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盘点莫言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莫言 时间:2017-06-2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莫言】

  莫言歌颂敢于反抗和挑战男权压迫的女性形象,以一个男性作家的视角描述女性的生存际遇,表达对女性命运的关注。

  莫言的小说塑造了众多的女性形象,向读者展示了一个又一个的丰富的女性世界。她们性格迥异,或温柔似水或泼辣厉害;她们命运不同,幸与不幸,都体现出作者对20世纪初至21世纪初的女性命运的关注。莫言用自己独特的视角描写了那时中国女性的理想、生活,及其与各自命运的抗争与挣扎。

盘点莫言作品中的女性形象

  一、敢于追求爱情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莫言的小说中自然也写到了这一话题。他笔下的女性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怀抱着对爱情的想象,并且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

  《售棉大路》中的杜秋妹是个农村姑娘,她与热情的赶车小伙子在售棉大路相识,并产生了爱情的火花。[1]莫言通过这样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写出了杜秋妹对爱情的大胆的向往和追求,渗透出对杜秋妹敢作敢为的行为的赞美。

  《檀香刑》中地位悬殊的孙眉娘与钱丁的爱情则为当代文学注入了新的气息,造就了当代文学史上的一个爱情神话。乡村女子孙眉娘在无奈之下嫁给了卖狗肉的屠夫,但却爱上了县令钱丁,她用她的多情、她的风骚、她的艳丽、她的无畏打动了钱丁,她为了爱而爱,她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尽管在沉重的现实下,这种爱情最终也将是虚幻的。但她追求自由,追求个性,追求理想爱情所显示出的勇气让很多人动容,很具有艺术感染力,体现出作者对敢于追求自己幸福的女性的歌颂。

  《天堂蒜苔之歌》中“四婶”的女儿金菊与退伍复员军人高马自由恋爱,但是由于她被自己的亲生父母为她瘸腿的哥哥换亲了,这也就意味着,二十岁的金菊要嫁给一个四十五岁、有气管炎病、毫无力气甚至连一担水都挑不动的棺材瓤子刘胜利。金菊和高马的恋爱的事情遭到金菊以及和他们换亲的几家人的强烈反对。但是金菊大胆地选择了和高马私奔,很不幸的是,在长途汽车站,他们被金菊家的人抓住,高马几乎为此丧命,而后,金菊遭到四叔的暴打时仍坚持着自己的爱情,选择和高马结婚,这是对爱情的执着追求和坚守,也是一种真性情的表达。

  莫言笔下的这类女性,寄予了作者对理想爱情的表达、对敢于追求爱情幸福的女性的歌颂,在作者看来,对待爱情时,她们比男人更执着,更勇敢。

  二、 敢于承担亲情

  这主要体现在作品中渗透的母爱中。母爱是人类最伟大的爱,读莫言的作品,扑面而来的是莫言对母爱的歌颂和崇拜,对母亲的依恋和赞美。莫言在其小说中为我们塑造了众多的母亲形象。她们将美丽与丑陋、生育与毁灭、生长与衰亡、高雅与卑俗结合在一起。[2]在永恒的历史长河中,母爱体现出来的力量是什么都无法比拟的。在莫言的作品中,作为母亲的她们,不但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生殖力,更为重要的是她们身上有那种默默无闻、忍辱负重、为了孩子不惜牺牲自我的精神。这种集体的女性形象很具有震撼力。

  莫言通过《粮食》中的梅生娘为我们谱写了那特定时代的母爱的赞歌。处于大饥荒的年代里的梅生娘被赶去磨房里拉磨,与她一起拉磨的其他的7个小脚女人,拉磨时都会偷吃粮食。但她胆小,不敢像她们一样。因为她的丈夫是富农,社里的耕牛被她毒死了,结果她被动到劳改营改造去了。没有东西吃她只能吃观音土,里面掺了野篙,她吞下这些难以下咽的“食物”。后来在别人的劝说下,她也开始和其他人一样偷吃磨房里的粮食。她用在这种艰苦的方式,让自己的三个孩子和婆母都好好地存活了下来。

