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美的青春年华相遇抒情散文

散文 时间:2017-11-2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散文】

  快到年底,高中同学微信群里有热心的同学提议:趁着春节同学们回家之际,能否抽个时间大家聚一聚。虽然不是逢五逢十离别纪念年,但是此建议一出,附和的人不少,特别是有几个热心张罗的同学,用他们的辛苦与热情点燃那些半推半就欲走还留的同学。聚会热情感染了更多的人,群情高涨,借此机会,大家挖掘自身潜能、利用网络优势,将二十多年未有联系的一些同学拉进了群,参与聚会名单上的人数越来越多。

  同学能否时常聚会,要看班里是否有几个热心的组织者,也和曾经同窗时班里是否有融洽的气氛、和同学是否建立了深厚的友情有关。而这些因素在中馆中学93届的同学身上都具备。

  陈继恩同学,在本地工作,每次聚会总是抢着买单,他的微信圈里有这样的话:喜欢主动买单的人,不是因为钱太多,而是把友情看得比金钱重要。合作时愿意让利的人,不是因为笨,而是知道分享……

  曹黎英同学,因为勤快能干、热情好客,又做得一手好饭菜,同学们时常品尝她精心烹饪的美食,家里也因此成为大家来往据点。因同在县城,我也时常去蹭饭,享受美食在舌尖辗转之余,开起玩笑来,

  “你不要这么能干好不好?我好有压力。”

  其他同学笑起来:“她又不和你争什么,你有什么压力的!”

  我作恍然大悟状:“那我就放心了。”

  这次聚会经过群委会的人多次讨论,决定把聚会的地点放在我们的母校――中馆中学,很多同学自毕业后就未进过校园,在魂牵梦萦的地方举行聚会更具有纪念意义。

  最终把聚会定在校园举行,也和张学殿同学有关,他是我们同学中唯一一位留在母校工作的人。为了同学们能更好重温往日难忘时光,把用餐的地点放在学校食堂,给我们做饭的人依然是二十多年前的于师傅。为了能让同学们吃到地道又可口的饭菜,张学殿把他老妈都使唤上帮忙了,购买各种地方特色菜,烟熏猪蹄、切晒豆折……

  冯新华同学积极策划聚会方案,在听说学校多媒体室屏幕坏了之后,二话不说,慷慨解囊提供屏幕快递到学校,并购买了不少小礼品准备在聚会时送给同学们。

  陈继恩不辞辛劳,把家里的家庭影院点歌机搬到学校准备聚会时使用;查连英、余小英为聚会提供不少小礼品。还有段霞中、王永庆、曹端洋、段从方、余乐武、冯唐先……正是因为有大家的热情参与和辛苦付出,聚会计划才得以顺利进行。

  正月初三,是聚会的特殊日子,这一天在大家的热切期待中如期而至。上午和同学余小英一起上街为聚会购买一些物品,买水果时,摊主竟然说我以前在这里读过高中,她认得我。这太让人意外了,惊讶之余收获一丝感动:离开这么久,还有故人识。

  校园大门依然是曾经的模样,于无声中诉说着学校的历史沧桑,厨房门前的那棵樟树已成参天大树,它见证了校园曾经的辉煌――有过几年高中的历史,也目睹了其落寞――学生人数近些年锐减。

  学校的面貌有较大改善,干净、宽敞的学生食堂,还有不少不锈钢餐桌餐椅供学生使用。宿舍也比以前有较大的改观,几个学生一间房,有几栋高大的教学楼,并且还有一栋楼正在建设中。校园环境已今非昔比。

  记得读书时用铝饭盒涨饭,为防止饭盒丢失,学校规定以班级为单位,把饭盒放在一个个铁笼子里。蒸熟了饭后,于师傅就把装有盒饭的铁笼子放在这棵樟树底下。那时学生没有食堂,学生们一放学就迫不及待地来到树底下急切地寻找自己的饭盒,就怕丢失了,要饿肚子,在拥挤中找到自己的饭盒后四散离去。

