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傻气的童年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7-1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因为贫穷,从小我就痴痴傻傻的,闹过很多笑话,也挨过很多次批评,可就是不知道悔改!

  小时候,家里很穷,父亲母亲在生产队干活,一年到头,能从生产队拿回家钱过年,那就是烧高香了。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我们才会放开肚皮,美美的吃上香喷喷猪肉炖粉条和大米饭!副食,想都别想,最诱人的零食是母亲在房沿上晾晒的白薯干,那是我儿时的记忆里的唯一美食。可母亲也舍不得给我们吃,因为正餐还需要它填补。我们姐妹三人,我在小,从来就没有穿过新衣服,两个姐姐穿剩的衣服,就是我不战而胜的战利品,即便过年了,填件新衣服也是很难,不过旧衣服,也是被母亲洗的干干净净的,穿在身上,舒舒服服的。那时候,内心可能有过一点小小的欲望,可是转眼就消失。想想谁家穷的不是如此呢?

  我曾经有过一个优秀的弟弟,那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但是因为贫穷,弟弟也不能享受什么特殊的待遇。平日做饭,大家吃粗粮,弟弟能和爸爸一块分享一碗大米饭、或者一个煮鸡蛋。但终究不能随便吃。我清楚地记得,弟弟把掉在桌子上的大米粒用手都吃干净。“糟蹋粮食可耻”是我们从小就懂的道理。记得有一次,家里来客人了。我和弟弟兴奋的看着母亲做饭。因为只有家里来人,母亲才会像变戏法似的,端出白面,烙饼、烙盒子,熟了之后,切给像馋猫一样等着的弟弟一小块,然后弟弟就会高兴地外边玩去了。这次,弟弟心中又充满了期待。母亲烙完盒子,可能怕客人不够吃,就全都端上了饭桌。看着母亲把烙盒子都端走了,弟弟哇哇大哭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都给他们端上去,我吃啥呀?”母亲赶紧让我领着弟弟去外边。我不情愿的看着母亲不动。弟弟被姐姐领走后,我的眼睛一直瞪着母亲,一边怨恨她不给弟弟吃盒子,一边祈祷着客人赶紧走,别都吃没了。其实看着弟弟撕心裂肺的哭声,母亲的眼睛也是红红的。本来母亲是村里出了名的巧妇,谁家有事找厨子、谁家的孩子填新衣服、谁家的鞋样不好看,都来求。母亲是有求必应的。可是巧媳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因为贫穷,我不知道弟弟伤心过多少回?也不知道母亲流过多少眼泪!

  无论家里怎么困难,过年总是会吃上炖肉的。每到过年,最忙的是母亲,蒸馒头、磨豆腐、灌香肠、炸海带,炸元宵。我们小孩子也因为新年的到来格外高兴,屋里屋外的跑。一家人喜气洋洋,似乎平日的省吃俭用都是为了迎接这个日子的到来。饭桌上,摆满了平常素日很少吃到的菜肴,大家围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快乐。大人们喝点酒,唠唠叨叨的说着家长里短,孩子们早就迫不及待了,看着桌子上鲜红透亮的炖猪肉,我们的眼睛都直了,别的菜顾不得夹,只是对这个炖肉情有独钟!过去的猪肉,都是纯粮食野菜喂养的,炖出来的肉味,能窜出院子、飘到街上去。别提有多诱人!尤其是弟弟,夹住一大块肥瘦相间的肉,就往嘴里送,但是嘴巴太小,只能放进一半,他就仰着头,用半张着的嘴巴顶着肉,一边嚼着一边捣鼓着咽。奶奶、太太看着他那个贪婪的吃样,笑的眼泪都流出来。眼看大碗里的肉就要吃完了,弟弟赶紧夹住一大块放在自己的碗里,用米饭埋上。爸爸问他为啥不吃了?他歪着头天真的说:“等最后再吃,你们都没有了,我还有呢,嘿嘿”。看着弟弟,我诡异的一笑,把自己的那块肉也悄悄留下来。他瞟了我一样,我俩心照不宣,就等着最后在给他吃。弟弟长大后,对我最好,他老说“我三姐太傻了,谁要是欺负我三姐,我就和谁拼!”这句话,一直在我心里柔软的地方保存着。虽然现在想吃多少吃多少肉,想吃啥就吃啥,可是我亲爱的弟弟已经不在人世了!往事如烟,而贫穷,让我们如此的怀念!

