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原文

时间:2022-07-20 16:15:52 诗歌 我要投稿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原文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乍看是以淳朴、欢快的方式发出对人的真诚祝愿。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原文,仅供参考,欢迎大家阅读。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原文

  原文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名家点评:

  《三月殇——评海子的短诗》:“人们说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是海子诗篇中最明朗、最温暖的一首。诗中有许多充满希望的字眼……但是,在温暖的春天里,隐藏着冬天的讯息——一种隐隐作痛的危险与悲凉。原来这一切都是从明天起,而明天,诗人在哪里呢?他给每一个陌生人祝福却唯独带走了自己。尘世的幸福到底与海子无干,‘春暖花开’只是诗人临行前的赠品。”

  刘真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赏析》:有人分析海子说:“柔弱的第一自我和强悍的第二自我的长时间的冲突,使他的诗一再出现雅各布森所说的‘对称’。”所谓“对称”,无非指二重人格。也就是说,体现出外弱而内强的特点:诗之表有柔弱的外象,“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词情轻柔而清淡,此诗之婉约风派者也;然而诗之心也有强悍的本质,言词的背后隐藏着一颗崇高、骄傲的心,“只愿面朝大海”,让人们看到海边站立着一位遗世独立的诗人形象,那是自封王者的形象。这种二重人格还可细分出:对众人和世俗生活的亲近与排拒,对现实生活体验的喜悦与悲忧,在文情表现上的直致与含蓄……作进一步提炼,大约有三重意识:世俗意识,崇高意识,逃逸意识。这三重意识排在一起不太“和谐”,正好表明海子这首诗在情感的清纯、明净、世俗化的背后蕴蓄羞某些复杂性、矛盾性的东西。

  作者简介:

  作者海子,本名查海生,生于安徽省安庆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82年开始诗歌创作。1983年大学毕业,分配至中国政法大学校刊编辑部工作。1984年调至中国政法大学哲学系任教。其主要作品有:长诗《但是水,水》、长诗《土地》、诗剧《太阳》(未完成)、第一合唱剧《弥赛亚》、第二合唱剧残稿、长诗《大扎撒》(未完成)、话剧《弑》及约200首抒情短诗。曾与西川合印过诗集《麦地之瓮》。他曾于1986年获北京大学第一届艺术节五四文学大奖赛特别奖,于1988年获第三届《十月》文学奖荣誉奖。2001年4月28日,海子与诗人郭路生(食指)共同获得第三届人民文学奖诗歌奖。

  赏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写于海子卧轨自杀前两个月。大海是海子诗中的核心意象,广阔浩荡,心旷神怡,生机勃勃,是安魂之乡,是搏斗之乡,是理想之乡,是海子作为“海之子”的精神归宿,是他可以找到真正的幸福感的地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当然是一种海市蜃楼,然而这是海子所能感受到的一种明丽的幸福感受。

  一、文字昂扬

  这首诗以朴素明朗而又隽永清新的语言,唱出一个诗人的真诚善良。抒情主人公想要做“一个幸福的人”,愿意把“幸福的闪电”告诉每一个人,即使是陌生人他都会真诚的祝愿他“在尘世获得幸福”。诗人想象中的尘世,一切都那样新鲜可爱,充满生机与活力,字里行间透出积极、昂扬的情感。整首诗乍看是以淳朴、欢快的方式发出对世人的真诚祝愿。

  二、内心悲凉

  虽然诗人在诗中想象着尘世的幸福生活,并用平白、温暖的话语表达了对每一个人的真挚祝福,但我们仍旧分明感到在那份坦诚的语气中隐含的忧伤。

  诗的第一章中诗人描绘的是他想象中的尘世生活。“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幅图景即便是尘世生活,也是一种充满诗意的田园牧歌式的尘世生活:实在却不乏闲适,清苦却不乏浪漫。如果抒情主人公真的可以在这幅图景的感召下走出封闭,摆脱孤独,那么的确可以算作“一个幸福的人”了。但是这一切憧憬却被“从明天起”限制住了,“从明天起”意味着“今天”的不如意、不幸福,今天的注定孤独、暗淡,注定无法融入尘世的幸福生活。

