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人搞笑小品剧本《三打白骨精》

剧本 时间:2016-11-22 编辑:shixisheng 手机版
【www.ruiwen.com - 剧本】

  剧本是一种文学形式,是戏剧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编导与演员根据剧本进行演出。与剧本类似的词汇还包括脚本、剧作等等。  

5人小品剧本 搞笑

五人搞笑小品剧本《三打白骨精》

  (白骨精垂头丧气上,幕内有人扔出一个包袱)

  幕内(骂骂咧咧):都三个月没交房租了,还敢在老娘的出租屋里赖着不走,包袱给你,还不快滚!

  白骨精(悲怆的念叨):北风吹,雪花飘,雪花飘飘年来到。欠房租整整三个月,混到年关愣是没缴全。(捡起包袱):唉,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西游记里那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狗见狗啃的白骨精大小姐,闺名白晶晶。(幕内:废话,狗不吃骨头吃什么?)

  白骨精:我家原住在白虎岭的一个宽敞的山洞里边,可是地产开发商牛魔王看上我家地盘了,说是要在这里建高尔夫球场,要求我立刻搬迁。我不服,就找他理论,可他给我扣了个“钉子户”的帽儿,把我暴打一顿,我家山头也给他占啦。我没有积蓄,买不起房,只好在出租屋里安身,可现在缴不起房租,被包租婆赶了出来,这下可没地儿去啦…唉,好在我前夫武大郎教过我做炊饼,我做点炊饼卖,先挣点钱找个出租屋住下吧。(哆哆嗦嗦下)

  (师徒四人上)

  唐僧:徒儿们,吃饭的点儿到了,你们谁去化斋?

  八戒(不满):师父啊,咱这是因公出差,食宿费可以叫皇帝老子给报销的,怎么不去坐馆子呢?

  唐僧(语重心长):八戒,我们大唐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出差这点钱,给国家节约喽。

  悟空(对八戒):八戒,紫金钵给你,你去!

  八戒:猴哥,怎么又是我老猪去啊?你手脚麻利,飞的又快,怎么不自己去啊?

  悟空:你这呆子,我这不为你好吗?高翠兰小姐喜欢清瘦挺拔型的老公,看看你那肚子,那身材,离人家的标准也太悬殊了吧?不给一脚蹬了才有鬼!还不运动运动?

  八戒:她还挑三拣四呢,干脆,我老猪还找嫦娥去吧!

  沙僧(笑):二师兄,你还痴人说梦呢,财神爷赵公明给嫦娥在天宫买了一套1000平米的别墅,外加一条游艇,还捧她在天宫的偶像剧里演主人公,人家早成双入对了,你耳朵里那几钱银子,买个像样的洗发水都不够啊!

  悟空(笑):呆子,俗话说:混的好不如娶的好,你要是娶了高小姐,高老庄的房产可就是你的了!现在房价这么贵,你这是一下子就少奋斗十年多啊,这么好的机会还不争取?

  八戒(很不情愿的):得得得,轮番忽悠我老猪,不就是想叫我化缘去嘛,我去!

  (正准备走,白骨精挎着篮子上)

  白骨精:蒸了一笼炊饼,我先出来卖,挣一点算一点啊!(吆喝)炊饼~~~~~~炊饼~~~~~

  唐僧(摇头):唉,乱呐。这里是西游记剧组,水浒传的剧组在那边…

  八戒(很高兴):师父,猴哥,这不,卖炊饼的来了,不用跑老远去化缘了!

  悟空(疑惑):呆子且慢,这荒山野岭、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有卖炊饼的…

  (八戒屁颠屁颠迎了上去)

  八戒(一脸呆笑):小姐…

  白骨精(怒):你才是小姐!

  八戒(呆笑):大妈…

  白骨精(更怒):我有这么老吗?

  八戒(有点慌):姥姥…哦,不,女施主,你这炊饼怎么卖呢?

  白骨精:这还差不多,我这炊饼五文钱一个。

  (悟空冷笑着踱上来)

  悟空:(仔细端详白骨精)女施主,哼哼,这方圆几十里,连个人影儿都难见,怎么有你这个卖炊饼的?

  白骨精(慌张)我…

  悟空:你不是本地人!

  白骨精:我…这个…

  八戒:猴哥,你怎么老吓唬这女施主...

  悟空(推开八戒):哼,想骗我们,你是白骨精!

  白骨精(慌张):哇,这你都看的出来!听我解释...

  沙僧:大师兄,你怎么知道她真实身份的?