  我童年的时候,农村好像也没有幼儿园,我印象不深刻。那时候家里养了很多鸭子,我从小就喜欢小鸭子,每到夏天,我就会赶着那群可爱的鸭子去河边放。母亲怕自己家的鸭子和别人家混了,我分辨不清,总是用红色的油漆,刷在鸭子后背的羽毛上,这样,无论河边有多少只鸭子,我都会准确无误的把自己家的鸭子如数赶回家。母亲总让我找个伴,我答应的很好,可还是一个人独自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甩着柳条,静静地看着清凉的河水、看着水下游来游去的小鱼小虾、看着两岸碧绿的水草、看着那群欢快的,自由自在的穿来穿去的嬉笑打闹的小鸭子,眼睛不时的追逐着背上那些红色的摇曳的身影,玩的怡然自乐。常常待到天黑了,也不知道回家,很多时候都是母亲收工了,出来找我时,我才会慢慢悠悠赶着鸭子往家里走。母亲气的经常掉着眼泪,一边牵着我的手走一边说:“你是不是傻孩子,咋就不知回家呢?”其实那时候,家里也没什么可玩的和吃的,弟弟若是不在家,唯有河边才是我最好的乐园。

  因为贫穷,我们换取生活必需品都用鸡蛋。印象最深的有一次,大约也就4、5岁的样子,母亲让我拿鸡蛋去换酱油,那时候的商店叫合作社。离我家也不是很远。我怕忘了,边走边心里默念着:“酱油、酱油。”结果走到村里的井沿儿边,摔了个大马趴,鸡蛋飞出老远,摔得粉碎,我的膝盖和双手都搓的像锯条似的,鲜嫩的皮肤,往外冒着血。我抓着摔碎的鸡蛋,哭着回家向妈妈报告:“鸡蛋摔坏了,买不了醋了。”(把我摔傻了,愣把酱油还说成醋)母亲心疼的把我抱着我,赶紧用干净的水一边冲洗双腿和手上的泥土和污物,一边安慰我:“没事、没事,没把你摔坏,就阿弥陀佛了。”母亲看着我妈猴似的脸上,一道子一道子的泪水,无可奈何的说:“我的傻孩子呀!”

  穷人的孩子懂事早。也就是刚刚要上学的年龄,奶奶住姑姑家了,爸爸妈妈下地干活,俩姐姐可能还没放学。懵懵懂懂的我在家看着弟弟,每日看着爸爸妈妈那么辛苦的干着农活,回家还要做饭,我多么盼着自己快快长大,早点出去挣钱,或者帮助母亲做饭。可是那时候,日子似乎总是很慢,自己总是长不大。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能做饭了。我看着母亲中午出工时候饮好的棒子面,就毫不犹豫的抱来了柴火(夏天,农村都在院子里搭的凉灶做饭,省的炕热,无法入睡)往锅里放了一点水,蹲在锅台上,学着母亲的样子,抓一把棒子面两只手抖了抖了,啪的一下,贴在锅上,等一圈大小不一饽饽贴满后,我赶紧盖上锅盖,蹦下锅台,抱来晒干的棒秸秆点火。那时候,太小了,火柴也划不利索,费劲巴拉的点着了,又灭了,我急的满头大汗,趴在地下,鼓足了腮帮子,学着母亲的样子,一边点一边使劲的吹,没吹几口,灶门就开始倒烟,一股一股的往外涌,呛得我咳嗽不止,其实蒲扇就在旁边放着,要不说傻呢,都不知道用,或者根本顾不得。好不容易把火吹着了,火苗又开始往外窜,突然一下子火舌就扑到了我的眼前,我躲闪不及,头发撩了一大片,焦味都出来了,弟弟吓得大哭起来。我让他站远一点等着。继续加柴火,想着只要火着了,饭就能做得了,母亲回家就会吃上现成的饭!一会儿,母亲收工回来了,看到满园子的烟雾,还以为家里着火了呢,赶紧扔下家伙就来找我和弟弟,弟弟看见母亲回来了,哭着扑向妈妈。母亲一回头看着还趴在地上,使劲吹风的我,流下了眼泪:“谁让你做饭的,看着你弟弟就行了,你怎么那么傻!”我一脸黢黑的站了起来,骄傲的说:“妈妈您看,我会做饭了!”“你会做、你会做,赶紧快去洗洗脸!”我洗完脸,看着母亲麻利的烧火,锅边慢慢升起腾腾的热气,二十分钟不到,母亲说可以揭锅了。我惊喜的等待着我的杰作出炉。由于我烧火耽误的时间太长,玉米饽饽全出溜到锅底了,聚在一起,分不开了。我很难过,可是母亲依然夸我:“做的多好呀。我闺女真棒!”那时的我只会含着泪和弟弟一起傻笑。

  进入初中那年,由于嗓音比较甜润,我被当时乡府选中,去做广播员。那个年代,脱离农民,出去工作,是很多人农村人梦寐以求的机会。看着爸爸妈妈殷切的目光,我惶恐不安的:我应该还是个孩子呢吧,在我眼里,成年人的世界,是如此的遥远和陌生!我还是做梦的年龄呢,我应该继续上学,无论将来如何,我也不会后悔!我拒接了乡里看中我那个阿姨的好意。她带着遗憾离开我家。我的决定令父母非常的失望,也让村里很多人不解。一句话:这孩子,真傻!

  因为贫穷,让我们年少的世界如此单纯;因为贫穷,让我们从小体验到生活的艰辛;因为贫穷,让我们懂得感谢父母的养育的恩情;因为贫穷,让我失去了一次非正常工作的机会,但是我依然感谢贫穷,带我走过那个纯真的年代、给了我生活的本领、给了我难忘的亲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