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秋日后园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9-2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九月的一个早晨,我似往日那般倦怠地坐到后院门口的藤椅上,漫不经心地看着我的后园。那本是一块可耕的农田,大约被征用过,却没有用,现在肥肥地长满了野草。一月两月,原先的主人看着心痛,便又来锄耕了,栽上了时节性的蔬菜。因正对着我的后院门,慢慢地便被我当成了我的后园。

  前几天下过雨,远处常灰蒙蒙的山似乎一下移近了许多,山上的绿色植被竟那样清晰逼人。一条弯曲的小路隐藏在这些绿色之间,此刻也成灰白色断续呈现。那小路的尽头原先望去都是云雾,现在一栋黑色砖瓦房隐约可见,还有袅袅的炊烟正从那屋顶升起。

  风从扇动的梧桐叶上走来,婴儿玩弄书本那样,调皮地翻阅着我的后院墙上那些爬山虎。而当它经过我的身边时,立即又风情万种,用笋尖般的滑腻的手指轻挠我的肌肤,每一寸经它抚摸过的地方,皮肤上的绒毛即刻直挺挺地站了起来。这些小不点儿原本还躲藏在夏天的记忆中,倒伏在体表深处避暑,但此刻它们都一根根舒爽地伸展开了,在我的皮肤上轻柔地起舞。

  这是初秋的风啊!

  我的心情也随之清爽起来。

  我从椅子上挺起身,仔细地观察起我的后园。

  在我眼前的两块地中,整齐地栽满了芝麻,此刻正一层层开着一朵朵喇叭状的白色花。村里人都知道有句民谚叫“芝麻开花节节高”,它讲述一个事实,也用来形容日子会一天比一天好过。一只蜜蜂悠闲地在这些花丛中散着步,隔三隔四地在一些花上停留片刻,当它停留在这些花朵上时,总要从喇叭口中钻进去做短暂逗留。听不见它的叫声,我就像在看一部无声影片。我正疑惑为什么只有一只蜜蜂时,却看见另一个喇叭型的花口,又一只蜜蜂钻了出来,并与原先的那只亲密的对顶了一下,然后肩并肩地飞舞到相邻的一块地中,很快在那些花间消失。

  稍远处的几块地棉花也开着花,红色。这些花隐藏得很深,不注意很难发现它们。黄豆也有花,是一小串一小串很小的紫色的花蕾。这些植物都长着细长的个子,在它们脚下的几块地,生长着矮小的山芋,它们总是努力地把它们绿色的藤弄得到处都是。

  田地的边上,长满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灌木杂草,高的踮着脚尖与芝麻们比高,矮的也显出殷实的肥绿,一看就知道它们生活得相当滋润。小时候在家中,每当这时就相对比较农闲了,父亲和母亲都要把这些杂物砍光,放在原地晾晒一两天,然后捆起来挑回家当柴烧。当它们在火中时,总发出哔哔剥剥的声音,仿佛是在哭泣,又像是对主人大声地抗议。

  我知道,我又想家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