  有次我老妈从景德镇回家经过学校,来校园看我,正值中午,我去食堂问能否购买饭菜,被告知不能用钱,只能使用饭菜票,可是学生哪里有这个奢侈品。正好看见了洪鹏老师,向他说明了情况,他立刻把饭菜票给我,当我将钱给他时,他拒绝了。在艰苦的日子里,老师的每一点关爱,学生都会一辈子铭记心头。

  多年前,我们初到这里读书,住宿条件紧张且环境不尽如人意。连刚从师专毕业分配到学校的几位老师,都在校外租房住,至于学生,则几十个人睡通铺,脏乱不堪,放学回宿舍后,宿舍里脸盆的响声、唱歌声、聊天声、吵架声、读书声……响彻天际。到了息灯就寝时间,还叽叽喳喳在黑暗中说个不停。值日老师非得来宿舍门前吹几次口哨,站着不走再加严厉呵斥,才能将大家镇住。

  那时在同一栋房子里,女生宿舍在西边,男生宿舍在东边,中间一间房是一尚未婚配的男老师住。碰到有女老师来他房间玩,调皮捣蛋的李小鹏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先大声告知天下,然后赶紧出动,在木制的宿舍里沿着屋树向上爬,然后捅破老师房间的天花板,在看到人影后,大声喊俩老师的名字,弄得俩老师挺尴尬的。

  教室曾经也在一破旧的木屋里。当夜晚降临,在昏暗的灯光下、破旧的桌子上,同学们努力的睁大眼睛认真学习。更糟糕的是还会时常碰到停电的情况,大家都提前准备好煤油灯,挑灯夜战。当然也有不大爱学习的同学,晚上出去玩,回来时校园已关门,他就把教室的木窗棂给掰下几根以方便出入。

  家离学校有好几十里路,那时学校大概两个星期给学生放一次假。每到放假时,同学们蜂拥而至街口搭车回家。那时车少,学生们又急着回家,有的中午还没吃饭。远远的见车来了,一拥而上,因为是中途上车,里面有不少乘客,所以很多同学挤不上去,有的同学就爬上车顶,坐在行李架上,严重超载的班车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在一摇一晃中艰难前行了。

  至于买票也是门学问。售票员对中途上车的学生说:“买票哈!”绝大多数同学都会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钱不够,中饭都没吃,然后随便给点钱,心软的女售票员是不会多说话。至于像江新林、吴凌云这样的高个子同学,依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干脆对售票员说:没有钱。尔后在摇晃的车内,争论开始了。当然辩论的结果是没钱买票者胜出,谁会真的忍心把贫困的学生赶下车?

  也有不想挤车的同学骑自行车去学校。记得第一次起了个大清早和堂姊妹洪国珍结伴骑车去学校,可能是车后的行李太重了,她一个不小心连人带车摔到一个很深的屋沟里,把我吓得半死,生怕她头在墙上摔破

  了。帮忙在沟里提起自行车,扶她起来后,还好,休息一会儿后她没大碍,继续前行。

  有次骑自行车,和乡溪的同学结伴回家,看见于显彬老师从后面追赶过来,然后绝尘而去。我感慨着,男同胞就是力气大,连骑车子都要快些,然后晃悠悠缓慢前行。还有一次,班里学生晨跑,又看见于老师骑个自行车在身边呼啸而过,原来他是把骑车当锻炼。

  有年冬天下大雪,正好碰上学校放假,班车因厚厚的积雪无法通行,自行车更是无用武之地,而同学们已弹尽粮绝,必须得回家补充供给。在寒风雪地里等候班车多时却无望的同学们决定走回家,携带着行李(少不了脏衣服),踩着嘎吱嘎吱的积雪缓慢前行。因为有同学们相伴,也因为一路漫山遍野的白色风光,边步行边欣赏着难得一见的迷人田园景色,在聊天中不知不觉就走了四五十里地。回家后大家的腿都酸痛无比,不过痛并快乐着。

