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红楼梦》中的可悲细节

红楼梦 时间:2017-12-14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红楼梦】

  引导语:《红楼梦》是文学界的经典之作,也是一部讲述贾宝玉林黛玉可悲的爱情故事,下文是小编整理的《红楼梦》中的几点可悲细节,我们一起阅读了解吧。

  袭人

  第一个要说的是袭人,毕竟着墨较多,且具有代表性。

  1黛玉对袭人的态度

  袭人和宝玉的事几乎是人尽皆知的。

  宝钗在王夫人给袭人提升月银的时候(相当于姨娘之事八字有了一撇),给袭人道喜,倒是没什么,毕竟是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牡丹花。

  但黛玉笑着开袭人的玩笑,称袭人为嫂子,就值得玩味了,好妒的林妹妹,一点儿也不吃醋。

  因为这种通房丫头,未来即使成了姨娘,也不算个“人”,只是主人泄欲的工具。大家小姐们见怪不怪,于是漠视。袭人即使再一颗心全在宝玉身上,再温良谦恭,在黛玉眼中,不够格称其为竞争对手,没有威胁,宝玉不可能与她交心,所以才这样宽容。

  2袭人母亲病重

  袭人母亲病重,于是去像琏二奶奶告假。

  琏二奶奶的反应是,叫袭人穿好,戴好,不可失了排场,叫人家看笑话。如果母亲真病重了回不来,衣服被子着人送去,不得使用自家东西。

  毕竟袭人是要入内院伺候人的,不能弄脏。

  然后袭人就来了:头上几支金钗,身上银鼠比甲,看着还算华丽。琏二奶奶嫌不好,加给了衣服和包裹,袭人笑着谦让谢赏。

  这种时候还礼数周全,笑脸相迎的桥段在很多小说中,都有体现,然后被说成小人物没有情感,不会悲伤。

  袭人就这样细致的打扮好,带着些丫头媳妇,回家看了自己重病的母亲。

  3袭人给母亲送终回来和鸳鸯两个说话

  鸳鸯说:想不到,你居然能给自己的母亲送终。袭人说:是啊,原来以为他们到处流落是送不了的,没想到今年他们正好安居在这里,送了终。说得很满足。

  彩云

  第二个想说的人,是彩云,和贾环相好的那个彩云。

  有人说过:凡是红楼梦里不喜欢贾宝玉的人,我都高看一眼。深以为然。

  彩云就是一个不喜欢宝玉的人。她聪慧,是在螃蟹宴上掰着指头数出来的大丫鬟,对贾环痴情一片,在宝玉被贾政训斥时(就是呦呦鹿鸣,荷叶浮萍段)安慰宝玉而不是调笑,很知轻重,茉莉粉之事劝解赵姨娘,不争闲气。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被贾政一句“我早就给宝玉和环儿看好了两个人”给否了,贾环不肯为她去向贾政要人,最后嫁了个吃喝嫖赌的混账。

  香菱

  第三个,想说说香菱婚后的情况,如果这也能算婚姻的话。

  不知道哪里来的言论,活生生把薛蟠说成了一个知冷知热,年少持家的人。

  我看到的,只有当初向求人时打饥荒,薛姨妈看香菱实在是个好的,还请了亲友,做了房里人。到手腻了后,毫不珍惜,看做马棚一般(原文比喻),这样的女孩,视为马棚。

  可以赤条精光的追着香菱踢打(撞破宝蟾好事后)。

  连薛姨妈,也在嫌她与金桂不和,导致金桂吵闹不休时,气的想把她卖掉。

  你说这些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为什么不写些真正的小人物。

  怎么写呢?作者都不写。

  我记得被茗烟胡乱上了后不知后续的万儿,茗烟连人家年龄都不知道,而且他到结尾都是小厮,没提到过娶妻。

  我记得被贾琏胡乱上了后知道后续的鲍二家的,因为她吊死终局,虽说是自找,倒是凭借尸首,买了两百两银子。

  以前常想,送去和亲的女人,还能怨,还能恨,有史书记载,有文人歌颂,可是那些一同远去的奴仆呢?

  红楼梦中元春入宫,探春远嫁,我们说凄惨,说悲凉,不曾看陪嫁的人们,又有谁来可怜?

  除去小人物自带可悲属性外,“女子无才便是德”是所有女性共同的不幸,这样的价值观与红楼女子横溢的才华相冲突,矛盾尤为突出,尖锐。

  最初的认知是入选了课本的黛玉进府,甄嬛传中也有借鉴之处,成了沈眉庄的台词:

  贾母因问黛玉念何书.黛玉道:“只刚念了《四书》。”黛玉又问姊妹们读何书.贾母道:“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

  黛玉一下就领会了,接下来宝玉相问,回答就变成了:些识得几个字。

  为什么要让她们无才呢,因为有才有脑子,就会丧失忍受烂人和无趣生活的能力。

  但看李纨:

  故生了李氏时,便不十分令其读书……因此这李纨虽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