  诗的第三章,抒情主人公把三个最世俗化也是最真挚飞祝愿留给了陌生的世人:“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却以一句“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最终把自己隔绝到了尘世生活之外。“只愿”两字犹言幸福是你们的,“我”情愿独面大海,背对世俗。他把幸福的祝福给了别人,自己却难于在尘世找到幸福生活。联想两个月后诗人的自杀,读者内心也会涌现一份悲凉。

  所以这首诗初读来常常给人清新欢快的感觉,但是仔细品味,却会发现有种苦涩的泉水随诗句流过心底。

  三、悲从何来

  诗人的孤独并不是由于他先于大众觉醒而导致的游离群体的孤独,而是他有意把自己关注生存的困境和文化的困境中与世隔绝而导致的个人的孤独,他的孤独不是来自社会,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旷古的悲剧情结的体现。

  海子的孤独与悲凉感在他的很多诗歌(《死亡之诗》、《七月的大海》、《春天十个海子》、《思念前生》、《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鞋子里》等等)中都有流露,如《死亡之诗(一)》:

  漆黑的夜里有一种笑声笑断我坟墓的木板

  你可知道。这是一片埋葬老虎的土地

  正当水面上渡过一只火红的老虎

  你的笑声使河流漂浮的老虎

  断了两根骨头

  正当这条河流开始在存有笑声的黑夜里结冰

  断腿的老虎顺流而下,来到我的窗前。

  一块埋葬老虎的木板

  被一种笑声笑断两截

  诗人仿佛就是一只独来独往的老虎,勇猛却孤独,不能融入人类的群体之中,只好拖着伤痕累累疲惫的身躯独自行走在人世间,茕茕孑立。

  海子生前的好友、诗人西川曾回顾说:“海子没有幸福地找到他在生活中的一席之地。这或许是由于他的偏颇。在他的房间里,你找不到电视机、录音机、甚至收音机。海子在贫穷、单调与孤独中写作,他既不会跳舞、游泳,也不会骑自行车。”从中我们可以体会到海子在献身诗歌事业的同时是以牺牲尘世的日常生活为代价的。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诗人终于开始拟想尘世的幸福生活。然而,海子是一个沉湎于心灵的孤独之旅的诗人。他所追求的“大诗”的理想,他对真理和永恒的超越性探究,他对生命的终极存在的关怀与眷顾,在某种意义上是与世俗生活无法共存的。因此,这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表达的“在尘世获得幸福”的憧憬,只存在于诗人一时间的想象中。他把祝福更多地留给了世人,而诗人自己却没有(或不愿)找到尘世的幸福生活。

  拓展阅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解读

  作为一首可以传承后来者的经典之作,海子的这首诗歌被选入了人教版的《高中语文教材》。在海子的抒情诗歌中,这是为数不多的让人感觉到温暖、明朗、乐观的作品之一,此刻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春天,也照耀我们—幸福的人们,和更多等待与追求幸福的人们;美好的鲜花,献给大地,也献给我们—忙碌的我们,也常常感到空虚的我们。而海子的这首诗歌,献给一切有情的生命,也献给让大地上生长的春天。

  如何评价海子的这首作品呢?首先,当然肯定是一首好诗,它不晦涩,不深奥,不过分张扬,可以说是浅切平易,温馨平和。我们读这首诗的第一感觉是美好、春天的日子是多么温暖,生命是多么美好,世界是多么辽阔,尤其是在阳光下阅读这样的诗歌--海子写于临死两个多月前的这首诗,一点都不可能感受到笼罩在诗人头顶上的死亡气息。这是为春天而写的,也是为生命而抒发的颂歌,这是我在许多次独自面对这首诗歌时所反复出现的想法。

  德国文学家席勒在《素朴的诗与感伤的诗》中,将诗歌划分为三个层次:素朴的诗、感伤的诗、素朴与感伤相结合的诗。在他看来,所谓“素朴的诗”,就是忠实地描绘自然的诗(素朴的诗是以对现实的客观的“模仿”作为其原则的),这种诗歌在古代的诗人(农业社会,农耕时代)中比较多见,比如中国古代的山水田园诗歌,陶渊明《归田园居》、王维《渭川田家》、孟浩然《过故人庄》,其特点是不存在理想与现实的分裂、冲突,显得自然而率性。

