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哲理散文_莫言,有些东西还是“莫言”好些

莫言 时间:2018-02-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莫言】

  莫言自从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后,就如他的小说一样,全国也是“蛙”声一片,叫好声不断。他笔耕一生的所有文字仿佛都镀了一层金,从柜底和旮旯里翻出,一时应了那句“洛阳纸贵”的话。全国的印刷厂都抢在第一时间开足马力,机器24小时不停地轰鸣着,甚至传出印刷厂断纸而机器不得不停转的消息,而且造成所有的“新华书店”和“旧华书店”断档缺货的壮观场面。

  就像蚊子、飞蛾有趋光性一样,人也有趋名、趋利、趋众的心理。有人看到街上一大群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好奇地拨开人群走近一看,原来只是有个人摔倒了;广告上天天吹的可以让人喝了长生不老的“脑白金”,喝的人不计其数,至今未发现有长生不老的迹象和效果;一套标价超万元的真皮沙发,剥开一看,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随着“莫言热”的升温,本人也以一个热血文艺青年的姿态穿梭于本县的书店,结果未能买到一部莫言的大作。想迁就一下买一本“莫说”的作品都未能如愿。书店的人说到省城都进不到货。有也是限量供应,像计划经济时代,分配到1——2本,比六、七十年代的粮票、布票还稀缺。一到货才上架就被买走了。可见莫言的文字已成了国人在温饱以外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而对于莫言而言,也撞上了“钱找人”这样的神话,赚个钵满盆满了。纸质书买不到,就上网搜索吧。“百度”了若干个网站,也没搜出一本。偶尔有,也是收费的。只好再到新华书店去预定,过了好久才陆续买齐《蛙》、《丰乳肥臀》、《生死疲劳》三本书。

  我抱着虔诚而又敬畏的心情开始阅读这位我国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代表着中国和世界文学颠峰的代表作。随着阅读的深入,“神话”逐渐降为“人话”,有一种“不过如此”甚至“废话”的感觉。三部作品各读了一半左右就搁之高阁,并未使我进入“废寝忘食”、“夜不能寐”、“通宵达旦”、“手不释卷”的境界。三部鸿篇巨著中,既无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经典语言,也没什么十分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就是一堆堆被人称作很有民族特色的土语方言和一件件芝麻说成绿豆大的高密东北乡的陈皮烂事。自称很会讲故事,长篇小说一定要长的莫言,一讲起故事来就没完没了,一动起笔来就停不下手,假如一位开车的司机一开起车来也像莫言一样,想刹也刹不住……那可不是一件好事。每部大作都要写个30万字打底,非要把“丰乳”说成“肥臀”般大;把人变成牛后又变成驴变成猪后又变成人,这样的轮回,这样的折腾,这样的生死不疲劳才见鬼;把“蛙”声拉得像兰州拉面一般长,直至成为声嘶力竭的男高音或女高音;把一件原本可以用一个短篇就可以搞定的故事非要纠结成洋洋几十万字的长篇巨著;把一个可以用一句话简单概括的事人为的细化、放大、复杂化,叙述成一团懒婆娘的裹脚布,冗长而又拖沓。既浪费了笔墨,浪费了纸张不说更浪费了读者的时间。

  如果要我谈谈莫言《蛙》、《丰乳肥臀》、《生死疲劳》三部大作的读后感的话,那么就是:“蛙”!好罗嗦哦;“丰乳”说成“肥臀”大;“生生死死”没完没了,真“疲劳”哦。阅读的过程只是产生视觉疲劳的过程,并未感受到阅读和审美的愉悦。说出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或许全世界的人都会起来指责我、讨伐我、辱骂我。或许是本人的文学素养不够和文化水平有限,和莫言大师及众人都不在同一个档次和欣赏水平上。但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人的思想、观点和看法。我虽然不能代表大家,但瑞典文学院的那几个家伙同样不能代表我。即使全世界的人都来声讨我,我也可以保留我看待事物、评判事物的权力哦。因为我这人的特点是不去崇拜任何人,哪怕是这个人被所有的人都尊称为“神”。我只崇拜自己和科学,因为只有自己才能让自己保证衣食无忧,而科学则可以让自己在衣食无忧的基础上提高N个档次。

  就算我以上的观点和看法全部是错的,但有一个观点我还是要坚持已见,那就是,即使莫言嘴里吐出的气体全是兰香,我也敢断定,从莫言肝门中放出的屁一定还是臭的。

  我并非有意去构思,酝酿一篇批驳莫言,辱骂莫言的文章来炒作自己,只是2013年1月3日的早晨,在睡梦中自然醒来而开始胡思乱想的我,突然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就冒出以上的文字,就匆忙爬起,既不洗脸也不吃饭,利用一个钟头左右的时间写下了这篇或许有人会劝我“莫去言”,而许多人又“莫敢言”的“文章”。

  这时,我的第一个读者老婆过来看了后说:“你真是吃饱了撑的,敢给莫言乱贴标签。”

  我说:“我就是觉得莫言的文章不怎么样,啰里啰嗦的。我就是想说说他。”

  以上就当是本人信口雌黄,希望“莫老爷”莫介意哦。

[哲理散文_莫言,有些东西还是“莫言”好些]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