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考证名著《红楼梦》的新材料

红楼梦 时间:2017-07-0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红楼梦】

  引导语:《红楼梦》又名《石头记》,我是国古代最伟大的长篇小说,全书共一百二十回,前八十回是曹雪芹写的,后四十回据说是高鹗续写的。故事始于贾宝玉衔玉出生,为贾母所钟爱,林黛玉失恃,来依外祖母家,迄于黛玉死和宝玉出家。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名著《红楼梦》的新材料,欢迎大家阅读!

  一 残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去年我从海外归来,便接着一封信,说有一部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愿让给我。我以为“重评”的《石头记》大概是没有价值的,所以当时竟没有回信。不久,新月书店的广告出来了,藏书的人把此书送到店里来,转交给我看。我看了一遍,深信此本是海内最古的《石头记》抄本,遂出了重价把此书买了。

  这部脂砚斋重评本(以下称脂本)只剩十六回了,其目如下:

  第一回至第八回

  第十三回至第十六回

  第二十五回至第二十八回

  首页首行有撕去的一角,当是最早藏书人的图章。今存图章三方,一为“刘铨畐子重印”,一为“子重”,一为“髣眉”。第二十八回之后幅有跋五条。其一云:

  《红楼梦》虽小说,然曲而达,微而显,颇得史家法。余向读世所刊本,辄

  逆以己意,恨不得起作者一谭。睹此册,私幸予言之不谬也。予重其宝之。青士、

  椿余同观于半亩园并识。乙丑孟秋。

  其一云:

  《红楼梦》非但为小说别开生面,直是另一种笔墨。昔人文字有翻新法,学

  《梵夹书》。今则写西法轮齿,仿《考工记》,如《红楼梦》实出四大奇书之外,

  李贽、金圣叹皆未曾见也。戊辰秋记。

  此条有”福”字图章,可见藏书人名刘铨福,字子重。以下三条跋皆是他的笔迹。其一云:

  《红楼梦》纷纷效颦者无一可取。唯《痴人说梦》一种及二知道人《红楼梦

  说梦》一种尚可玩。惜不得与佟四哥三弦子一弹唱耳。此本是《石头记》真本,

  批者事皆目击,故得其详也。癸亥春日白云吟客笔。(有“白云吟客”图章。)

  李伯盂郎中言翁叔平殿撰有原本而无脂批,与此文不同。

  又一条云:

  脂砚与雪芹同时人,目击种种事,故批笔不从臆度。原文与刊本有不同处,

  尚留真面,惜止存八卷。海内收藏家更有副本,愿抄补全之,则妙矣。五月廿七

  日阅又记。(有“铨”字图章。)

  另一条云:

  近日又得妙复轩手批十二巨册。语虽近凿,而于《红楼梦》味之亦深矣。云

  客又记。(有“阿(疒会)(疒会)”图章。)

  此批本丁卯夏借与绵州孙小峰太守,刻于湖南。

  第三回有墨笔眉批一条,字迹不像刘铨福,似另是一个人。跋末云:

  同治丙寅(五年,一八六六)季冬月左绵痴道人记。

  此人不知即是上条提起的绵州孙小峰否。但这里的年代可以使我们知道跋中所记干支都是同治初年。刘铨福得此本在同治癸亥(一八六三),乙丑(一八六五)有椿余一跋,丙寅有痴道人一条批,戊辰(一八六八)又有刘君的一跋。

  刘铨福跋说“惜止存八卷”,这一句话不好懂。现存的十六回,每回为一卷,不该说止存八卷。大概当时十六回分装八册,故称八卷,后来才合并为四册。

  此书每半页十二行,每行十八字。楷书。纸已黄脆了,已经了一次装衬,第十三回首页缺去小半角,衬纸与原书接缝处印有“刘铨畐子重印”图章,可见装衬是在刘氏收得此书之时,已在六十年前了。

  二 脂砚斋与曹雪芹

  脂本第一回于“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一诗之后,说:

  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出则既明,且看石上是何故事。

  “出则既明”以下与有正书局印的戚抄本相同。但戚本无此上的十五字。甲戌为乾隆十九年(一七五四),那时曹雪芹还不曾死。

  据此,《石头记》在乾隆十九年已有“抄阅再评”的本子了。可见雪芹作此书在乾隆十八九年之前。也许其时已成的部份止有这二十八回。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不把《红楼梦》的著作时代移前。俞平伯先生的《红楼梦年表》(《红楼梦辨》八 )把作书时代列在乾隆十九年至二八年(一七五四-一七六三),这是应当改正的了。

  脂本于“满纸荒唐言”一诗的上方有朱评云:

  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

  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余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甲午八

  月泪笔。(乾隆三九,一七七四。)

