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院池忆荷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0-01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俗事缠身,心枝旁逸,郁闷得很。中午时分,一阵雷雨,风清气爽,不经意间漫步到了院中的荷塘。雨止云淡,阳光如射灯般从云隙中透出。

  离下午上班的时间尚早,这中午的片刻时光便是我的独享。

  立在荷塘边,周围的水泥埂沿仍然散发着阳光的余热。满塘的荷叶,在轻风中摇摆,附在叶上的雨滴成珠,不安分地推来攘去,像是孙行者在如来的掌中翻筋斗,很难越出。这时,我才发现,今年的荷塘与往年的不同。往年这时节,已是荷花满塘,次第开放,先行者更是花落蓬生,张开着圆圆的小脸。正如北宋周邦彦在《苏幕遮》中写道:“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今年奇得很,满塘竟无一朵莲花,更谈不上育子待哺的莲蓬了。而且,连那摇摆的荷枝,也没有往年的高低参差,老幼相携,而是一般的齐整,一般的嫩绿。

  这院里本没有这池塘,原来只是一汪渗水的凼,院里的人偶尔来此洗菜浣衣。单位的头儿突发奇想,动员大家动手,挖出一个池塘,砌上石埂,随着渗水的积聚,便有了一片水天月色。雨多时水盈,雨少时不涸,给这个普通的院子增添了一抹园林的景色。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渗水有限,水静而止,水色由清而绿,由绿而黑,盛夏时节水味更是难闻。为改变水质,曾投放过水葫芦,哪料这东西生命力太强,春时几抹,夏时满塘,秋时壅塞,放进去的鱼儿,大多被它窒息没了。于是,请人打捞殆尽,彻底清剿。

  用荷花布置水景,在中国园林中极为普通。后来,便有人从市场上买来一根藕,裹上烂泥,扔进池塘。春天,便长出几杆荷叶;来年,荷叶便从中间向外扩大地盘,渐渐漫了一池塘。从此这片方塘,春季小荷露尖,盛夏花叶亭亭,秋日满池风动,寒冬残荷有声,犹如一首婉约的小诗,沉静、舒缓而不张扬,淡泊、平和而不颓废,以其独有的笔墨语言轻轻地叙述着大自然的真情实意。

  于是有人耐不住了,又向池里投进了鲫鱼、鲤鱼。从此,鱼戏荷生,荷共鱼荣。年年有荷,年年有鱼。每至夏日,荷花开时,便有摄影爱好者来赏花掠影。池边有一排广玉兰树,洒下一片阴凉,爱好垂钓者,常常栖于其下,手持钓竿,神态悠然,不为鱼,只图一刻清闲。时而钓得一尾大鱼,却绕在荷杆上失了手,既喜形于色,又懊恼声声。

  今年怎么了,眼下荷叶尚在,却不见了荷花。红花需要绿叶相配,绿叶更须红花点缀。花是荷的精灵,曹植在他的《芙蓉赋》中称赞道:“览百卉之英茂,无斯华之独灵。”没有花,荷便少了神韵,没有花,荷便没了莲蓬。

  荷花清丽而娇美,有很多美妙的别名,比如莲花、芙蕖、芙蓉、菡萏、水芝、水芸、水华、玉环、六月春、君子花、凌波仙子、水宫仙子等等,很难说尽。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把他的妻子卓文君比作是出水的芙蓉。可见它是多么的招人喜爱。

  南朝《西洲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宋朝大诗人杨万里曾有诗云:“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这些美妙的诗句,既是荷叶的精彩,也是荷花的礼赞。如今这院中池塘却只余荷叶,空了荷花,大自然怎么会有如此的疏忽与忽略?

  有人曾这样解释说,三年不挖就要败。但我心存质疑,因为荷花不是闺中娇小姐,而是君子之花。它对生长环境有着极强的适应能力,不仅能在大小湖泊、池塘中吐红摇翠,甚至在很小的盆碗中亦能风姿绰约。我不会相信,君子之花,怎会因为几年没人挖食空心藕,就如此小家子气呢?

  我的目光再度停留在这一池的荷上,也许这一般地齐整,一般地嫩绿,正是它对多年的生涯总结,正是它对未来整装待发的预备。我胡乱地想着,不觉《从头再来》的歌曲在耳畔萦绕:

  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挚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绕着池塘,慢慢走了一圈,我想,这池里的荷,一定会有知觉。明年,它将会又是一池的荷叶,一塘的荷花,不辜负我的牵挂,我的期盼……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