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一份迟来的母爱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0-1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张婶是我的邻居,也是一个让我既感动又同情的女人,她自幼喜欢相信一些鬼灵的传说,也是受到了家族的影响,因为她父亲死的很蹊跷。

  张婶小时候有一个自私的妈妈,所以,也就给童年里的她留下了或多或少的一些影响。

  她一直以为,有神灵的庇护,她可以有天眼,看到未来,可往往人都是对自己过高了估计。

  那时候,张婶很喜欢画一些神灵,然后,贴在墙上,并且以此为生,在那个文化水平普遍不高的农村里,倒是一份生计,却也能糊口。

  她的男人是通过说媒认识的,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但是很懂大道理,做人很端正,颇有男子汉的味道。

  虽然,张婶平日里嘴巴伶牙俐齿,性格要强,但是对于这个男人,倒也是挺喜欢,很少有太大争吵,。毕竟是相亲的,她相中的。

  张婶结婚后,一直是打麻将,带小孩,在家里,也算是个能人,包着家里的几亩地,和几头牛,很是能干,却也吃了不少苦。

  一次庙会,在大街上一个算卦的人说张婶这辈子寿命很长,会活到百岁,可是她的男人却注定只有七十岁左右的性命,或许这就是一种命运的安排。

  虽然张婶不识字,可她的老公却因为文化大革命,而错过了最好的读书机会,最后,成为了一个家具类匠才。在邻里之间,口碑很好,人老实勤快,深的人们的尊敬。张婶,那时候,在家里喜欢画一些神仙画,以供村里人烧香祭拜用,以此糊口。

  婚后的日子倒也是平静而幸福着。一个女孩的到来,打破了一切的平静。

  这个女孩,就是珍静,她父母自幼意外死去,而后,由远房亲戚,引荐来到了张婶家。这个女孩和张婶性格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一个很安静的女孩,如一副画卷那么藏着神秘的意境。张婶则是一个热情而大大咧咧,毫无掩饰,缺少一种女性的柔美,因此成了两个鲜明的对比。

  然而,两个不同性格的女人就是一场戏,是的,家里就是这样的两场戏。完全不同的性格,必定会有摩擦。

  她喜欢给张婶买一些衣服打扮,而张婶却不喜欢打扮,要强的张婶很爱面子,总希望珍静在邻居面前穿的洋气,总说珍静穿着不如表妹时尚,而一直喜欢淳朴的她做不到那么华丽。

  对于珍静,内在的丰富远远超过了这些的华丽外表。她责怪妈妈的不支持她和不理解,不懂得如何欣赏自己。

  平日里,张婶喜欢大喊大叫,对一些小错误,偶尔也会发一点女性脾气,和啰嗦,而珍静择更喜欢理智冷静的解决问题。

  某一天,珍静的一个好朋友竟然意外死去了,是出车祸死去的。

  这个对于年幼的珍静来说,无疑是一个心灵的创伤。而夜里噩梦连连,总在梦里梦到好友,常晚上,一个人起床跑去父母房间,对于一个信奉神灵的张婶来说,那就是鬼附体了,必须要净身了。

  于是,张婶拖风水师傅画了一个女人的画像,然后,让珍静看了一下,准备烧掉。而珍静的年仅二十岁不足的心灵年龄根本无法理解,甚至,觉得妈妈封建迷信的做法深深的伤害了她,让她受到了惊吓。那种排斥和厌恶感在她心里弥漫开来。

  常因为此事,她们两个争吵,家里也多了一分喧闹和不平静。

  珍静的父亲,倒也是很平静,对于这些都看的很淡,他是一个很乐观的人。帮女儿不是,帮老婆不是,总之只能互相劝慰。

  巧的是,一天张婶为一个邻居办事,画了一幅画,但是,不知道为何,挂上不久,那个女人的丈夫就车祸拐了,成了瘸子,这让张婶遭受到了村里邻居的一些闲言碎语。甚至那时候,在珍静眼里,张婶是很邪恶的女人,是另类的世界的人。

  而后,珍静,很少和张婶说话了,甚至是冷战了。她很渴望有个懂她,疼爱她的妈妈,可是,也许是一场命运的捉弄。

  而张婶感受到女儿的慢慢疏远,慢慢相信一些风言风语,似乎不知道中什么邪气,竟然相信别人说的不是亲生的女儿,付出再多也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不如自己省心一些。

  家里的是非也变多了。而这个家庭的衰亡也从此开始。

  终于长期压抑的珍静,加上身体本身体质差患上了罕见的心脏病。

  而懂事的珍静也从不肯告诉张婶,和她的沉静性格有很大的关系。

  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近这个家庭,一场撕心裂肺的悲痛从此开始……

  而珍静的父亲,也因为守护整个家庭的幸福和全局,慢慢看珍静不顺眼,也认为不是亲生的女儿,还不如投入更多的爱给儿子。

  珍静固执的不结婚,一直拖延到了三十岁,为的不是别的,宁缺毋滥。在村里却成了别人议论的对象。

  意外降临了,一直身体不好的父亲,一天夜里冠心病而去世了。村里的议论纷纷,转向了珍静。而一度伤心的珍静,只想在生命结束之前,写出更美好的心声作品,完成幼年的作家梦想。

  珍静带着行李,离开了家乡,一走,就是几年,而思念在心里,一遍遍的蔓延……

  难道真的没有妈妈的味道了吗?不是的,有的。珍静脑海里时常疑惑而矛盾着。

  而女孩一直没有音讯,张婶从心里开始想念女儿,经常孤单一个人在家的张婶,非常思念她这个女儿,长期思念女儿的张婶,每天画着女儿的身影,邻居看了感动地都说很像,还鼓励让她参加比赛,为了在女儿面前展示她温柔的一面,她参加了一个绘画比赛,竟然喜得二等奖。她等待着女儿能回心转意的一天,有一天,陪她度过人生的六十岁大寿。

  奇怪的是,一天张婶做梦她正在作画,突然门一声响,是珍静回来了,来看她了,说该走了。

  可她不懂什么意思,以为自己身体不好了,还不想走,因为还牵挂着见到女儿最后一面。于是,她拼命开始学习拼音和识字。努力成为一个知心妈妈。为的是不让女儿看到她文盲和封建迷信的一面。

  尽管没有任何文化的她,还是为了努力的付出了一份迟到的母爱,一直努力的学习,尽管有时候会忙到晚上十点,依然坚持。

  终于,她学会了很多字,并且看懂了一些诗歌,慢慢地文学熏陶着她的内心,慢慢让她变得更有女人味道起来,她也读懂了珍静的内心一份宁静的安详。

  而就在一天,珍静因为身体原因,各器官衰竭,最后无力坐任何交通工具回去了,飞机缺氧,高铁也是心慌。

  就在一天夜里,张婶做

  梦梦到女儿,告诉她原谅了妈妈,很感动妈妈为她所做的。

  第二天,当张婶期待着女儿归来的时候,确是女儿的死讯。张婶哭的如一个泪人,满脑子是女儿的身影,从小到大的每一个娇小身影,她好后悔没有早点珍惜女儿,一份迟来的母爱来的太迟了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