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穷养》微电影剧本

剧本 时间:2018-08-12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剧本】

  编剧:郁歌

  主要人物

  母亲:林娟

  姐姐:小雪

  弟弟:佳明

  剧情大纲:

  丈夫死后,林娟带着一双儿女独自生活。她将丈夫的死因归罪于小儿子佳明,心底的怨气让她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儿女,对大女儿小雪千依百顺。对小儿子佳明却严厉刻薄。看似平淡的生活中酝酿着母亲的痛苦与儿子的无助。林娟无法摆脱丈夫死后的阴影,佳明永远得不到母亲的关爱。或许这就是上天给我们降下的残酷考验。

  第一场:初夏清晨 家 室内

  地点,佳明的房间,这是一间由储藏室改造的卧室,有一张小木床,此时佳明正趟在床上睡的很香甜。墙角安置着书桌,上面整齐摆放着摆放着一些书本和学习用具。最显眼的是一座非常漂亮的木质闹钟。此时闹钟正发出清脆的滴答声,根据上面时针的指示,马上就到早上5点了。木床的左边是一个便携式衣柜,架子上挂着零零散散几件衣物,略显寒酸。

  书桌后面的墙上挂着孩子的书包,还有一个军用水壶,一般孩子的卧室都会看到明星或者卡通漫画的墙纸,但在这里找不到它们的任何痕迹。

  叮铃玲,叮铃玲,就在这个时候闹钟突然响起来。熟睡中的佳明听到响声皱了皱眉,他伸出左手在自己紧闭的眼眶上揉了揉,慢慢的睁开眼睛。孩子很安静,就这样正趟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头上的天花板。

  (初夏的清晨很亮,孩子没有开灯)佳明坐了起来,默默的从衣柜里拿出今天要穿的衣裤。不一会收拾妥当的孩子走到书桌边,从墙上取下了军用水壶,拧开盖子对着壶口就喝了起来。咕嘟咕嘟,喝完水,佳明将水壶放在书桌上,转身走到自己的小床边,很仔细的将被子叠好,并将褶皱的床单拉直。做完这些,佳明从书桌上拿起了军用水壶走出了自己的小窝。

  第二场:初夏清晨 家 室内

  佳明拎着水壶走进厨房,把军用水壶放到了橱柜上,又从上面找到了开水壶,接了小半壶水后打开了炉具,把水壶放了上去。做完这些佳明来到了卫生间,方便完后,找到了自己的洗漱用品,刷牙,洗脸。做完这些,厨房传来嘟嘟的声响,水开了。关掉火,佳明把壶盖打开,又走进了卫生间,找出了塑料桶接了半桶水,从门后的墙上取下拖把。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拿着拖把来到了自家的大厅。拖完地,佳明又拿出一块毛巾,将大厅里的家具电器搽了一遍。做完这些孩子已是满头大汗,此时大厅的挂钟响起,已6点了。

  佳明把拖把水桶放置好,搽完汗,走进厨房。此时水壶里的水已经冷却的差不多了,他把开水灌进了自己的军用水壶。孩子在厨房的门后找出一个方便袋,伸手在里面找了找,拿出里面的东西,是一些零钱。用心数了数,佳明失望的瘪了瘪嘴。很快就孩子的表情平静下来。

  他拿着袋子走出厨房,穿过大厅,来到母亲的卧室前,轻轻敲了敲门,不一会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一阵动静。佳明知道母亲醒了,