  不愿意挤班车,又带了足够“口粮”的同学,学校放半月假时就可不用回家。因周末有两天自由时间,碰到晴朗的天气,留校的同学们会相约一起去爬山。有一次我和洪曙秋还有几个男生一起出发,走了几里的荒野小路再爬上了中馆乡最高的山――白虎坡。在山顶歇息之际,男生冯全清提议每人唱一首歌,曙秋唱的是张洪量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歌如其人,温柔甜美。大家唱完,返程下山。

  山腰有一座庙,庙前有几棵高大的银杏树,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银杏树,听说已有几百年历史了,正值深秋,金黄色的扇形叶片如蝴蝶般在空中翩翩起舞,我拾起飘落在地上的几片漂亮树叶,留作书签用。

  第二天,同行爬山的一位男同学在我去校园的路上,递给我一张纸,说是他为前一天的活动写了一首诗,想送给我看看。在班里看到这有几分文采的诗,敏感的我心里犯嘀咕:他干嘛送给我?以后还会找借口送不?为避免“麻烦”,把纸条在那条路上又还给那男同学了。

  在学校宿舍住了不久,因不堪忍受嘈杂又脏乱的环境,几个女同学在一起商量着租房。不久曹黎英、我、吴丽华、曹华珍从西到东依次睡在了一张大木板床上。

  曹黎英读书较认真,平时晚自习后还要看一会儿书再回来,路上较黑暗,她较奢侈地使用了一小家电――电筒。有次晚上电筒被丽华和华珍借走,然后不知怎的摔坏了灯泡,她们知道此电筒对主人的重大意义,俩人第二天中午赶紧一起上街换了个新灯泡。

  因租住的房子是瓦房,为了改善住宿条件,半年后我们又换房了,这次是租住在学校附近,街道对面的楼房里。同楼层隔壁房间居住着洪承明、杨传春、洪城几个男同学。虽然和他们在初中就同过班,但是单纯羞涩的我们不好意思开口多交流。

  直到现在,洪承明同学还时常提及,并不无遗憾地说,当时不懂事,只知道经过女生门口时,偷偷向里瞥一眼,然后赶紧离开。并开玩笑,这么多好女孩子,当时不敢追,现在已后悔莫及。如果还有这样的优越条件,有女同学在隔壁,他近水楼台一定会找理由找借口进女生房间,不会再去错过追女生的机会。

  高中时,正值席慕容、汪国真的诗流行之际,他们用浅显易懂的语言,为我们描绘出一首首动人心弦、脍炙人口的诗歌及一篇篇哲思短文。在青春萌动的岁月里,我一遍遍读着、背诵着优美的诗篇,那毫不晦涩的语言,开启了我的文学视野,心中也充满对美好情感的向往。

  晚上在租住的宿舍里,几个女生议论起来,

  “你们说学校哪个老师帅点?”

  “那个会打篮球的向老师吧,他投篮姿势特帅,我看见他向后投篮都能进!”

  “我认为是朱老师,你看他戴着眼睛,白静的肌肤,温文尔雅的样子最迷人!”

  “我认为是查老师,成熟稳重,五官长得最清秀!”

  “我更看好……”

  七嘴八舌,各自发表看法,也没个统一意见。不过对待男同学,不用讨论想法基本一致。

  ?宿舍里的几个女生,如果一人收到情窦初开的男生写的情书,窃窃私语中,一会儿几个女生都知道了此事,评头论足批判大会正式开始,

  “他学习不够好,不行。”

  “他长得不帅,不大适合你!”

  “他很花心,他上个月还向XX写了情书被拒绝了呢!”

  还没等收到情书的女主角作决定,几位闺蜜就替当事人把这位写情书的男同学给否决掉了。

  到了漫长的暑假,寂寞无聊之际,就开始想念同学们了,骑上到处都叮当响的自行车出发去找同学玩。去得最多的就是吴丽华家,她妈妈好客热情,我没少蹭吃蹭喝。

  ?也有同学来找我和堂姊妹洪国珍玩,有次汪卫兵几个同学来我村庄,那时没有手机,不会提前通知到访,让主人有接待客人的准备时间。找到国珍家,看到国珍正在用手制作湿煤球准备晾晒。一双黑乎乎、脏兮兮的手,脸上、身上也有不少污渍,平日里爱臭美的国珍被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弄得尴尬无比。