  悟空:“西游记”小说第二十七回这么写的!

  白骨精:不符合逻辑...没天理啊!!

  悟空(摆开POSE)降妖除魔,正是我辈的神圣义务!看棒!

  (摸出棒子要打)

  八戒、沙僧(齐声嚷):大师兄的哭丧棒人当杀人、佛当杀佛——猴哥发彪了!耶!

  悟空(继续POSE):在我打下这必杀的一棒前,先解释一下:俺老孙这根棒儿,学名“如意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长度可以根据顾客的要求伸缩:当它伸到两米以上时,就是一件街头斗殴、流氓火并的利器;当它缩到0.5米时,就是一根优雅的擀面杖;当它缩到0.1米时,就是一支精致的挖耳勺。

  八戒:啊!金箍棒!

  沙僧:大师兄的如意金箍棒!

  八戒、沙僧(合):实在是居家旅行、流氓斗殴、杀人灭口!

  悟空:必备器械!!

  白骨精(羡慕的):在哪里能买到?

  悟空(深沉的):东海龙宫军xx私商有售,现在购买,可以打八折优惠,并且附赠精美的纪念品——精装版“西游记”电视剧光碟一套

  悟空:好,广告过后,老孙我继续开打!

  (举棒追打)

  白骨精:好女不跟男斗,我闪人!

  (白骨精撇下篮子跑下)

  唐僧:悟空,悟空,回来!哎呀,她虽然看上去很欠扁,服装和化妆也很没有品味,可你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打人嘛,这种野蛮行径是不对的……

  悟空(不屑):切!

  八戒(捡起篮子):呵呵,炊饼都不要了啊!

  沙僧:好嘛,咱们有东西吃了!

  唐僧:悟空,咱们这样做,跟打劫的有什么区别?

  悟空:师傅啊,妖怪的东西,肯定是坑蒙拐骗来的,不吃白不吃!(四人一边分炊饼,齐下)

  (白骨精一瘸一拐上)

  白骨精:多亏我及时护住了脸,我娇美的相貌才得以保全!(发牢骚)这穷山恶水的地方,怎么也会遇到城管呢?妖背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思索)钱还是得挣的,要不我过年住哪儿啊?今天的炊饼都被收缴了,怎么办?我换个地儿,擦皮鞋吧?成本低,容易来钱!

  (白骨精从包袱里换了一件旧外衣,手拿破布,拿个凳子坐着)

  白骨精(吆喝):擦皮鞋~~~擦皮鞋~~~

  (师徒四人又上)

  唐僧:悟空,为师怎么觉得,咱们这半天,还是在山沟里绕啊?

  悟空:刚才问路,那个胖子告诉我:左拐,左拐,左拐,左拐…

  八戒:那不就是个圈嘛…

  悟空:住嘴!(看到白骨精坐在路旁)哎?我怎么看她挺眼熟呢?

  白骨精(惊慌):今天真背,怎么又碰到这些个城管了呢?我先闪人(缩头缩脑,收拾东西准备溜走)

  悟空(拦住白骨精,冷笑):嘿嘿嘿,咱们又见面了!

  白骨精: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悟空:别以为换个马甲就不认识你了!你是白骨精!

  沙僧:哇,大师兄,这次你是怎么知道的?

  悟空:哼,“西游记”小说里写着呢,我要揍白骨精三次!

  白骨精(哀呼):过分了啊,一点都不符合逻辑!“西游记”是明朝人写的…

  悟空:甭管哪朝人写的,今天老孙先收拾你这妖怪!

  (举起棒子要打)

  悟空(继续POSE):在我打下这必杀的一棒前,先解释一下:俺老孙这根棒儿,学名“如意金箍棒”……

  白骨精(不耐烦):重一万三千五百斤,可以当斗殴工具、擀面杖和挖耳朵勺,龙宫买的。

  悟空(大怒):抢我台词!

  白骨精:老大,节目时间有限,你能不能别作广告了?

  悟空:教训我?活腻了吧你!看打!

  (追打着白骨精下)

  唐僧:悟空!悟空!哎,算啦,徒儿们,咱们也开路吧。

  (齐下)

  (白骨精吊着胳膊上)

  白骨精:(发牢骚)过分了,过分了,这几个城管,怎么铁了心跟本姑娘过不去呢?(思索)擦鞋的摊子都弄丢了,怎么办?怎么办?(恍然大悟)哦,有了,我当家教吧,好歹是阎罗殿私立大学的本科生嘛,这办法好,还不用任何装备!(从包袱里掏出一件学生装,戴上眼镜)对了,还得写个牌子!(在一张纸上写了“家教”俩字,举着吆喝)家教了,家教了!本人阎罗殿私立大学高材生,精通唐朝汉语、仙语、鬼语等多种语言,是您家小孩中考、高考的最佳选择!家教了,家教了……

  (师徒四人又上)

  唐僧:悟空,为师刚才说过了,你问的路有问题?