  佳明:妈,已经6点多了,您该起来洗漱了,我去买早点。一会您叫一下姐。

  林娟:恩,我知道了。

  佳明跟母亲说完话,扭头看着左侧的一间房门,哪是姐姐小雪的房间,他眼神里透出羡慕的神色,不过很快就底下了头,向大门方向走去。

  第三场:初夏清晨 小区外 室外

  出了电梯口,佳明拎着袋子沿着小道向小区大门方向走去,沿途的花园里几位老人正在锻炼身体。

  佳明:王爷爷,李奶奶早上好。看到自己熟悉的两位老人,佳明礼貌的打起了招呼。

  李奶奶推了推身边的老伴:老头子,孩子给你打招呼呢。

  王爷爷:是佳明啊,起这么早。干嘛去啊。

  佳明:出去买早点。

  孩子想了想又说:王爷爷,您和奶奶也没吃吧,要不,我顺便给您稍点回来。

  李奶奶(老太太摆了摆手):不了不了,家里已经准备好了,孩子就不麻烦你了。

  佳明:好吧,王爷爷,李奶奶,哪我走了,一会见。

  王爷爷:好嘞,孩子,慢点啊。

  佳明:诶

  王爷爷(看着孩子走出视线,老爷子转头对老伴说):嘿,这小子真懂事,比我们家大宝强多了,估计这小子这会还没起床吧。

  李奶奶(疑惑的问):老头子,这孩子谁家的?家里大人呢。哪有这么早就叫孩子出来的。看得我都心疼。

  王爷爷(想了想道):这林娟家的老二,上面还有个姐姐。

  李奶奶(听到之后很惊讶):不会吧,这是林娟家的孩子,她们家条件不差啊。哪小姑娘我也见过,赫,哪模样,那气派。再看看这孩子,这穿戴,哪像姐弟啊。这孩子不会是捡来的吧。

  王爷爷(听到老伴最后一句话很激动,没好气的说):瞎掰呼什么呢,什么捡来的,让人听见多不好。

  王爷爷:(随后,老人叹了口气神情复杂像在回想着什么):哎,多好的孩子,命苦啊。祥子走的太可惜了。

  李奶奶(听见老伴话中有话,老太太一时来了兴致):老头子,这怎么回事,你给我讲讲。

  第四场:初夏清晨 家 室内

  佳明打开房门,走进大厅发现母亲已经收拾完毕,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卫生间灯亮着传来哗哗的声响,应该是姐姐在里面洗头,佳明把早点放到客厅的餐桌上,去厨房拿来碗筷,将早点分好。正要开口,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姐姐的声音。

  小雪:妈,妈。

  林娟(听见女儿的声音,放下杂志问):怎么了。

  小雪:我毛巾忘拿了,你帮我找找。

  林娟:不是在里面吗?你仔细看看。

  小雪:昨晚落我房间了,您给我找找呗。我现在头发湿的,出不来。

  林娟:这孩子,真麻烦。

  林娟(看见餐桌前傻站着的儿子眉头一皱):明明。

  佳明(听见母亲叫自己,佳明连忙应了一声):哎。

  林娟(随口吩咐着儿子):去你姐房间帮她拿一下毛巾。

  佳明:哎。

  林娟(看着儿子走进女儿的房间,林娟想了想又拿起了杂志继续看了起来)

  走进姐姐的房间,佳明看了看四周,这房间比自己的小窝足足大了3倍。当然里面的陈设也比自己的小窝好上太多。精巧的大床,华丽的衣柜,现代感的书桌,古朴的书架,空调,电视,还有一台漂亮的台式电脑。姐姐的毛巾就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佳明知道只要打开柜子就能看到里面塞满的零食。可惜这些都是母亲买给姐姐的,没自己的份。

  离开姐姐的房间,佳明走到卫生间门口将毛巾递给了姐姐。

  佳明:姐,你的毛巾。

  小雪:(接过弟弟送来的毛巾应了一声):恩

  小雪:(用毛巾搽着头发问道):今早上吃什么。

  佳明:小区门口买的皮蛋粥还有包子。

  小雪(走出卫生间,来到大厅,瘪了瘪嘴不乐意对自己的母亲说):妈,下次咱能不能换点别的,天天都是包子,都吃腻了。

  林娟(听见女儿的抱怨,放下杂志笑着说):好好好,我的乖女儿,你想吃什么咱们明天再买行吗。

  小雪:真的。

  林娟:真的。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小雪(高兴的走过去抱住母亲,在母亲脸上亲一口):妈,明天我想吃老街的豆沙包,还有蒸饺,你看行吗。

  林娟(伸出右手食指在女儿的额头上点了一下):行,怎么不行。我儿女就算要吃龙肝凤胆,妈也给你买。

  小雪(高兴的抱着母亲又亲了一口):妈,您真好,来,再亲一个。

  林娟(拍了拍女儿肩膀):淘气,赶紧去把衣服换了出来吃早点。

  小雪(应了一声,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恩

  林娟(转头对儿子说):明明,听见你姐的话没,明天的早点就去老街买,别忘了。

  佳明(为难的说):妈,老街离咱们小区太远了,我怕来不及。

  林娟(打断了儿子的话):没事,早点起来就行了。钱我会放厨房兜里的。

  话说完,林娟站起身,没有理会儿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看见母亲关上自己的房门,孩子的心冷了下来。他默默地走到客厅的餐桌前,看着桌上还在冒着热气的早点久久无语。