  几年的朝夕相处,在共同的成长中同学们建立了深厚感情,简陋的校园记录了我们曾有的失意、苦恼和彷徨,更见证了我们的奋进、欢乐与友情。在艰苦的日子里一起畅谈理想和情怀,分享点滴进步带来的喜悦,也分担偶尔失误带来的烦恼。

  毕业后因在同一个地区,有共同的语言和话题,时不时的会小聚下,心灵的距离也就近了。同学们已了解各自的性情,交往起来会撕下面具和伪装,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而是会袒露心迹,释放最真实的自己。即便偶尔口不择言嬉笑怒骂,有所冒犯,大家也会念及旧情去宽容和谅解。

  ?

  所以,这次聚会即便不是逢五或逢十的离别纪念,但是因为同窗几年积淀了深厚的友情,一经号召,绝大多数同学还是珍重同学情,决定参加。

  正月初三下午,参与聚会的老师和同学们陆续到来。时光荏苒,洗尽铅华,有些同学有二十多年未见了,透过那一张张成熟又略带沧桑的面容,依然能辨认出曾经熟悉模样。

  “冯训国!”我笑着向一同学打招呼。

  对方很惊讶:“你还认得我?”

  “同学几年,怎么会不认识!”

  “咱们毕业后就没见过面

  ,二十多年了,谢谢你还记得我!”

  另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男生在向我打招呼,并问:“你认识我吗?”

  “当然认识,你是余训亨。”

  岁月可以雕刻容颜,时光却不能磨灭曾经纯真的友谊。重逢的喜悦在每个人的心头激荡,来到熟悉的校园,见到久违的老师和同学彼此都很兴奋。大家热烈地交谈着、亲切地合着影,都想把这难忘的相逢时刻定格为永恒。

  我们难以忘怀高中时代,有的时候是难以忘记青春年少时,那个奋发图强、激情满怀的自己;那个在操场上、在教室里挥洒过汗水和泪水的自己;那个懵懂却一往情深的自己。

  ?我们愿意和同学交往,是因为不管过去多少岁月,不管脸上有多少条皱纹,身材有多臃肿,也不论在事业上有多成功辉煌或沉寂落寞。在彼此眼里依然是那个纯真可爱的模样,在同学身上能寻找到当初自己青春飞扬的影子。

  晚餐在学生食堂进行,长长的桌子上摆满了诱人的美食,墙上的大屏幕滚动播放着我们学生时代的照片,伴随着浓浓怀旧旋律的校园歌曲,我们的晚餐开始了。大家热情高涨,不断为友情干杯,为重逢干杯!

  晚会上,不少老师感慨: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把青春和热血全部奉献给了中馆中学及学生们。是的,正是有许多无私奉献、呕心沥血的老师,贫困的学生们在其关爱下,在简陋的校园里度过了人生中最温暖、最美好的幸福时光。无论走得多远,飞得多高,最难忘的还是恩师情。然后不少学生发言、唱歌、跳舞,做互动游戏,最后晚会在齐声歌唱难忘今宵中落幕。

  曲终人散,大家在依依不舍中道珍重、说离别。相聚前满心欢喜期待老师同学们的到来,聚会结束,虽然留不住时光的脚步,看着渐渐散去的背影,有些不舍,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希望大家各自安好,开启新的前程。

  很幸运,在最美的青春年华相遇;很知足,这次聚会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回忆。往事温暖心中,情谊陪伴一生,带着感恩、珍惜之心继续前行。

[在最美的青春年华相遇抒情散文]相关文章:

1.抒情散文:假如我们未曾相遇

2.爱恨交织的相遇抒情散文

3.抒情散文:最美的教师

4.如果不是这样的相遇抒情散文

5.最美的遗忘抒情散文

6.抒情散文:最美的遇见,是灵魂深处的懂得

7.优美的抒情散文1000字

8.经典散文:相遇驻心

9.抒情散文精选

10.元旦优美抒情散文

本文来源:/sanwen/1153101.html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