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在时光深处醒来散文欣赏

散文 时间:2019-04-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昏鸦落日,白雁晚霞。心岸泊了归来的小舟。渡口,看不到逝去的时光。只有满身苍凉,满眼倦怠的身影,落在卷帙的墨画里,眼波流转,青衫拭泪。仿佛就在合眼的瞬间,便看透世事沧桑轮回,韶华来,去,如斯,而已。

  温婉的风,不由地掬起了一池的秋波,白莲应声而落。苍白的香瓣,一片,一片剥落,极至处,莲心依旧,残荷不减,薄香已湮。

  风过,堤柳白雁,轻点眉眼。南雁北鹭,南来北去,栖身之地,是异乡,也是故土。于时光而言,我是故人,亦是新人。时光容易把人抛,被弃的人,怎么也留不住,似水长东,不复回流,不赴的约定的东西。那是消失了,就再也没有了的东西。

  人去,终会有,归期,走了再远,也有个归岸。秋去,却不约自来。浸在时光里的悲伤,将歇,未歇,不小心,又被秋风打捞而起。人终究,朱颜自老。薄月如镜,照出了旧颜,难窥昨,声息惟叹。所有在时光离离荡荡的回忆,在时光的摆尾上的疼痛,赧然成歌,工诗不成卷,临蓦不入画,该有怨念的,为何一片伤心画不成?时光,都在哪个方向消失了?

  念往昔,叹今夕。或许,我只是,时光里,什么也留不下,带不走的匆匆过客。时光,又给我留下了什么?

  清浅岁月,无痕。漫天乱坠,翩然旋舞的花香,骤然地落在手上,一如既往的忧伤,翩翩然地,落在我的眉心,舒不开的眉眼,又添了新愁。

  风卷残红,感激东风。若许桃花,在桃之夭夭的节时,酿作一曲美梦,飞过窗前,落入痴情人的梦里。是否还会叹,梦好难留?

  只是我想,我想……

  想时光许我留下。即便,是折花人,即便是惆怅人间客。也愿爱花,惜花,惜花却折花。害怕悲伤,却有比春秋更多的愁,更善感于花开花谢。最美的东西,在时光里摔碎,自此,便再也忘不了了。留下曾经吧。

  曾经,这是一个可笑又可悲的词。有着美好,有着悲伤的过往,于是,心底便有着一个亘古的曾经。雨过窗棂,孤独跃然于初秋的凉之上,一如既往的熟悉,熟悉得我以为,那是一个改不了的习惯。旧年经年,不期而至的万千愁肠,百千思量,如斜雨交织,越思,念更深,沉得越深,醉得更彻底。微微凉的夜,雨打散了枯叶的萧肃,孤弦殇音,对雨啼鸣。

  曾经的表情,都是那么单纯。

  如今,一个人的时候,终于把所有伪装坚强的刺,一根,一根地拔掉,如同戏子擦去了华丽的妆容,露出苍白憔悴的颜容。回忆如血,在心里,来回流动,每一次,都疼痛不已。昨日念成灰,一个人的时候,终于把自己推向了懦弱,没有光线的夜晚,思念如灯,粲而夺目,瘦尽灯花,一宵又一宵的相思,未曾清减……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像一个阅尽沧桑的桑榆老人,往事回首处,青衫垂泪,却孩儿般的笑了又哭,哭了又笑。

  时光,给我留下了,一个曾经。

  只是,今夕,往昔,一别难再。只能,在时光深处,醒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