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岁月缝花,筑梦以城心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8-2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梦,无关青春,无关职业亦与出生无关。它,是你伤痛时慰藉自己的良药,更是是在这喧嚣过后,夜晚里的一碗薄酒。

  序

  渐入深秋,恰值岁月缝花,烟火清凉。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山间的岚气也似吞云吐雾般,氤氲着年华。倚城微凉,时值八月,我缱绻在岁月的转角,贪婪的吸吮,深嗅这雨中的清爽。

  鸢入楼台,纸墨画江山,我似乎堕入这无尽的深渊。花开彼岸的相思,枫林经风染透的颜色。一笺烟雨,半帘幽梦,多少次烟波里的凝眸,多少次的斜风拂面时回头。阡陌之间,花草之上,你曾弥留过的足迹,你曾滞留下的香气。

  那策马的青衫,瘦窄的古道,转身的背影,是穿越时空未能制止的落寞啊。渐渐墨绿的青山啊,你是岁月的良心,任凭时空流转,你却亘古不变,你那赤子般固执到近乎偏执的执拗,曾目睹了多少聚散离合的悲欢。

  我泅渡在千古的岁月之中沐风栉雨,忘川凝眸。那西湖断桥的邂逅,那大明湖畔撑伞等待的背影。悠长的丽江小巷,缭绕着千年来的歌声,悠扬而又婉转。

  那铮铮的铁蹄在无数次这样的夜里,风雨交加。擂擂战鼓,将军彻夜谋策而又凝眸在案前的战报。英勇的战士,你一剑刺穿敌方的胸膛,在黑色的夜里似是打开禁忌,熊熊火焰汹涌澎湃的燃烧着。在那一瞬间,而我又突然醒来,这一次又一次的梦。

  我一直执着于,于这喧嚣的现世里当一个不谙世事的文人墨客,穿梭在芍药海棠之间游览万千山河,结交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行走在风尘的江湖之中。多年之后,即便是籍籍无名,也可以有一段故事可以让你痛哭流涕,有一碗酒可以慰风尘。然而,岁月的波澜并不能宽恕我有这样的想法,人生真的很具戏剧性。

  淡淡地风惊扰了少年的梦,在这烟火灿灿的夜晚。寻梦的长蒿在前路的雨中飘摇,摆渡啊,摆渡,年华当作资本金钱也成了资本。无知的少年啊,莫把多情的手伸向烈日里劳作的长辈,然而却继续无知挥霍,莫让秋天的果实也厌恶了你,就连天空的云朵也不想看到你。

  还有那萦于安逸的少年啊,为何只敢做梦而又不愿或者不敢向远方招手的橄榄枝奔跑,是怕跌倒么,是怕一无所有了么。

  韶华,我们打一壶浊酒,仗剑,一起行走江湖,莫要让将来的悔恨辜负了如今恰好的年华。灵秀的四季锦瑟的前程,哪怕是拾起瘦弱的笔,码着“籍籍无名”的枯燥文字,至少我们是以心为马,筑梦以城。徐徐秋风拂过我的面庞,那一瞬的停顿,我已足够。

  2015年9月5号,我朋友圈的一条评论如天降甘霖般突然降临,醍醐灌顶式的点醒了我。“画画的当兵了,抓焊把的挂刮家了,炒菜的吊顶了,五年的氩弧焊工进普通厂了,下煤窑的喜欢文学了。”

  最喜欢在喧嚣的夜晚里饮一碗薄酒,于唐诗宋词的世界里溯回,同古人一起温一杯熟透的梅子酒,把酒言欢,这酒,不需浓烈,只要与月光相衬便好。淅淅沥沥,滴滴答答;窗外又响起了雨天,在初发现的那一刻我欣喜的跑去,无需躲藏。那淋湿的地,那淋湿的树,还有那顺着小草脖颈滚落到嘴里的滴。

  梦想的暖蔓延过山岗,岁月的阳光盛开在远方。我们一起听春雷冬雪,一起赏夏雨秋风。这是一个平行的世界,愿你我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