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瑞文网!

回家吃饭散文

时间:2020-03-02 08:21:52 散文 我要投稿

回家吃饭散文

  因为口馋弟弟做的狗肉火锅,一大早就跟弟弟说好,晚上回家吃晚饭,菜嘛自然是他的拿手好菜----火锅炖狗肉。为了显示大姐的风范,说好两斤狗肉由我出钱,弟弟负责做就是,结果倒是弟弟发扬了风格,从买到做,他一条龙服务全包了,我只要负责回家吃就是。

回家吃饭散文

  在我的一再催促下,好不容易等到星哥下班,五点不到一家三口就往娘家跑。 好在离娘家不远,几分钟就到了。只是没想到表弟表弟妹比我们去得更早。嘻嘻,看来''好吃''的人 就是不一样,时时早,事事早!老远就闻到了厨房飘来阵阵香味,走进去一看,弟妹在烧火,弟弟在掌勺,一岁多的小侄子已经知道害羞了,一见我们就躲,好不给面子! 我们一家都喜欢吃柴火做的饭菜,星哥最喜欢烧火,以前都是在父亲烧火,母亲做菜的时候,星哥会把烧火的差事抢过来,今晚可能是因为烧火的是弟妹,他也不好意思抢,乖乖地去了外面陪表弟聊天。儿子静静地呆在我的身边,看着弟弟做菜。我虽然不掌勺,但也不忘在一边指挥着弟弟 ,看着他在做那道五花肉炒干萝卜条的时候,一再地叮嘱他,五花肉要爆得金黄金黄的,这样做出来的才香才好吃 。话刚落,儿子就不同意了;''妈妈,你不要瞎指挥,舅舅做的菜,一定会比你做的好吃。''只好在一边看着,算是偷学吧,很快弟弟就把这个五花肉做好了,虽然没有我想要的金黄金黄,甚至吃上去还有一点肥,不过厨师就是厨师,味道确实比我的好,接着弟弟很快就做好了一个家常豆腐,豆腐是母亲自己种的豆子,自己做成的豆腐。儿子最喜欢母亲的豆腐,微微 煎黄一下,再放点干红辣椒,红辣椒是用刀子切碎,而不是机子压碎的,再放点水小煮一下,然后撒些葱沫,这样做出来的豆腐又嫩又鲜,儿子是最喜欢吃的。而我为了讨好小侄子,特意把给他留出的没有放辣椒的豆腐一口一口的喂他,小家伙开始配合得挺好,吃得挺快,即便还有点热,也知道自己用小嘴吹一下,小样子可爱极了!吃了几块,就开始跟我唱反调,拒绝吃了。这时弟弟也把其他的菜做好了,把炖好的狗肉回了锅,放了调料。父亲这次虽然没有烧火,却一刻也没闲着,抹桌子,摆筷子,小侄子更闲不住,天生好动,一下要爷爷抱,一下要奶奶抱。让父亲母亲乐开了花,特别是父亲。印象中父亲一向不喜言谈,记忆中也没抱过我们姐弟。我猜想他抱这个孙子一定比抱他的儿子女儿要多,并且还会便抱着小家伙边不停的说话,也不管他是否听得懂,不过我喜欢这种温馨的画面!

    上桌的时候,父亲还端来了早就准备好的炭火放在桌子底下,知女莫若父。父亲是知道我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也喜欢烤炭火,父亲还是不喜多言,默默地做着这一切,而我无需多言,尽情地享受着父亲给的暖。吃饭的时候,我们都没等父亲,也没等母亲。狗肉重新装进火锅,还得加热,等他烧开;母亲不时的提醒慢点吃,慢点吃,狗肉还没熟!我也不停地责备弟弟怎么不先把狗肉下锅,让它慢慢烧开,再做其他的菜,这样的话,其他菜上桌,狗肉就可以吃了。一旁的星哥看不下去,对着他的小舅子说;''以后啊,你要做什么菜,怎么做,做了多久?最好是一一向你的这个姐姐汇报,征得她的批准。''我知道星哥说这话是对我是不满的,星哥传统的思想告诉他,女人是应该下厨的,可我们就偏偏不是在这样。以至于结婚不久,有一次星哥生病了,在打点滴,我为了献爱心,特意给星哥蒸了鳊鱼。提到医院,星哥尝了一口就感动得稀里哗啦,却不肯尝第二口。我屁颠屁颠地拿着勺子去喂他,结果他反过来给了我一口。刚到嘴边就让我吐了出来,我的天那个苦!原来星哥刚才的眼泪不是感动出来的。明明卖得是新鲜的鱼,还活蹦乱跳,它怎么就苦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星哥问;''你是不是把鱼的胆弄破了?''这话问得我一愣一愣的'。''你是怎么把鱼杀死的?''星哥接着问。当时这条鱼太过活跃,我也弄不死它,最后想了个笨办法,把它弄到干的桶子了,才让它慢慢死去。再去拿刀子杀,结果还是下不了手,只开了一个小口,也没看到里面有什么,于是洗干净就下锅了,过程就是这样 ''原来你没有把内脏拿出来?''''是有的,但是我没看到,我还以为鳊鱼跟其他鱼是不一样,是没有内脏的。''这个笑话一直让星哥念念不忘,不过从此也让我远离了厨房。