  而“感伤的.诗”则是诗人的沉思--对客观对象的主观的“沉思”(感伤的诗则以主观的“沉思”为原则),则因为诗人不满意于现存的秩序,他们渴望理想与观念的统一,却苦于无法到达,由于这种人性的分裂而导致的感伤的情绪。

  在中国古代,这类感时伤怀的诗,也就是主要抒发个人情怀、遭遇的诗,也是非常普遍的。比如,南唐后主李煜的词,在他沦为“楚囚”之后的那些日子里,作品中透露的人生悲情甚于家仇国恨。

  ("桃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相见欢·桃花谢了春红》)

  而真正的审美标准应该是将素朴与感伤结合,两种因素相互成就,相互提防走向极端,详细地说,就是以素朴的节制,来提防内心过于夸张,以感伤的情绪,提防心灵走向松弛,将两者完美结合起来,在诗歌中体现一种理想的优美人性。席勒将这样的诗歌命名为“感伤牧歌”,并称之为“最高类型的诗”,这种诗歌的性质是使现实与理想之间的一切矛盾完全被克服,给人们一种“宁静”“美好”的感觉。它使诗歌中的各种力量达到平衡,充实而有力,用儒家的标准来说,就是“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

  以这样的标准来衡量海子的诗歌,无疑是“感伤与素朴相结合”的达到了较高境界的诗歌,即素朴与感伤相结合的诗歌,它的词汇、意境体现了素朴的特质,而内在的情感相当感伤,当这两种因素作用于同一首诗并取得平衡时,象《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样的诗歌就出现了。

  根据这个理论,我们从三个方面解读:

  一、语言、意象、节奏,有一种质朴而温暖的美感

  这首诗歌中的文字,这些文字所提炼的意象(事物),有一种质朴的美感,又充满了张力,文字与文字之间的那些空隙之处,就好像泥土与泥土之间的空隙一样,可以让一颗感情饱满的种子很容易在阳光和雨水中发芽生长。

  其中的名词包括:明天、世界、粮食、蔬菜、房子、河(流)、山(岗)、大海、春(天)、(鲜)花、闪电、尘世、有情人,眷属;

  人称代词:我,他们,你——每一个人,亲人,陌生人,有情人;

  其中的动词包括:做,喂,劈,游,通信,告诉,取,祝福;

  其中的形容词包括:幸福,温暖,灿烂。

  这些词语和词语所营造的意境是“明亮、明朗、明媚、明白”的。

  我们在阅读这首诗歌的诗歌,还可以体会到其中的韵律、节奏,诗歌中的主题的展开是一个舒缓的、柔美的过程,象一阵春风一样,象一片水波一样,象一朵花儿一样美好地绽开。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八个字辽阔而美好,营造了一种幸福、安宁、恬淡的生活情境,表达了诗人对于世界,对于人间最美好的情感。辽阔的大海,满山遍野的花开,我们只要想象一下,就会觉得心情会格外地透明清澈起来,大海会使你的心灵宁静,鲜花会使你的生命弥漫着幸福的芬芳;只要静静地坐着,听着海的涛声,呼吸着春天的空气、阳光、微风,还有一所属于自己的房子,你所看到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个路过的陌生人,都是那么可爱。

  如果此时此刻还有一个人(爱人)陪着你说话,伴你沉思,甚至无言地面对这世界的一切,你就会很满足了。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就像海子所反复吟唱的那样,“幸福找到我/幸福说:“瞧这个诗人/他比我本人还要幸福”。

  二、情感、思想、精神,有一种巨大的孤独和生命的感伤

  但是我们仔细地深入文本,就会发现这首诗中隐藏更深的是悲伤、悲痛,甚至绝望。这种孤独和绝望的表现就是诗人始终保持着足够的清醒,痛苦的清醒,在他的叙述中,“幸福”是从明天开始的;而且那些尘世的幸福,不属于自己,而属于别人。这种疼痛的感伤也许和他所生长的贫困的乡村有关,也和他在北京昌平的那一段孤独的生活有关,也许和他失败的爱情有关,也许与他的性格有关……

  从本质上说每一个人都是渴望追求美好的东西,追求幸福是人的权利,诗歌的一个重要主题也总是出现在追寻幸福的道路上。在诗人海子的这首诗歌中,我们读到了他对美好的生活、理想的追求,以及对于幸福的思索。

  围绕“幸福”这个主题,海子在诗歌中回答了三个问题:

  (1)幸福从何时开始?