  而《丰乳肥臀》更是以母爱为主题,莫言自己曾说,她要在这部书里歌颂母亲,歌颂一个母亲并希望她能代表天下母亲。[3]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母亲上官鲁氏,她具有很多的传统美德,但她绝非贤妻良母,丰乳肥臀的她在嫁给了无生育能力的上官寿喜,不能生育的她在传宗接代的压力和逼迫下,走上了“偷人借种”的道路。她前后与七个男人苟合,产下了一堆孩子,从传统意义上来讲,她是不守妇道的,但是这是沉重的现实使然,当她婆婆,因为她不生孩子而百般谴责、为难她时,当她丈夫对她进行残酷的虐待时,作为母亲,她选择了坚强地活着。把那群所谓的“野种”抚养大之后,她的孩子因为参加党派不同而起了争执和斗争,每次的争执和斗争都会影响到她,她则以博大的胸怀接受了这一切。为了孩子,她放弃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最后在临死时还对其孩子挂念不已。[4]这就是伟大的母爱。莫言借这部小说歌颂了伟大的母爱,通过上官鲁氏这个人物表达对女性的赞美。

  《欢乐》中作者为我们勾勒了更为震撼人心的母爱。齐文栋苍老的母亲,为了让儿子进补习班考大学,竟然进城乞讨。[5]

  《儿子的敌人》则是将母爱放到了在战火纷飞的大背景进行歌颂,从而使小说中的女性形象更加具有人格魅力和生命的张力。母亲在焦灼、紧张、无助的战火中等待儿子的平安归来,当有一天,看到村长带人送来地包裹着的儿子的尸体,不是自己的儿子时,她没有把那个陌生的、年轻的尸体抛掉,而是把他当亲生儿子的妥善地进行了处理。这让很多人都不理解,甚至有人认为她是因为儿子的死变疯了才这样,最后,她又听到了送尸队的叫门声……这种母爱的关怀已经超越了血缘关系,是对女性的那种博爱的赞美。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苦难意识在莫言的这类小说中得到了深刻的体现,母爱在苦难中显得更伟大,使这种女性形象更加深入人心。这类女性都具有自我牺牲精神,作者一般也是以仰视的视角来写这些女性的。

  三、勇于抗争强权

  莫言笔下的女性很多原本是温顺的,是具有中国最传统的女性的顺从的特点。但是,面对强大的男性强权,她们并不是懦弱地逆来顺受,而是敢于进行勇敢的反抗,让生命开出了一朵朵绚烂之花。在莫言作品中,这种具体表现为这些女性对自我欲望的满足。

  《红高粱家族》中“我奶奶”戴凤莲不甘于向命运妥协,她不愿意用自己年轻的身躯来换取一个牲畜,同时也不甘于将自己的美好青春交给一个猥琐的麻风病人。她绝食三天碗摔破后的片刻,是她准备向懦弱的过去告别的时刻,也她自己决定自己命运,陡然强大的时刻,在那个时代的时候,她敢于拒绝接受麻风病人,而选择与别人野合,并生下他们的儿子野生豆官。[6]这是对旧礼教的对抗,其精神是可歌可泣的。

  《四十一炮》则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在绝望中不满现状、敢于奋斗、敢于奋斗最后发家的故事。故事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初,故事的女主人公杨玉珍,是一个农村妇女,她被与别的女人私奔的丈夫抛弃后,精神受到重创,在绝望中她带着她的儿子以捡破烂为生,终日劳作,母子俩的生活慢慢出现好转,最终建起了新房和很气派的大门。并且最终大度地收容了她的丈夫及她丈夫的私生女。故事中的杨玉珍不屈服于现状,为了生活,与命运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总之,莫言小说中的女性的生命富有很大的张力,对待爱情,他们充满期待,勇敢追求,对待亲情,她们敢于牺牲自我;对待强权,她们勇于抗争。一切的苦难,成为了她们勇于追求自己的自由、幸福的一个背景,她们的生命在苦难的土壤中开出了绚烂之极的美丽之花。这既体现了莫言对女性解放的赞美,也是对人的富有张力的生命力的讴歌。

  从这些女性形象中,我们也可以看出莫言的女性观:女性是建设者,是坚强撑起这个世界的主导力量。与之对应的男性,则退到一个并不重要的位置,成为了”破坏者”,成为了批判的对象,而莫言,对于女性往往是仰视的,歌颂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