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汉中路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6-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花灯初上,在汉中路火锅一条街上可以见到宝鸡的俊男靓女。似乎所有的美女都爱吃火锅,街道两边的店里挤满了好吃的人。有一家王胖火锅,秘料是大碗的辣子,说是十几种香料制成,味道奇香,满街道都能闻到。他家生意因此很好。还有一家年糕火锅,香甜中带着微辣,汤越煮越浓稠,年糕因此入味极深,深受恋爱中的女孩欢迎。我至今难以理解的是,名为王胖的火锅店店主不胖而且极其瘦弱,半个褂子套在身上就像挂在衣架上。他年纪不大,却镶着两颗金黄的大门牙,除了两颗大金牙,其余的牙已经烟熏火燎的没法让人看了。

  有一年的秋天,我在汉中路一家火锅店和女孩子相面。介绍的人带来了一对双胞胎,长得都很漂亮,就是分不清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我们几个人坐在一起都没有说话,倒是介绍人热情地点了一桌子的菜。然后又喊来了双胞胎姐妹的父母,原来,她们的父母就在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后来我听说她们的父母是做药材生意的南方人。她们的父母希望姐妹俩一起对我做个选择,结果两个人都没看上我。那顿饭吃的很是别扭,南方人不吃麻辣味的,搞得介绍人很不好意思,他说我以为姑娘们都爱吃火锅的。红白相间的鸳鸯锅里热气腾腾,结果没动筷子我们就散摊了。我记得那顿饭我掏了一百六十元,算是我快半个月的工资了。至今想起来还是有些心疼,当初干嘛没有放开嘴巴坦荡地吃一顿。因为和那两个姑娘一见面,我就知道我们之间没有戏。

  宝鸡人民街的羊杂烩饼也有特色,尤其是冬天,一大锅煮满羊骨头的肉汤不断翻滚着,在街面上形成一团热气,操勺的师傅就隐没在这团热气里,抓一把切成细条的死面饼子和羊肝羊肺羊血羊肚开始在小锅里烩了起来。两三分钟后,一碗撒着葱花香菜的羊杂烩饼端了上来,吃客们埋头享用,舒坦在胃里扩散,然后是整个身子像通了电似的,微微颤栗着出汗。我记得老李家的烩饼好吃,关键还是量大。他家的胡椒粉也撒得多,麻的让人全身冒汗。

  名声在外的宝桥烤鱼也会吸引男男女女半夜不归的。鱼是大草鱼,肉厚刺硬,浓烈的孜然包裹着白嫩的鱼肉,回味的除了让鲜美只有孜然。当然,城里的人去清姜坡上吃烤鱼,吃的是宝桥烤肉摊上自称独一无二的烤鱼泡。我至今没有吃过烤鱼泡,但看到很多人惬意地咀嚼着,鱼泡其实就是鱼胃,在火的炙烤下破气软乎乎的,嚼起来看似很劲道,我曾经注意到一个孩子嚼了大半天还没咽下去。

  宝鸡经二路与新建路路口的夜市也很红火,地摊烤羊腰子很有特色。嫩嫩的带一点膻味,一口吞下去,再喝一大口啤酒,就感觉整个人精神焕发,丹田踏实。老吕是报社记者,最爱吃烤羊腰子,他要的羊腰子是那种特大的说是公羊的。为此大家都笑他,说是好菜费汉好媳妇费汉,老吕吃羊腰子是因为取了个漂亮媳妇。可能有这个方面的关系吧,老吕秃顶的早,不到五十岁全秃了。去看医生,医生说少吃动物内脏。医生说这话的时候,老吕的脸微微有些红。我们一起哈哈大笑的时候,老吕也是羞涩的不得了,感觉羊腰子真是不能多吃似的。但是每次夜市聚会,老吕总是忍不住要来一个大个的烤腰子,一吃完就抹着嘴急匆匆地回家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