  第五场:初夏清晨 家 室内

  客厅里,佳明小心翼翼的喝着粥,就着包子默默的吃着。这时姐姐一边吃,一边正跟母亲说话。

  小雪:妈,我想买衣服。

  林娟:上礼拜不是才给你买了一套吗,怎么又要买了。

  小雪:上次和这次不一样嘛,过几天我们学校要搞个庆祝活动。家长都要参加的,您女儿可是主持人,这衣服嘛肯定要选套好看又合适的,要不然咱丢脸,您在台下面子上也不好看嘛。

  林娟:好好好,咱买还不行吗,要不然丢了小雪的脸,我这个当妈的罪过可大了。

  小雪:妈,您看您说的,我这也不是为您着想吗。

  林娟:鬼丫头,就你嘴甜。中午放学我来接你,咱们去西园。

  小雪: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您真是太棒了。

  佳明听着姐姐和母亲的谈话,脸色平静,他拿起盘子里最后一个包子,大口的咬了下去,细细的咀嚼着,然后偷偷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白色旧衬衫,眼神是那么的迷茫。

  林娟(看了看低头不语的儿子,眼神里透出复杂的神色):明明,中午我和你姐姐就不回来吃饭了,冰箱里有菜,你自己做吧。

  佳明(艰难的咽下包子,对母亲说):妈,我知道了。

  吃完早点,佳明把桌上的碗筷收到厨房,他打开水龙头冲洗着碗筷,不知道不觉中,泪珠子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第六场:初夏清晨 家 室内

  小雪(背上书包,整理了一下):妈,我上学了,记得中午来接我啊。

  林娟:知道了,中午我给你打电话,带乘车卡了吗。

  小雪:带了,妈,我走了。

  林娟:恩,慢点。

  佳明背着书包挂着军用水壶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看着大厅里的母亲,佳明走了过去。

  佳明:妈。

  林娟(看着儿子平静的问):明明,怎么了。

  佳明(鼓起勇气,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母亲):妈,我想办张乘车卡,您看行不。

  林娟(笑了笑,然后板着脸没好气的说):好好的,办这个干嘛。你是男孩子多运动点没事。

  佳明(母亲凌厉的目光,让佳明低下了头,他吃力的向母亲解释着):妈,明年就要毕业了,这期的学习任务有点重。我想。

  林娟(听着儿子解释,林娟无名的不耐烦起来,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重):好了,别说了,张佳明,我告诉你,不要用学习的借口来掩饰自己的懒惰,在我这里行不通。你想,你现在什么也别想,什么也别说,给我好好去上学。

  佳明(委屈的看着母亲):妈。

  林娟(歇斯底里的喊着):别叫我妈。

  佳明(咬了咬嘴唇,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妈,对不起,您别生气,我去上学了。

  看着儿子走出大门,林娟仿佛被抽掉了全身的骨头,一下子瘫座在沙发上,她哆嗦着从胸口掏出一条项链,打开心形的吊坠,里面是林娟和丈夫的合影。

  林娟(红着眼,痛苦的低语着):祥子,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叮铃铃,叮铃铃,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林娟站起身,走到电话前,看着来电显示。她檫干眼泪,调整了一下情绪,拿起电话。

  林娟:爸

  第七场:初夏清晨 家 室内 爷爷家

  林娟(平静的对着电话)说:爸,您放心,明明现在很好,您别听那些闲言碎语,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能不疼他吗。

  林娟:对了,妈现在身体还好吗。好就行,过年我带两孩子回来看您。好了,就这样吧,爸,我还要去上班呢,再晚就迟到了。恩,好的,好的,爸您多保重身体。好的,好的,再见。

  千里外,佳明爷爷家。两位老人坐在电话前久久无语,老太太看着老伴,眼神里透出希翼的神色。老爷子明白老伴想要说什么,但还是无声的摇了摇头。

  老太太失望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哽咽了起来:老头子,你说,这丫头怎么这么狠心,都是自个身上掉下来的肉。为什么要这样作践孩子。毕竟他才12岁啊。难道她还记恨着当年的事。

  老爷子(拍了拍老伴的背安慰道):娟儿是个好孩子,她现在只是迈不过这个坎。等她想明白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是,苦了明明这孩子啊。

  老太太(老伴的安慰毫无作用,老太太抹了抹眼泪):你到说的好听,想明白了,她林娟要是一辈子都想不明白,哪孩子不是要受一辈子的委屈。

  老太太说着就站起身:不行,我不能让我孙子再受委屈了,我明天就去xx看孩子。我到要看看这狠心的娘怎么对他儿子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