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青岛,第二故乡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0-1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我和爱人都不是青岛人。我的老家是黑龙江呼兰,爱人是山东安丘。据考证,古代齐国开国之君为西周时期姜子牙之孙。按此推算的话,青岛对姜姓来说也算是故乡了。但出生黑龙江的我一直认为,青岛是道地的第二故乡。一记事,我就从啤酒瓶子上认识了青岛两个字,并且从大人那里知道青岛是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有广阔的大海,有丰富的海鲜。因为内陆既见不到海,也很少吃海鲜,尤其那个年月。

  一九八二年我考上了太原的一所大学,学校每年都组织学生到外地见习,我们那一届便是青岛。一九八三年四月末,我们乘火车来到青岛,住在体育馆附近的体校招待所,当天午休,我们几个同学不想睡觉就悄悄地溜出来,跑到了第一海水浴场。因为第一次看到海,非常兴奋,虽然水还很凉,不管三七二十一,穿着衣服就下去了,尽情地嘻嘻,照相。我还尝了一下海水,验证海水是咸的童年记忆。回来时,教导员一脸严肃地站在楼梯口,等着我们呢,把我们好一顿批。在后来的一星期里,除参观一些单位外,我们还游览了中山公园和鲁迅公园。第一次来青岛,青岛的海和樱花给我留下了美好印象。一九八六年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青岛,到今天已经十七年头了。其间,有两次调到北京工作的机会,都被我放弃了。

  不光我,很多外国人也是从啤酒瓶子上知道青岛的。去年“五一”到西安旅游,在陕西省历史博物馆,一位管理人员跟三个日本人讲话,要他们把随身带的包存到门口去。因为语言不通,三个日本人大惑不解。看到这种情景,我上前用日语帮着解释,告诉他们由于背的包太大,管理人员要他们把包存到门口去。参观中,又多次碰到那三个日本人。最后一次碰到时,我们简单聊了起来,原来他们是一家三口,利用黄金周时间来中国旅游,是第一次来中国。他们问我从哪来。我告诉他们是青岛,担心他们不知道,我又解释说,在山东省的东边,靠海。他们直摇头,不知道青岛这个城市。我干脆问他们,青岛啤酒知道吗?他们马上说,知道。我又说,就是生产青岛啤酒的城市。他们才恍然大悟。实际上,他们仍然不知道青岛是个什么样的城市。很多外国人都是这样,提起青岛,他不知道,提起青岛啤酒,没有不知道的。一九九七年,我的一位日本朋友来青岛旅游,回国后给我来信说,原以为青岛是个非常小的城市,没想到是个大城市。去年四月,日本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来青岛采访,导演福井对青岛的风光赞不绝口,三个月后他带着亲朋好友七八个人来青岛度假,让我帮着租了个别墅式宾馆,小住一个星期才恋恋不舍地离去,相约有时间再来。

  我去过日本、香港和澳门,海滨都不如青岛的美。日本江之岛、东京湾海水浴场,我都去过,沙滩都是褐色的,与青岛的比差多了。但仍有很多人在浴场休闲,或晒太阳,或看书,或弄帆。很多姑娘穿比基尼,洁白的皮肤与黑色的沙滩形成鲜明对比,我感到真有些惋惜。东京要是有象青岛一样洁净的沙滩,还不知道日本姑娘们怎么个美法呢!国内沿海城市,我也去过一些,如大连、舟山、宁波、厦门、泉州、烟台、威海、锦州。这些地方要么没有像青岛一样广阔而多的沙滩,要么海水没有青岛的蓝,要么没有青岛曲折的海岸,要么没有青岛一样的起伏地势,要么没有青岛的欧式别墅多。

  一九八八年,我的大学同学从北京来青岛挂职。朋友在北京难得见到大海,几乎每个夏天的晚上,他都约我去海边游泳。那时,我还不太会游泳,尽管住所距海边很近,走着只需十几分钟,但平时一个人也很少去。在那位同学的鼓动下,一个夏天下来,我学会了游泳,并乐此不彼。从此,每年夏天都要游上三个月。受我影响,儿子从四岁也学会了游泳。冬天,我有跑步的习惯,也不是天天跑,而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式的跑步。从家里出来,顺着海滨栈道,经太平角至东海路,从音乐广场返回。冬天太阳刚刚升起,在海上形成一道金光,随着潮汐涌动。沐浴着朝阳,伴随着涛声,一路上有看不完的光景,有钓鱼的,有打太极拳的,还有看书的,偶尔也可以看见金发碧眼女郎矫健的身姿。一天早上,在太平角里还看见一男一女两个老外骑自行车兜风,男的戴着很中国式的棉帽子,恐怕现在给哪家男孩子也不会戴了。有时我也从八大关里跑,一路上欣赏着各式各样的院墙和门灯,也别有一番情趣。

  我以前从未听说锅贴这种食物,更没有吃过。来到青岛后,我才知道青岛当地有一种饺子叫锅贴。吃了几次后感觉味道不错,就喜欢上了。吃腻了食堂的大锅饭,经常与同事中午买锅贴吃。后来,我到了日本,发现日本的饺子与青岛的锅贴做法一样。只是日本叫饺子,青岛叫锅贴。不知道日本受青岛影响,还是青岛受日本影响。由于久居青岛,饮食已经青岛化,全家人都喜欢海鲜,而不善肉类。爱人是医务工作者,她说海鲜含蛋白高,肉类含脂肪高,对身体不好。在青岛众多的海鲜中,最喜欢蛤蜊。不吃海参、鲍鱼也许不觉得遗憾,但不吃蛤蜊会令你后悔的。蛤蜊虽不是名贵菜肴,登不了大雅之堂,但深受喜欢,有原汁蛤蜊,也有辣炒蛤蜊,无论那种做法味道都非常鲜美。第一次来青岛时,没敢吃,回到太原听到同学形容蛤蜊的鲜美劲儿,后悔不得了。小时候,在东北老家吃过河里的蛤蜊,非常不好吃,不仅肉嚼不动,而且有腥味,所以人们一般不吃它。我第一次来青岛之所以没敢吃,就是把海蛤蜊等同河蛤蜊了。

  在青岛众多风物中,我还喜欢春天的樱花和秋天的枫叶。据说两者都是从日本传进来的,大概是日本两次侵略青岛时带进来的,是历史的见证。我喜欢它们并不是因为是日本物种的缘故,完全是它们的可观赏性。在日本时,看到到处樱花和枫树,有的树都非常古老,感觉红叶比青岛的红。回国后,我到处转悠,发现青岛八大关、中山公园、四零一医院也有很多枫树,一到秋天叶子也非常红,并不比日本逊色,只是我没发现罢了。从此我年年拍摄枫叶,不少照片被杂志、图书采用。我还特意在楼前楼后各栽了两颗樱花树和枫树。一到春天,楼前双樱盛开时,我们一家三口数花骨朵,感到很有趣。

  因为喜欢青岛,十几年来,写了不少关于青岛的文章,也拍摄了不少图片,被中国、德国、日本等国家以及香港、澳门地区报刊采用二百多篇次。不过,这篇文章实在是有感而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