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瑞文网!

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赏析

时间:2017-10-26 17:43:21 记承天寺夜游 我要投稿

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赏析

  和小编一起赏析苏轼《记承天寺夜游》,体会诗作中的感情,从而得到新的启发!

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赏析

  记承天寺①夜游

  苏轼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②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③。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④,水中藻荇交横⑤,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⑥如吾两人者耳。

  注释

  ①承天寺:在现在湖北黄冈南。

  ②解:把系着的东西解开。

  ③张怀民:作者的朋友。名梦得,字怀民,清河(今河北清河)人。元丰六年(1083)也被贬到黄州,寄居承天寺。

  ④积水空明:意思是月色洒满庭院,如同积水自上而下充满院落,清澈透明。空明,形容水的清澈。

  ⑤藻荇(xìng姓):藻和荇均为水生植物,这里指水草。

  ⑥闲人:这里是指不汲汲于名利而能从容流连光景的人。苏轼这时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这是一个有职无权的官,所以他自称闲人。在句中译为清闲的人或有着闲情雅致、高雅志趣的人。

  赏析一

  苏轼是有宋一代文学各人,宋文、宋诗、宋词都在他的手中到达了岑岭,个中苏轼的叙事记游之文更是在文学史上为后人树立了规范。他的游记中,叙事、抒怀、议论三种成果经常是团结得水乳领悟。这方面的例子许多,这里,我要向各人先容是苏轼的出名小品文《记承天寺夜游》。

  全文分三层,第一层叙事。首句即点明变乱时刻"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至黄州为团练副史已经四年了。此日夜里,月光照入他的房间,作者本欲睡眠,怎奈被这柔美的月色所迷,顿起雅兴,但想到没有同乐之人,遂启航去不远的承天寺寻张怀民。张怀民和苏轼一样,亦是被贬至黄州来的贬官,他和苏轼的情意相等笃厚。当晚,张怀民也还未睡,于是二人一路来到院子中间散步。这一层叙事,朴实、淡泊而有天然流通。

  第二层写景。作者惜墨如金,只用十八个字,就营造出一个月光澄碧、竹影斑驳、清幽迷人的夜景。读者自可以施展想象:月光清明,洒落庭中,那一片清辉白茫茫一片恰似积水空潭一样平常,更妙的是,"水"中尚有水草漂流,游荡,于是乎恍恍然便如瑶池一样平常了。作者的高明之处在于,以竹、柏之影与月光两种事物相互映衬、相比、比喻伎俩精当,新奇,恰如空气地渲染了景致的幽美肃穆。

  第三层便转入议论。作者感应到,何夜无月,何夜无竹柏,然则有此闲情文雅来浏览这番景致的,除了他与张怀民外,生怕就不多了,整篇的点睛之笔是"闲人"二字,苏轼谪居黄州,"不得签书公务",所接受的只是个著名无实的官,与儒家的"经世济民"之抱负相去甚远,即所谓"闲人"之表层意义,它婉转地反应了苏轼宦途失意的苦闷;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月光至美,竹影至丽,而人不能识,唯此二人能有幸明确,难道快事!苏轼的头脑凌驾儒释道三家,这便使他的'处世立场有极大的海涵性,可以说是宠辱不惊,进退自如。虽然,他在窘境中的篇章更能折射出他的人品魅力!

  中门生在进修这篇文章时,要害点有二。其一,起源明确苏轼的人生观。俗话说:"知人论世",读文章又何尝不是?只有大抵相识了作者的头脑和配景,才更能深入地去掌握他的作品。苏轼的人生观,正如前所言。 其二,写文章贵在精辟。这不是说要盲目地删减字数,而是要注重笔墨的内在。福楼拜说过,写文章时,能适当示意一种意思的只有一个词,作家的使命就是要把谁人词找出来。我们看苏轼的文章,都是以"辞达"为准则,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很少有芜词累句。这些都是同窗们该当加以进修的。

  赏析二

  《记承天寺夜游》是苏轼在被贬于黄州的困苦境遇中写的,写于宋神宗元丰六年(1083),当时,作者正因“乌台诗案”被贬谪。张怀民,名梦得,清河(今河北省清河县)人。他于元丰六年贬谪到黄州,处逆境而无悲戚之容,是一位自制力很强,性格倔强的人。这就无怪乎苏轼要引他为同调和知己了。

  全文短短的八十余字,分三层,第一层叙事,第二层写景,第三层议论。首句即点明事件时间“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至黄州为团练副史已经四年了。诗作者见月色而“欣然起行”,充分显示出内心的喜悦,进而想到要与人分享喜悦,应该有人共同赏月,才不致辜负如此良夜。“念无与为乐者”这个“念”字,由“欣然起行”的“行”字转化而来,写出心理活动的发展过程。作者在寂寞中求伴侣,见明月而思同心;这就很自然地过渡到下一句:“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遂至”二字下得十分轻淡,好像不假思索,却包含着能一同赏月者只有这个人,非这个人不可的意思。由此可见张怀民在作者心目中的位置了。

  “亦未寝”的“亦”字,写出这一对朋友情怀相似。对方的“未寝”,也正是作者意料中的事。他不必具体去写张怀民如何如何,只这一句,就足以表达出两人的同心之情了。“相与步于中庭”,可以跟“无与为乐者”一句对照起来读,前后显得有照应,有变化。

  “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这是写月光的极度传神之笔。短短三句话,没有写一个月字,却无处不是皎洁的月光。作者用“积水空明”四个字,来比喻庭院中月光的清澈透明;用“藻荇交横”四个字,来比喻月下美丽的竹柏倒影,可谓钩魂摄魄,精练得无以复加。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作者连发二问,却用不着作答。寥寥数笔,摄取了一个生活片断。叙事简净,写景如绘,而抒情即寓于叙事、写景之中。叙事、写景、抒情,又都集中于写人;写人,又突出一点:“闲”。月色常有,竹柏亦常有,但像我们这样赏月的“闲人”却不可多得啊!寥寥数语,感慨深长。它包孕着作者宦海浮沉的悲凉之感和由此领悟到的人生哲理,在痛苦中又得到某种慰藉的余甘。试想,一个被抛出喧嚣的功名利禄之场的“闲人”却能有“闲情”来欣赏大自然的美妙景色,这是有幸呢,还是不幸呢?看来作者是以“闲人”自居,也是以“闲人”自傲的。当时他虽有微官在身,却有名无实,“闲人”二字,也许不无牢骚吧?但他自宽自慰,从官场仕途的失意者,变为大自然的骄子,他投身于自然的怀抱,在大自然的抚慰中治愈政治斗争的创伤,从大自然的神奇秀美中获得精神的复苏和心境的安宁。他发现自然美,吟咏自然美,同时也在发现自己,吟咏自己。美学中所谓“物我同一”的境界,在苏轼这类作品中得到了完美的表现。

  “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作者最后这一句慨叹,诚然有自豪和自慰的意味,但较多的还是惆怅和悲凉。世间如此孤寂者又有几人呢?被罪之人,谪居的境遇,就像一条无形的绳索无时无刻不缠绕着他。虽然作者情怀豁达,尽力在排遣内心的苦闷,但消极的情绪还是无可奈何地流露出来。

【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赏析】相关文章:

1.苏轼《记承天寺夜游》赏析

2.赏析《记承天寺夜游》苏轼

3.苏轼 记承天寺夜游赏析

4.苏轼记承天寺夜游

5.苏轼《记承天寺夜游》

6.苏轼 记承天寺夜游

7.记承天寺夜游 苏轼

8.赏析苏轼的游记《记承天寺夜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