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神曲小说结局

小说 时间:2017-11-1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小说】

  《仙剑神曲》是幻剑书盟连载的玄幻类小说,作者是牛语者。现在由鲜鲜文化出版社出版。该小说讲述了丁原、阿牛等在翠霞派修炼仙术的故事。下面是小编为您整理的关于仙剑神曲小说结局的相关资料,欢迎阅读!

仙剑神曲小说结局

  若干日后,丁原与姬雪雁带着彩儿辞别众人,前往东海水晶宫赴约。赫连夫人如今也已隐居宫内,青灯古佛,落发出家。

  此后,人们便很少见到丁原的仙踪,纷纷传说他已偕着佳人隐居海外仙山,再不踏足尘世。

  但每年老道士的忌辰,丁原与姬雪雁都会悄然回返紫竹轩,而后同盛年、蛰儿一起祭拜过墨晶的衣冠冢,再去向一个无名的小山村,远远的看上一眼在无忧无虑中渐渐长大的淡晚。

  也有人说,曾经在南海上见过丁原,他行色匆匆,独自一人却不知要往哪里去。但这些传闻,都没有谁来证实过。

  阿牛果然辞了魔教教主,与秦柔回归翠霞。

  风雪崖勉为其难,暂掌了魔教的大权,他为人虽桀骜不逊,可也没什么野心,与正道各派尚能相安无事。

  盛年束发出家,终生未娶,专心致志的教导卫惊蛰修炼,以继承老道士的遗志,将紫竹轩发扬光大。他为人刚正不阿,光明磊落,渐渐竖立起极高的口碑与威望。

  潜龙渊大战后一年,淡一真人羽化飞天,淡怒真人正式接掌翠霞。

  再过数十年,淡怒真人隐退,出人意料之外的将翠霞派掌门之位传与了盛年。紫竹轩的千年历史上,也终于出现了第一位翠霞掌门。

  曾山自然不必再空守后山,整日的天南海北游戏人间。

  丁原走了,他老人家少了个相得的玩伴,未免寂寞了不少,但很快又找上了卫惊蛰,于是紫竹轩也成了他常来往的地方。

  有时候他也会偷偷的去一次云幂宫,作客几日。

  毕虎既已抱得美人归,也就不在乎曾山三五年不定的前来蹭饭,放开胸怀倒也其乐融融,但在下棋打弹子上,他老人家依旧寸步不让,常常气得曾山跳脚发誓再不来云幂宫。

  对此石矶娘娘倒不担心,因为曾山年纪大了,记性未免不好,很快就会忘记自己发过的誓,屁颠屁颠的又跑来,照样的下棋喝酒。

  正道七大剑派方面,云林禅寺低调了许多,乐行善事少惹是非,反而更能赢得别人的尊敬。倒是平沙岛一蹶不振,人才凋零,直到百多年后才缓过这口气。

  最春风得意的人当数屈箭南,他如愿迎娶到楚凌仙,小俩口举案齐眉,携手天陆,越秀佳偶的传说一样的脍炙人口。

  屈痕有孙如此,老怀畅慰,也大可颐养天年了。

  魔道一边楚望天死后,忘情宫宫主由其大弟子继任,可声势远不如前。

  凌云霄将冰宫托付给三弟凌云天,自己做了撒手掌柜,不见了踪影。偶尔的,会拉上年旃往来东海水晶宫,邀上盛年、丁原喝上几坛醉里真。当然,身边也少不了蓝婆婆。

  苏真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样子,只是每隔半年,都会到南海天一阁小住几日。

  虽然他依旧看不惯这里,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的老婆女儿都在仙阁,也只好不看僧面看佛面了。直到数年后苏芷玉出关,水轻盈回返聚云峰,他才算解脱出来。

  至于农冰衣,则跟着爷爷云游天陆,悬壶济世。

  那些朴实纯厚的老百姓,也最是喜欢这位心地善良、医术高超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医圣仙子”的名头就渐渐在九州四海里传开。

  治病救人之余,农冰衣也忍不住会想到天陆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惊心动魄的故事,满心希望她的丁大哥能够永远幸福。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淡而恬静的过去,直到所有的故事都变成了传说——这天,太阳升得老高,毒辣的热浪烤得地面直冒烟。

  城东玉水街的铺面大多已经歇市,几个庄稼汉子晃着肩头上的空竹筐,打从这里经过。

  一对年轻的夫妇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在“锦衣堂”里随意翻拣着布料。

  那少妇二十出头的样子,一身火红的衣裳,像是画中的仙子。

  她一面捡着布料,一面心不在焉的不时朝门外望去,小男孩吊着娘亲的细腰纠缠个不休,吵着要走。

  在旁边站着一个身材挺拔修长的褚衣青年,清瘦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静静望着自己的妻子,好像除了家人之外,便再没有任何事情是他现在想去关心的了。

  那孩子向娘亲撒了半天娇见没得逞,便抬头转向自己的爹爹,小嘴嘟囔着道:“爹爹,我不要做新衣裳,我想去看街口的算命先生摆摊。”

  褚衣青年笑道:“你这孩子恁的缠人,难得带你出来一回,便像撒开缰绳的野马,一心就想着到处乱跑。早晚也要闯祸。”

  少妇听了嫣然笑道:“丁原,你却忘了自己当年,不也是和现在的安儿一般的调皮淘气,到处惹祸么?”

