通了120。

  唐洁带着503室的三个学生,把刘芳雨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刚到医院,刘芳雨突然醒了过来,“呵呵呵”地傻笑不停。不管问她什么,她就是傻笑。

  医生说这是受惊过度了,需要住院治疗。安顿好了刘芳雨,四个人一起返回学校。

  返校的半路上,宋慧思的手机一震,刘芳雨的短信过来了:“唐老师的右手中指,裹着一张创可贴。试探一下。”

  宋慧思眼睛一瞟,果然如此,不仅打心里佩服刘芳雨的细心,演戏演得那么逼真,还能抽空观察这些细节。

  心念一转,宋慧思出其不意,双手猛地攥住了唐洁的右手:“唐老师,这次可真亏你了!”她一边说,一边连捏带挤地摇晃着。

  “哎呀,你轻点。”唐洁抽回手,“我的手破了,有点疼。”

  “真对不起,对不起。”宋慧思赶紧赔礼,“我没注意到你的手。对了,唐老师,你的手是怎么受伤的?”

  “呃……”唐洁怔了怔,“切菜切的,已经没事了。”

  刘芳雨接到反馈后,在电话里一字一顿地说:“她在撒谎。我看,她才是真正的鬼!”

  钟馗

  刘芳雨的分析,不能说没道理。唐洁没结婚,吃住都在学校,从来不做饭,怎么会切菜切到手?而且刘芳雨已经取得了重要的证据。唐洁她们刚离开医院,刘芳雨就恢复正常了。她掏出一张纸人身上扯下的A4纸,化验了血型。

  化验结果,证实了刘芳雨的猜测。纸上的血,是唐洁的。唐洁属于稀有血型,去年捐血救人,被电视台采访过,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

  刘芳雨认定,所有诡异的事,都与唐洁有关。

  现在,她像将军一样运筹帷幄,指挥若定。傍晚时分,刘芳雨换了衣服和发型,戴个鸭舌帽,溜回了学校。唐洁的寝室门前,宋慧思正在焦急地等待着。

  “唐洁刚刚去了食堂,快!”

  刘芳雨点点头,从钥匙扣上取下一只挖耳勺和一根钢针,对着锁眼,随便捣鼓了几下,门开了。宋慧思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我爸是开锁匠,我也算祖传的手艺吧。”刘芳雨得意地一笑,闪身进了唐洁的寝室。宋慧思从外面关好门,前后左右张望一番,也悄悄地离开了。

  室内光线昏暗,刘芳雨不敢开灯,睁大眼睛四处搜寻。这是一居室的房子,客厅摆设简单得一目了然,没有古怪。刘芳雨轻轻地打开了卧室的门。

  就在进门的一瞬间,门后一个高大的人影扑了过来,手里的弯刀划出一片亮光!

  刘芳雨虽然胆大,但是面对这样的突然袭击,也不禁魂飞魄散。她不敢呼叫,也忘记了躲闪,只是下意识地捂住了脸……

  刀,砍在了刘芳雨的手背上。

  奇怪的是,刘芳雨没感到痛。良久,她睁开眼睛,发现一张鬼脸正瞪着她。

  刘芳雨又是一惊,随手一推,那鬼脸人向后倒去,斜倚在墙上,一动不动。刘芳雨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原来,这又是一个纸人!

  不过,这纸人是钟馗的造型,左手持刀,右手擎锤,须发皆张格外凶猛。纸刀是锡箔纸做的,看起来银光闪闪,跟真的一样。

  刘芳雨将钟馗像放回原位,继续寻找线索。打开唐洁的书桌抽屉,里面摆放着一叠整齐的A4纸。刘芳雨翻了翻,果然,每张纸的背后,都画着一个头像——像人又像鬼,既像苗文秀,又像郭树花的那个头像。

  知人知面不知心!刘芳雨在心里说了一句。

  门外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到门前戛然而止。刘芳雨知道是唐洁回来了,合上抽屉,趴下身来,躲进了床下。

  唐洁没有察觉到房间里进了人,开了灯,径直走到书桌前坐下。刘芳雨缩在床下,刚好能把她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刘芳雨看到唐洁打开抽屉取出那叠纸,又撕开了右手上的创可贴。随着一声轻轻的呻吟,一股血腥味传到了刘芳雨的鼻子里。

  在每一张纸上都滴了血,唐洁起身,点燃了七根线香,插在纸人钟馗的口耳眼鼻之内。然后跪下去,轻声地说道:“成败就在今夜,请祖师爷庇佑!”

  擒妖

  屋内灯光熄灭,唐洁转身出了门。

  刘芳雨从床底爬出来,一阵冷笑。她走到纸人钟馗面前,一脸正义地训斥:“作为捉鬼法师,竟然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你可知罪?”

  钟馗无语。

  “既然你不说话,那就是认罪了。好吧,判你一个斩立决!”刘芳雨拔下线香扔在地上,又狠狠地踏上几脚,接着毫不客气地撕了纸人。可怜的钟馗,顷刻间粉身碎骨。

  灭了钟馗,刘芳雨急急地溜出唐洁的寝室,低着头走到图书馆后面的小公园里,在一块假山石后藏了起来。

  校园里都传说,这个小公园位置不对,风水不好,易招邪,所以很少有人来。而且时间还早,刘芳雨估计唐洁不会在这时候动手,所以先在这里混一会儿,等着时机成熟,给她来个人赃并获。

  给宋慧思发了短信,很快收到回复:“还早,在闲聊,没动静,放心。”

  等到十二点,刘芳雨饥肠辘辘,又困意重重。正要再发信息问情况,身后却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声音不大,依依呀呀的,像是唱歌,又像是哭泣。

  刘芳雨轻轻地绕过假山石。

  月光下,一个“女鬼”披头散发,背对着山石坐在地上,双手不住地挥舞,口里念念有词……

  是唐洁!

