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我竟如此在乎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6-08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我好像闻到了茄子饼的香味。

  把身子往楼下探,却发现,厨房冷冷清清,没有人在烧饭。那茄子饼的香味也荡然无存了。

  原来那只是一场幻影。是不是一片带有香味,带有声音的记忆碎片,飘了过来,却像有意捉弄我似的,不让我看见影像?

  没想到我竟这么在乎茄子饼。茄子饼只是一种简单的小食,把腌好的猪肉糜夹在两片薄茄子中,裹上面糊,进油锅一炸,就可以吃了。小时候吃饭嘴刁,不喜喝素而无味的白粥,更不爱油腻的小菜,奶奶便炸茄子饼给我吃。记忆中的茄子饼,茄子片永远切得薄薄的,肉糜永远肥瘦兼之,一层薄薄的面糊有一点点脆,可又不至于硌牙。那是因为我换牙的时候,有一次被茄子饼硌疼了牙床,嗷嗷直哭。奶奶从此就记住了,就算有什么特殊情况,也不会给孙女吃过硬的茄子饼。

  我的鼻子有些酸酸的。打电话给奶奶:“奶奶,我想吃茄子饼了。”

  电话那头的奶奶竟是掩饰不住的高兴:“想吃茄子饼?好,好,奶奶给你做。”

  放下电话,莫名地怅然了。可又不知其原因,只好拿起笔,继续写着英语作业——那奶奶看不懂的英语。儿时也曾尝试着教奶奶拼音,可最终因学业太忙,不再到奶奶家玩耍而放弃了。若是一定要到奶奶家来,就捧着一本书,一个人在那里,呆呆地看。奶奶每次提起我,却又是藏掖不住的兴奋:“我小孙女好呢!她小时候教过我拼音,她特别爱看书。我小孙女成绩好呢!',大人们都说我和奶奶最亲,奶奶也最疼我。如果真像人们所言,手机会使人与人疏远,那我和奶奶,是因为书而疏远的吗?抑或是我的心——一颗负担不起奶奶的爱的心,一颗渴望融入新社会的心,一颗逐渐麻木的心……

  第二天晚上,我还是去吃茄子饼了。记忆中的香气荡漾开来,就和昨天所幻想的一模一样。可抬头看看奶奶,再低头看看茄子饼,觉得没有比这更真实的东西了,我低头吃起茄子饼来,可似乎一茄子饼厚了,肉糜咸了……奶奶老了。可是!茄子饼的外壳竟还是一如既往软软的,带有一点点脆。就算是眼睛昏花了,耳朵背了,手开始颤抖,渐渐拿不稳东西,您还能记得孙女那儿时任性的要求,不愿吃硬的茄子饼!……

  抬头看看奶奶。奶奶真的老了,一头青丝不再,花白的头发,佝偻的身影。奶奶年轻时是很漂亮的——照片上的奶奶,手里牵着还是婴儿的父亲,笑得那样灿烂。记忆中的奶奶烧年夜饭,她一个人可以烧满满一席年夜饭。好怀念儿时的味道,可是因为寒假旅游,渐渐也淡忘了……

  我抹了一下微红的眼角,说:“奶奶烧的饭真好吃!”奶奶没听清楚,又问:“啥?”我吸了吸鼻子说:“奶奶今天烧的好吃的真多!我都吃不过来了!”

  奶奶笑,可笑里藏着的宠爱、骄傲与孤独,却是分毫毕现。她对父亲说:“能帮我拷几个打着玩的到手机上吗?我实在没事做。”父亲从手机上抬起头:“你是说下载几个游戏吗?好吧我来。”奶奶布满青筋和老人斑的手递出了手机,看得我心里一震……

  我曾认为我早就不在乎了。谁也不在乎,自由自在,不怕生老病死,坚持追求自己的理想。可是,直到现在才发现,还是有那么些在乎的。流连于世界,并不是苟且偷生,而是对生命的珍爱。

  奶奶,若我牵起你的手,陪你散散步,聊聊天,我教你拼音,我教你英语,我教你打游戏,我可以减少你的孤独吗?

  没想到我竟如此在乎。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