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隐匿情感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6-0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爱人一天早晨对我说,想不到又梦见了她的奶奶。她奶奶去世差不多一年了,一句简单的话,我有了很多触动。老人生前,爱人一直觉得她是应该恨她的。

  爱人的字典里,关于“奶奶”一词总觉得冰冷的,缺乏一些温度,只剩一个称谓维系,很苍白。

  爱人小名叫小娟,据岳母所讲,她刚生下来的那些日子,奶奶总是板着脸。后来的日子,奶奶一直是冷眼对她。奶奶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由于她的大儿子生了个女儿,二儿子生了个儿子后,心秤就偏离了一边。让岳母心里十分不快的是,老人总喜欢呆在老二家,在那儿,总能看到老人勤快的身影,而到了老大家,就180度大转弯,立马变成个懒人。老人对孙子是爱护有加,是掌上明珠,孙子想买个什么,平常生活节俭的老人二话不说,赶紧就买。

  小娟是个品性善良、懂事乖巧的女孩。小孩子眼里总能看到老人给孙子买上好多好吃的,而自己是一点皮毛都碰不到。奶奶非但如此,有时不顺心,还会拿小娟出气。嘴里唠叨些难听的话。小娟听惯了也不跟长辈一般计较。但有一件事后来被岳母说出来后,还是在心里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

  据爱人所说,她很小的时候,一次在家人疏忽时,掉了池塘里,池塘边上水不是很深,不然还真有危险。在门口晒太阳的奶奶按道理应是听到小孩的哭声,硬是没理,还好后来有人发现,才把小孩拉上来了。

  爱人更我讲起这段事情时,平常性格和善的她,面孔上有些怒气,她万万没有想到,老人是如此的冷血,我能从她有点急促的语气中,感受到她怦怦不平的心。

  老人怎会是这样的人?这让我感到十分的吃惊!

  与爱人相识后,我看到了她的奶奶,由于岁月的磨砺,老人满脸皱纹,身体已经不是那么灵活,有一条腿还瘸了,性子相比以前慢了不少。爱人说,老人几乎不会发牢骚了,这还是让人欣慰的。逢年过节的时候,爱人会给老人买些东西,在超市里小娟一边说着“白给她吃了”的话,还是一边会挑选些她喜欢吃的,她适合吃的食品。

  记得第一次喊爱人奶奶,她在门口的晒太阳,我觉得老人的面孔很是慈祥,一脸的笑意,在阳光的映衬下,让人的心柔软了许多。给她礼物时,老人竟然还有些不好意思,连称她有的是吃的,叫下次别买了。

  有空时,我也会陪老人晒晒太阳,老人也会问问我的近况,说些让人心暖的话,但她从不跟我提她的孙女,只是有次问我和小娟处得怎样,说和小娟过得好就好。

  没有看到过小娟和老人一起坐着聊聊家常,或许两人之间的隔阂太深了,两人在一起,没有什么话讲。

  小娟说奶奶就是个辛劳命,就是到后来两条腿都不好使了,还是尽力帮孙子干些家务活。为此小娟跟我说,老人也不知道享享福,在小娟家老人基本不动手,极少的时候拾掇拾掇,被家里人看到,也让她歇着。

  一家人在桌子上吃饭时,在我眼里,总觉得老人有些生分,显得很客气的样子,沉默地,低着头吃饭,没什么表情。奶奶总不太好意思夹菜。小娟看到此,就会毫不客气地说她,一边给她碗里夹些平时爱吃的,一边提高嗓门叫她多吃,别让人觉得在家里吃都吃不好,吃不饱。小娟跟我说,她就是个爱让人说的命,像个老小孩似的。

  老人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2015年春节回老家的时候,看到老人的脸,真是岁月催人老啊,老人就像霜打的茄子,一点精神都没有。老人最后的日子,两家轮流看护,一周轮换一回,小娟跟父母说,如果在自己家,她想吃些什么就给她弄些什么,反正也没多长日子了。小娟谈起奶奶时总是一种漠不关心的口吻说话,但我觉得她心里还是在意她的。

  最后的时光,小娟还是很少跟奶奶说话,但我知道她在背后也默默着关心老人。老人在老二家时,老二家里人不是怎么上心,有时想喝点水,都没有人理。至于别人送的一些营养品,经常被儿媳偷偷拿走,给自己的孙子吃。小娟在家的日子,会给老人买些吃的,老人牙不好,只能吃些软的,尤其喜欢吃些香蕉。在房间里小娟会把香蕉剥好,然后静静地看着奶奶一口口吃完,还会把牛奶塞在老人被窝里。倔强的老人还是像平常那样说,自己不缺吃的。小娟说你就吃吧,如果在这儿想吃什么,我就去给你买。奶奶总推脱说不要了。

  最后的日子,老人对小娟笑容多了些,只是还是很少主动和小娟说话,只是我和她一起时,偶而会侧面问问孙女的状况。

  那年春天还没过完,老人就离开了。葬礼上,小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悲痛,面孔很是平静。小娟说,病痛缠身的奶奶,走了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奶奶有生的日子里,小娟对奶奶很少笑过。她也没有过多的对我说奶奶如何对她不好,她和奶奶的故事,很多都是岳母讲述给我听的。在葬礼上,小娟跪下来磕拜时,低头的刹那,我突然发现了爱人眼角的泪滴,她似乎不想让人看到,很快偷偷擦拭了。

  小娟后来有一天对我说,奶奶其实最后的态度好转了很多,但觉得两人面对面还是无法跨越那道很深的鸿沟。小娟说这些的时候,叹了常常的一口气。面容凝固了很久,过了好一会说,如果把两个人的时光都倒流到当初最开始的时候,会不会有重新的选择。

  我知道生活哪有这么多如果。幸好我和爱人生了个女儿后,两家的老人都很喜欢她,想到女儿,想到家人,许多欢笑声会浮现在脑海里,我们的生活很幸福。

  小娟跟我说,奶奶出生时,其实在家里的地位很低,但没文化的她,总觉得女人低人一等,这是很可悲的地方。当她说做梦梦见奶奶时,我突然想问她,现在还恨她奶奶吗?

  小娟笑着对我说,其实早就没有恨了,不管怎样,她毕竟是我的奶奶,这亲情的血脉是断不了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