  刘芳雨心中一惊,跟着又一阵狂喜。这是揭穿她的大好时机!

  可是转念一想,不行。现在把她控制住,还是不能证明什么,毕竟这不是行凶现场。唐洁可以很轻松地说:“我在研究风水学。”

  一时间,刘芳雨的脑袋里急速运转了几千几万遍。稍一冷静,刘芳雨心中大叫一声:不好!唐洁这是在做法,寝室里,现在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偷偷地绕过唐洁,刘芳雨朝着宿舍狂奔。

  一口气冲上五楼,跑到503室门前。还好,似乎没有什么不测,寝室里静悄悄的。

  一低头,刘芳雨发现,一叠A4纸放在门前。

  拾起A4纸,敲开房门。宋慧思三人都已经下了床,几人对视一眼,同时开口问:“怎么样?没事吧?”

  “我没事。”刘芳雨扬了扬手里的A4纸,“都跟我走,带你们去捉鬼!”

  宋慧思和何佳又抖了起来:“这个……那个?”

  刘芳雨一跺脚:“人无害鬼意,鬼有伤人心。不抓住她,我们一辈子都不得安宁。更何况,她也不是真鬼,只是懂点法术的恶人而已。”

  “好,一起去!”三人的斗志,都被激发起来,各自换上了运动鞋,还带上了手电筒和水果刀。

  四个人下了宿舍楼,直奔小公园。

  没走几步,却听到小公园方向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啊!”这声音,像一道凌厉的黑色闪电,震得人心胆俱碎,毛骨悚然。

  真相

  四人愣了一愣,加快脚步冲向小公园。身后,有其他寝室的同学,也陆陆续续地跟了上来。

  唐洁倒在地上,披头散发一身白衣,手脚不住地抽搐,脸上的表情极度痛苦。刘芳雨冲上前,扶她半坐起来:“唐老师,你怎么了?”

  唐洁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她的脖子上,仍然是一圈石膏,没有异常。“你脖子怎么了?说话呀,唐老师。”刘芳雨急道。

  唐洁突然把中指放进嘴里,拼命地一咬,然后抽出手指,在刘芳雨的衣服上写了几个字:QQ码,是电话。

  “什么意思?”众人正在猜测,只见唐洁脖子一歪,舌头吐出,右手无力地垂了下来,指尖上,还在滴血……

  “不好啦,唐老师出事了!”一阵惊恐而又慌乱的喊声,响彻校园的夜晚。

  校领导和校医匆匆地赶到。“快,剪开她脖子上的石膏!”女校医冲着围观的学生喊道。

  几个胆大的男生走上前,接过校医手里的剪刀,费尽力气,终于剪开了那层石膏。

  剥去石膏,唐洁的脖子上,赫然裹着一圈餐巾纸!

  回天无力,校医缓缓地摇头。随后,救护车拉走了唐洁的遗体。

  刘芳雨几人低着头,心情沉重地回到了寝室。

  “唐老师最后写的字,是什么意思?”何佳问。

  “可能她的QQ里有关于这事的秘密,她在告诉我们QQ密码。”刘芳雨打开电脑,“谁知道唐老师的QQ号?”

  “学校论坛上有。”

  找来了QQ号,在密码栏里输入了唐洁的手机号,登陆成功了。

  空间的背景,竟然是一座灵堂。花圈上写着:“苗文秀,我最好的学生,一路走好。”

  点开私密日志,只有唯一的一篇:《魔鬼的忏悔——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如果我死了,请将这篇日志公布于众。

  我是学校外请来的风水老师。对于风水课,很多学生都认为是无稽之谈。为了提高我的知名度,为了提高学生们的兴趣,苗文秀主动提出要配合我,来演出一场苦肉计。为了增加逼真的效果,我特意选了一个大凶的日子,谁知道弄巧成拙,真的遇上了凶煞。苗文秀就这样走了。

  因为她去世的日子,是大凶之日,所以她的魂魄也就变成了凶灵。我知道她死而有怨,一定会回来找我的。所以,在苗文秀的周年祭来临时,我借口颈椎受伤,在脖子上缠上了石膏圈。虽然做了一些防备,但是没想到,无辜的郭树花还是死了。

  我扎纸人,并在纸上画头像,是想收了苗文秀和郭树花。可能我的安排出了错,也可能是我的法力还不够,纸人并没有如愿地睡到二号床铺上,也没有在苗文秀的魂魄来临之时与她合体。

  不过现在没事了。我是债主,我一死,无论是苗文秀,还是郭树花,都会放下这些仇怨,安心投胎了。

  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当初学法之时,老师就曾说过“学法之人,一定要心正。心不正,百害生!”

  一念错,千古恨啊!

  唐洁绝笔。

  读完日志,四个女生都怔住了。

  良久,两行清泪从刘芳雨的眼角流下:“原来,一直是我误会了唐老师。要不是我自作聪明,扯碎了她房间里的钟馗像,唐老师就不会死的!该死的人,是我,是我啊!”

  何佳抱住了刘芳雨,哽咽地劝道:“芳雨,你别这样,生死有命,唐老师不也说了吗,这事与任何人无关。”

  四个女生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别睡二号床之杀人的餐巾纸微小说]相关文章:

1.随笔之微小说

2.爱情轻小说微小说

3.微小说:晚年

4.相遇微小说

5.亲情微小说

6.友情微小说

7.伤感微小说

8.最佳微小说

9.校园微小说

10.2017微小说

本文来源:/xiaoshuo/1148389.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