  父亲在我们的叫唤终于端了饭过来,儿子马上把自己的位子让出来,父亲却没坐下来,夹了菜,远远的离着桌子。我们一再要求他坐到桌子边来,这时母亲道出了原委,原来父亲是不吃狗肉的。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从不挑食的,好像也没有他不吃的菜。母亲说;''做手艺的人,都不吃狗肉,我的爷爷也一样,否则就是对师傅的不敬。''是的,父亲年轻时会木匠活,这手艺是爷爷教的,而爷爷也是爷爷的爷爷教的,爷爷凭着他的手艺在旧社会不仅养活了一大家,还为自己找到了一个''铁饭碗''以至于爷爷拿退休金的年龄比他工作的年龄要长的多,从最初的60多一月到现在的多一月,听说现在还在不停地增加,这也是爷爷最引以为豪的地方。以至于现在爷爷回忆起来都是一脸自豪。特别是后来父亲接了他的班,现在也那退休工资以后。爷爷总会不厌其烦地说;''共产党好啊,我这辈子值了,你们的爸爸也值了。''说到这里似乎有点跑题,我这么一思索,狗肉早就开了。这样热烫烫的火锅,若是喝点小酒最好了,我心里想着。可惜弟弟们不喝,星哥能喝,但他很少喝,他也特不喜欢他的妻喝酒。父亲是挺能喝酒的,喝酒也是遗传下来的,印象中父亲是每餐必喝,这还不够,人家最多也就一日三餐,父亲喝酒却是四次,睡觉前还要喝一次,年年如此,天天如此;只不过近年来,父亲老了,身体每况愈下,医生一再叮嘱不能再喝了,而我们都以为父亲喝酒是上了瘾的,是戒不掉的,结果父亲却做到了,从此滴酒不沾。我一直很佩服父亲的毅力。戒了酒的父亲一改往日的慢悠悠,吃饭也快了。一直听母亲在催;''老公,你过来吃点菜,别只吃一种菜,其他的也吃一点。''那话就像在叮嘱一个让她不放心的孩子。母亲也不知道避嫌当着我们晚辈的面就''老公,老公''的喊父亲。这在我看来,母亲是矫情的,不停的催促也是烦心的。而父亲却不胜其烦的应着;''吃了,知道了。''突然就有点羡慕父亲和母亲,母亲的脾气并不好,性子急,喜欢发火,发起火来说出来的话,谁都受不了,而父亲却跟母亲过了那么多年,私下里,我们一直是同情父亲的。长大了才渐渐明白,体谅父亲的同时也谅解了母亲。许是他们那个年代的爱情是我们这代人所不懂的。儿时一直以为父母亲不懂爱,现在才知道其实不懂爱的是我们!

  一顿饭在谈笑声中,不知不觉就结束了;弟弟说;''下次做个鱼头火锅。''因为有前面那个''事故''所以我是拒绝的,弟弟说;''那就做鸡肉火锅吧。''母亲喂的土鸡早就可以下锅了,这个还真是挺有吸引力的。父亲一如既往地去泡茶,母亲一如既往地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催;''吃过饭了,快点回家。''我忍不住埋怨;''又不远,急什么?''''不远也不行,夜深了不放心,感冒了,怎么办?''''这不有车吗?哪里感冒去。''我嘀咕着。''就让孩子喝了水再走。''父亲把茶水都端上来了''要你们走就走,早点回去。''母亲的急性子又来了,我们只好起身准备回家,父亲的茶水还端在手上不断地冒着热气!父亲和母亲的爱情就是这么不协调,然而他们就这样过了大半辈子,他们还会这样子走过最后的人生,他们是尘世中最普通的夫妻。

  我和星哥其实也是不协调的,生活习惯,喜好都不同,我们在育儿方面更是不同,星哥主张放养,而我觉得孩子从小就要严加管教;星哥喜欢上网,星哥上网不是看新闻,就是看球赛,最近又迷上了看车;我也喜欢上网,我上网就喜欢看肥皂剧,看文章,偶尔自己也写写文章;星哥一点文艺细胞都没有,他也不知道他的妻子,从小就文艺,并且从思想文艺到了骨子里,星哥也不看他妻子的文章,因为这在他看来这是一文不值的;但是我们也做了尘世中普通的夫妻,我们还要这样走过一辈子!

【回家吃饭散文】相关文章:

1.散文回家

2.回家心情散文

3.话别《回家》散文

4.关于回家散文

5.回家-优秀散文

6.回家看看-散文

7.现代散文:回家

8.散文回家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