  八戒:得,又转回来了。

  悟空:呆子住嘴,待我再找人问问!(看到白骨精站在路旁)哎?怎么又是这个妖怪?

  白骨精(惊慌):惨,惨,惨,又是他们!我今天是造了什么孽啊,我快闪!(蹑手蹑脚准备溜走)

  悟空(拦住白骨精,冷笑):嘿嘿嘿,这回又改家教了?

  白骨精: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悟空:别以为戴个眼镜就能冒充知识分子了!你是白骨精!

  沙僧:哇,大师兄,我猜你又是从小说里知道的吧?

  悟空:哼,聪明。你别跑啊,这是最后一次扁你!

  白骨精(哀呼):苍天啊,大地啊,怎么就没有我白晶晶的活路啊!

  悟空:废话少说,吃老孙一棒!

  (举起棒子要打)

  白骨精(非常气愤的):Stop!!!

  悟空:嘿嘿嘿,还卖弄英文呢?要说什么遗言啊?

  白骨精: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悟空:貌似…没有。

  白骨精:我们以前有仇吗?

  悟空:貌似…也没有。

  白骨精(怒气冲冲)没有?没有你怎么一见我就打?

  悟空(不好意思,挠头)这个…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像是吴承恩安排的吧…

  白骨精(哭):呜呜呜,房子没了,钱也没了,在外头飘,还人见人打的,作妖怪作到这个地步,失败死了,还不如找根面条上吊算了…

  悟空(很歉意的样子)唉,我就是手痒,看到妖怪就想抡几棍子。也怨你打扮的太没品味,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幅很欠扁的样子。好啦好啦,你说说,你是怎么沦落到擦皮鞋、卖炊饼的地步的呢?

  白骨精(摆POSE)听好了你们哪:

  (说唱)

  各位师父,

  小女本住在白虎岭——的洞里边,

  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谁知那开发商,他蛮横不留情,

  说我是钉子户,推土机开到房门前,

  毁我房子平我田,走投无路逃出来

  出租屋里把家安,三月房租难缴全。

  房东老婆子太刁毒,大冷天赶我在外边

  本想卖炊饼挣俩钱,被你耍威风撵的快,

  没奈何只能擦皮鞋,惨被你一棍子来扫翻,

  为糊口出来当家教,碰见你小命难保全。

  当妖怪混到这个份,尘世间没啥好留恋。

  拉根面条来上吊,找块豆腐撞上边。

  唐僧(抹泪)哎,好可怜的妖怪。

  八戒:见过背的,没见过这么背的,好惨哪。

  悟空(热泪盈眶)原来你有这么坎坷的人生经历啊!实不相瞒,俺老孙跟你也是同病相怜哪。

  白骨精(惊讶)啊?你也吃过房地产商的亏?

  悟空:可不是嘛。想当初,花果山是俺老孙的地盘,“天宫房地产开发协会”看上我们的地儿,要在花果山上建一个度假村。老孙当然不干了,带领徒子徒孙,跟他们干了几仗。

  白骨精:后来呢?

  悟空:后来,我被扔山底下压了五百年,花果山也变成度假村了。

  白骨精:好可怜。

  悟空:这次出山之后,看到房价暴涨,老孙那点私房钱,买个卫生间都不够的。没办法,只好给观音打工,保护这老和尚西天取经了,她答应回来分给我三室两厅呢。

  白骨精(哽咽):啊?原来你们不是城管,是传说中西天取经的队伍啊?终于找到组织了!能不能算我一份,我也要去!

  唐僧(沉吟)这…

  八戒:师父!

  沙僧:师父!

  唐僧:好吧,就收下你吧,一路上还可以煮煮饭、洗洗衣服什么的。

  白骨精:谢师父!师父,咱们这真的是去西天取经吧?

  八戒(笑):取什么经啊,现在的经书,都可以在西天的网站上下载了!

  白骨精:那你们…

  八戒:走个形式嘛…

  悟空:呆子,住嘴!

  白骨精(恍然大悟):明白了,你们这敢情是观光旅游团啊…

  (齐下)

本文已影响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