  海子说,“从明天起……,从明天起,……”明天再哪里,明天何时到来,这永远是一个问号。幸福属于明天,而不属于今天。

  (2)幸福从何处而来?

  海子说,“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闪电”意味着什么?“闪电”带来了幸福吗?“闪电”的意象在整首诗歌中显得比较突兀,但是很重要,这个意象中透露了两个信息,第一,“幸福是短暂的,因为闪电是瞬间而来又瞬间消逝”,第二,“幸福在本质上不属于人间,而属于天堂,因为闪电是从天上而来的。”

  他又说,“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们一般的人所获得的幸福,只能是“尘世的幸福”,“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和每一个亲人通信”,不过很显然,海子自己并不接受、也不需要这样的尘世的世俗的“幸福”,诗人的幸福在另一个世界中,而不在现实世界里。这就是“人性的分裂而导致的感伤的情绪”的根源。

  (3)幸福属于谁?

  幸福属于你,属于他,属于“每一个亲人”,属于“陌生人”,甚至属于“每一条河每一座山”,但是惟独不属于诗人自己。海子是世俗的“幸福世界”的清醒的旁观者,远远的观望者。现在,他仍然是这样一个观望者。在送出了许多的祝福之后,在“愿你……,愿你……愿你……”之后,诗歌的最后一句却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折——“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积极的意义上说,海子是在一个远离人间幸福的地方为别人送出幸福(祝福)的人,虽然他自己生活在痛苦和孤独之中,但是他却衷心地、真诚地希望别人、天下所有的人都获得自己的幸福。这正是这首诗歌的生命力所在—一颗人类赤子之心,一种博大,深情,慈悲的情怀。这就是佛家所说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精神,“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见证菩提”的大愿力。

  三、矛盾的对立与统一: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结合

  诗歌作为表达人的情感、思想的重要艺术形式,需要在结构上处理好形式与内容的关系,语言文字排列成一行行诗句,这些诗句又分割成几个段落,在词语与词语之间,诗行与诗行之间,段落与段落之间,有起伏、有转折、有过渡、有联系,如果我们去阅读它就会体会到一种节奏,通过节奏和意义可以感受到作者的情感、思绪的变化,并因此会引起我们自己内心世界的微妙变化。

  《中庸》说:“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可知“中”的本身并非喜怒哀乐,而是指对喜怒哀乐的持中状态,就是说对喜怒哀乐等情欲要有一个适中的度的控制,过度的喜不叫喜,过度的乐也不叫乐。朱熹注释说:“喜怒哀乐,情也;其未发,则性也。无所偏倚,故谓之中。”性即本性,本来的状态,也就是本身固有的质和量。对喜怒哀乐能按应有状态掌握,无所偏倚,这就叫“中”,平时能持中,一旦表现出来,就能中节,这就叫和。子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论语·八佾》)孔子说:“《关雎》这首诗,抒发快乐的感情,但没有过分,抒发哀怨的感情,但不致损伤。”“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说法,正是儒家传统雅乐的美学特征,也是沉淀在中国文化精神中的重要元素。

  伤心的人写伤心的诗是很平常的,伤心的人写出看起来不伤心的诗,则需要有水平;就是说,我们在表达自己感情的时候需要控制自己,用某种形式进行控制,这就像在日常生活当中,当我们遇到伤心的事情的时候,为了不让你最爱的、最亲近的人也跟着伤心,你就要表现得不伤心,因为你不想因为自己的伤心而让自己至亲至爱的人也跟着受伤,因为你的心里装的是别人,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心里装的都是至情至爱的人,而海子的心里—或者说海子在这首诗歌的心里,装的却是“所有的人”,是全人类。

  感伤的诗人写下了这样一首明亮、温暖的诗歌,不幸福的人写下了这首让我们幸福的诗,在这个春天,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海子又一次深深地打动了我们。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原文】相关文章: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08-26

海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赏析09-09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08-26

读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08-26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诗集)08-27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解读与鉴赏08-26

海子诗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解读03-17

重新解读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08-26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传海子纪念珍藏版)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