  壬午为乾隆二十七年,除夕当西历一七六三年二月十二日。(据陈垣《中西回史日历》检查)

  我从前根据敦诚《四松堂集》“挽曹雪芹”一首诗下注的“甲申”二字,考定雪芹死于乾隆甲申(一七六四),与此本所记,相差一年余。雪芹死于壬午除夕,次日即是癸未,次年才是甲申,敦诚的挽诗作于一年以后,故编在甲申年,怪不得诗中有“絮酒生刍上旧坰”的话了。现在应依脂本,定雪芹死于壬午除夕。再依敦诚挽诗“四十年华付杳冥”的话,假定他死时年四十五,他生时大概在康熙五十六年(一七一七)。我的《考证》与平伯的年表也都要改正了。

  这个发现使我们更容易了解《红楼梦》的故事。雪芹的父亲曹頫卸织造任在雍正六年(一七二八),那时雪芹已十二岁,是见过曹家盛时的了。

  脂本第一回叙《石头记》的来历云:

  空空道人……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奇: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

  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

  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

  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

  此上有眉评云:

  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

  故仍因之。

  据此,《风月宝鉴》乃是雪芹作《红楼梦》的初稿,有其弟棠村作序。此处不说曹棠村而用“东鲁孔梅溪”之名,不过是故意作狡狯。梅溪似是棠村的别号,此有二层根据:第一,雪芹号芹溪,脂本屡称芹溪,与梅溪正同行列。第二,第十三回“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二句上,脂本有一条眉评云:“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梅溪。”顾颉刚先生疑此即是所谓“东鲁孔梅溪”。我以为此即是雪芹之弟棠村。

  又上引一段中,脂本比别本多出“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九个字。吴玉峰与孔梅溪同是故设疑阵的假名。

  我们看这几条可以知道脂砚斋同曹雪芹的关系了。脂砚斋是同雪芹很亲近的,同雪芹弟兄都很相熟。我并且疑心他是雪芹同族的亲属。第十三回写秦可卿托梦于凤姐一段,上有眉评云:

  “树倒猢狲散”之语,全犹在耳,曲指三十五年矣。伤哉!宁不恸杀!

  又可卿提出祖茔置田产附设家塾一段上有眉评云:

  语语见道,字字伤心。读此一段,几不知此身为何物矣。松斋。

  又此回之未凤姐寻思宁国府中五大弊,上有眉评云:

  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今

  (令?)、余想恸血泪盈□。(此处疑脱一字)

  又第八回贾母送秦钟一个金魁星,有朱评云:

  作者今尚记金魁星之事乎?抚今思昔,肠断心摧。

  看此诸条,可见评者脂砚斋是曹雪芹很亲的族人,第十三回所记宁国府的事即是他家的事,他大概是雪芹的嫡堂弟兄或从堂弟兄──也许是曹顒或曹颀的儿子。松斋似是他的表字,脂砚斋是他的别号。

  这几条之中,第十三回之一条说

  曲指三十五年矣。

  又一条说

  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

  脂本抄于甲戌(一七五四),其“重评”有年月可考者,有第一回(抄本页十)之“丁亥春”(一七六七),有上文已引之“甲午八月”(一七七四)。自甲戌至甲午,凡二十年。折中假定乾隆二九年(一七六四)为上引几条评的年代。则上推三十五年为雍正七年(一七二九),曹雪芹约十三岁,其时曹頫刚卸任织造(一七二八),曹家已衰败了,但还不曾完全倒落。

  此等处皆可助证《红楼梦》为记述曹家事实之书,可以摧破不少的怀疑。我从前在《红楼梦考证》里曾指出两个可注意之点:

  第一,十六回凤姐谈“南巡接驾”一大段,我认为即是康熙南巡,曹寅四次接驾的故事,我说:

  曹家四次接驾乃是很不常见的盛事,故曹雪芹不知不觉的——或是有意的

  ——把他家这桩最阔的大典说了出来。(《考证》页四一)

  脂本第十六回前有总评,其一条云:

  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

  这一条便证实了我的假设。我又曾说赵嬷嬷说的贾家接驾一次,甄家接驾四次,都是指曹家的事。脂本于本回“现在江南的甄家……接驾四次”一句之旁有朱评云:

  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

  这又是证实我的假设了。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阅读:

1.李少红首次答疑新版《红楼梦》的各种争议

2.红楼梦的人物关系图

3.红楼梦黛玉焚稿读后感

4.红楼梦的内容简介

5.87版红楼梦人物结局

6.红楼梦贾迎春人物分析

7.《红楼梦》里的情与愁

8.关于红楼梦的简介150字

9.红楼梦人物薛宝钗图片

10.红楼梦读后感45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