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云儿娘真的成了五保户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4-1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晚来的一场秋雨终于送走了留恋在广林社的暑气,热怕了的村民们陆陆续续钻出了用土坯垒成的窝,急迫地想感受一下久违了的凉爽,三三五五的在村子里到处游荡。刚下过雨的天空就像一块挂在头顶的蓝幕,一缕炊烟借着灶火的热浪冲到了半空中后又四散了开来,轻盈的飘在空中......

  云儿娘拄着双拐,双腿画着八字,深一脚浅一脚实一拐虚一拐来到村南的大榆树下,捡了个高起的地方,放了一块平板的石头坐在了上面,然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条通往村外面的便道。这条被一个个小山围着的便道就像一条蜿蜒的小河钻入群山之中......

  日上三竿时,云儿娘脖子又伸长了许多,还在直勾勾地望着。 时间长了,道儿没了,眼前出现了一张在风中摇曳的虎皮。这哪里是虎皮!是近几年国家出钱推成的连片百亩梯田,推的时候没人规划,也没人监督,只有几台推土机成天在哪里老牛似的呻唤。一块变三块 ,一层成三层,就变成了现在那个样子,白的是田埂,绿的是杂草。大片大片的荒芜着......推的那会儿,说是什么项目,省上领导要检查,几年过去了,连一个村干部的鬼影儿都没见过。说实在的,穷山僻壤的,天上飞一个老鹰广林社的大人小孩都要盯着天爷一直瞧到大鹰变成小鹰,小鹰变成点儿才算结束。谁还愿意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找个不自在。

  云儿出嫁那年,这路还是一条羊肠小道,云儿是骑着一匹紫红色的高头大马 从这里走出去的。乡间人也懂得红色象征着喜庆,当时云儿娘就一再坚持引亲的马一定是要红色的,红色吉利。无奈马是稀少动物,东瞅西借实在没有,就勉强找了个紫色的,就这云儿娘心里不暖和了好几天。想到这里,云儿娘心里不禁暗自失笑,紧锁的眉头猛然间疏了开来。人都说,出家的女子喝风的狼,不吃不喝也要嚎一场。谁知道这豺女子恁是丢尽了老娘的脸,风掀掉了头上的盖头,竟然笑了一场......唉,二十年了,就像做了个梦一样。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