  褚衣青年嘿然道:“你总是帮着他说话。不过这小子确有几分我当年的脾性,谁让他是我丁原的儿子呢?也罢,就让他出去玩一会儿吧。”

  安儿一声欢呼,不忘道:“谢谢娘亲!”转头撒腿就往门外跑去,在这里待了半天,可把他给憋坏了。

  丁原望着儿子蹦蹦跳跳的背影,摇头苦笑道:“这小子,没一刻想过安分。”话音带着三分责备,脸上分明挂着十分得意之色。

  姬雪雁莞尔道:“到底是当爹的人了,说话的口气一下就变啦。”

  丁原哈哈一笑,说道:“你别忘了,咱们在家里还收养着百多个像我一般无父无母的孤儿,不拿出一点为人师表的模样,怎么镇得住这群娃娃?也多亏有老桑和晏仙子照应,不然咱们两个还真顾不过来。”

  姬雪雁点头道:“是啊,出来几天了,不知道这群娃娃是不是也开始想我啦。有那百多个孩子,咱们家也真够热闹的。”

  丁原突然转移话题道:“雪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好端端的拉我到这里来干什么,上个月你神神秘秘独自离家又是去了哪里,为何一直都不肯说?”

  姬雪雁捡起一块布料上下打量,回答道:“这儿不是当年你流浪街头,曾经到过的地方么?

  “也就是在这里,你才会遇见桑真人他们,此后上了翠霞,方有你我相识。如此有意义的所在,我怎能不亲自来看上一眼呢?”

  丁原道:“这是老桑告诉你的吧?这个家伙,总喜欢翻出我的陈年旧事。连安儿都晓得了,我当年被你摁在地上痛揍过一顿。”

  姬雪雁忍住笑,说道:“对不住,这是彩儿告诉他的。桑真人可不会说你的糗事。”

  丁原摇头道:“这个彩儿,还好没带它来,不然回去又要造什么谣言。”

  姬雪雁唤过伙计,量了尺寸,一边还着价钱,一边目光又瞧向门外的街道上。

  丁原诧异道:“雪儿,你老望着门外做什么,是约了人么?”

  姬雪雁浅笑道:“我是想瞧瞧安儿这会儿跑到哪里去撒野了,别走丢了才好。”

  丁原不以为意道:“怎会呢,他身上戴着灵犀镯,溜出十万八千里我也一样把他揪回来。”

  说着话,他也转头望向门外,道:“奇怪,这小子怎地这么快就回来了?”

  安儿兴奋异常的跨过高高的门槛,他人小腿短,不防脚下一绊,正好扑倒在父亲的怀里。

  他炫耀般晃动着紧攥在手上的什物道:“爹、娘,你们看,有人送了我这个!”

  丁原抱着儿子小小的身子责备道:“安儿,谁让你随便拿人——”

  他的话说了一半就噎住了,眼睛紧紧盯着安儿手中高举起的玉箫,一把将他拽直了问道:“安儿,这支玉箫是谁送给你的?”

  安儿回答道:“是一位长得很漂亮的神仙姑姑,我在街口碰到她。她吹箫给我听,吹完了还把箫送给了我。”

  丁原从安儿手里接过玉箫,心潮澎湃,蓦然想起姬雪雁的话,不错,十数年前的今日此地,正是他第一次见着玉儿的日子。

  尽管岁月流逝,但他依旧无数次的回想起,那天当自己被两个伙计按在地上,打得遍体鳞伤的时候,有一个小女孩,像天使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弯下身子,怯生生的递过一方绢帕。

  他心头一阵激动,也立刻醒悟到妻子的“阴谋”,急忙问道:“安儿,这位姑姑现在去了哪里?”

  安儿摇摇头,说道:“我不晓得。爹爹,你认识这位神仙姑姑么,她说是你的一位朋友,我才敢收下这支箫。”

  丁原重重点头道:“她的确是你爹爹的朋友,一位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抬头望向妻子,就见姬雪雁朝着自己眨眨眼睛,嘴角轻扯,笑容闪现。

  丁原拍拍安儿,道:“好孩子,你和娘亲在这儿等着爹。爹爹出去一会儿便回来接你们。”

  安儿“哦”了声,似懂非懂的看着丁原三步并作两步走出了店铺。

  丁原来到街上,空荡荡的街面上行人屈指可数,那个算命先生的摊子也还在街口。

  他不敢施展惊世骇俗的御风绝技,几乎足不点地的搜索过小镇上的每一条街道和小巷。然而芳踪冥冥,不知去向何方。纵是舒展灵觉扫遍方圆,也依然一无所获。

  难道,她只是为了来送还这支玉箫?

  丁原转了一圈,又茫然回到街口。

  那个算命先生忽然道:“这位公子,我看你神思不属,似有极为难的事情,可要算上一卦,不准不收钱。”

  丁原摇头,算命先生并不气馁,接着问道:“公子,你可是在找人?”

  丁原苦笑道:“你说得不错,可惜我找的人来过又走了。”

  算命先生拿出竹签,说道:“寻人问情,本是贫道最拿手的本事。这就为公子算上一算,且看她去往何方?”

  丁原不置可否,看着竹签沙沙的在筒中跃动,“啪嗒”掉落出一支。

  那算命先生捡起竹签沉吟端详,忽而微笑道:“公子,这支签上诗云:”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伊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丁原心弦似有人轻轻拨动,猛然回过头来,就看见背后的街道旁,一位水衣少女盈盈浅笑,正凝眸相望。

  恍惚里,听见那算命先生用竹签一敲铜钵,悠然吟道:“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

[仙剑神曲小说结局]相关文章:

1.凤凰无双小说结局

2.择天记 小说 结局

3.孽债小说结局

4.楚乔传小说 结局

5.大漠谣小说结局

6.外科风云小说结局

7.楚乔传小说结局

8.小说欢乐颂结局

9.芈月传小说结局

10.七月与安生小说结局和电影结局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