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薰衣草说等待便能化茧成蝶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5-0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望眼平川,忘附于心。静依树旁的杨柳,放眼调著,宁息偌大的湖面,些许会有些孤单,可只为等待一人。他出现与否,与我无关,我只静静等侯。

  她问我,等待便能化茧成蝶吗?我说:你看蚕不也是因等待,最终幻化蝶的吗?她只是轻言的回了一个,额。我些许明白,她要的不是答案。大多时候,她都会一个人站在湖边看着远处。虽不喜欢穿梭现实,却也能安然于世。

  最初,阳光暖人心扉,笑容充满画面,思恋化身成蝶,渐行渐远。湖的平静正好映衬她侠白的脸颊,一丝泛涟也会显得多余。亭外杨柳随风飘荡,阳光照射在上面分外显眼,因耀眼都不愿醒来。怎知,外人沉醉于景而她却独醒于外。或许她只是在想,有些风景看多了便不再是风景,有些人走了便不再是原来的人。思恋是怎样一种味道呢?我不知道,一直等待的她些许能给我答案。

  花开堪者莫须折,柳成荫许柳会败。有些东西可以与他人分享,而有些东西只适合留在心里做念想,就如一人等待另一人,或许那个人根本不存在,只是心里不愿意将就吧。她的等待,倘若幻化成蝶,蝶会折翼,只因思念太重。折叠一艘小船,让它载着她的思念跌跌撞撞的驶向远方。小船划过的路途,或许正是她想去而未去的地方。

  她有一条白色的迷你裙,我有一双白色的帆布鞋。她很少穿,我一年四季穿着。裙子如初,帆布鞋泛黄。我知道,她只会把那条裙子穿给他看,因为裙子是他送的。而我的鞋子是我自己买的,我整天穿着也只期待某天她会不经意看见。习惯了等待,她等待他,我守护她。她骨子里的不甘心,亮丽的裙子,想留在最初的她,后来那条裙子便成了她全部的念想,而帆布鞋与岁月同行,现在帆布鞋没有最初的洁白,留下的只有洗涤过的痕迹,虽然不美观,现在穿着却最适合脚。

  那天过后,她和他便没有联系,如同有些人走着走着便不再联系,有些人说了再见便再也不见。而他和她还是挺般配的,她,抚媚的身子,纤细的手,明眸的眼睛;他,修长的身躯,健硕的臂膀,温柔的笑容。郎才女貌用在他们身上一点也不为过,无奈他们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不得不放手。突然明白,我们常常羡慕的东西其实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平凡也未必就会很糟。而对于《何以笙箫默》的经典台词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我的世界有她的出现,对我来说,除了她其它的都是将就。我没有看完这部小说,不知道最终的结局如何,也猜不透结局,只因剧中人的结局局外人永远也无法猜透。

  不知何时,她明眸的双眼渐变暗淡,或许是因为思念太重模糊双眼。昔日爱笑的她,脸上的笑容也很少再现。纵然她的裙子还是最初的新,可她的心不知是否还能回到最初。她还在原地,白了头,而那少年已悄然离去。这个地方突然下起了细雨,亭外的杨柳顺着微风扬起了枝条,水珠撒落在嫩叶上如晶莹般的闪亮。她背对着我,看着亭外姗姗洋洋的细雨,眼眸中的水珠不知是泪珠还是细雨,从眼角滑落。伴随雨的淋漓,萧条的背影,露出了久违的笑。笑或许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痛楚或治愈她的伤。是喜极而泣还是触景生情,人的感情太复杂,我不敢妄自猜测,就如同我所期望的结局未必是她所希望的。默默的站在她后面,也许是我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这场雨下了多久,大概是忘了,可我想这场雨应该会等待她对他的思念全部宣泄出来,才会离去。而我的使命也会因这场雨的离去而结束。

  有人离去,有人等待;有人期盼,有人失望;有人受伤,有人守护。他选择离去,她选择等待,我选择守护。如同在三叉路口,他直走、她向右,我往左。如三条射线从同一起点驶向不同的方向。

  看,外面阳光正好,暖人心扉。路旁一位穿着白色迷你裙的女孩一脸疑惑的问穿着泛黄帆布鞋的男孩,:为什么蚕宝宝这么丑,还能变成美丽的蝴蝶呢?男孩笑着说:你看,你小时候那么丑,现在不还是变美丽了吗?你,你竟敢说我长得丑,我要告诉妈妈女孩生气的说。说着,便跑向了远方,那背影如她一般,只是现在这个女孩还小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