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鸟群飞过峡谷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5-27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从山顶往下看,峡谷飞过的鸟,像一群鱼游过白雾一样的河流。

  鸟脊背黝黑,张开翅,伸出尖尖的喙。

  高山顶上草叶凛立。所有的草都趟过云的河流,被云抱过又松开。山顶的草瞭望30里外的风景。

  鸟群飞过峡谷,像钻进山的口袋。悬崖的野花数不胜数,孤松的松叶是一把梳过流云的木梳。

  鸟逆风而飞,气流裹着水的湿意,天空的蓝色只剩下最后一层。蓝的背后,清白无尽。

  鸟群像从山顶撒下的一簸箕树叶,树叶在风里聚首,重新攒成一棵树。

  高山高,风吹走了山顶多余的装饰之物,石头缝里没有泥土,只有树,低矮的松树扶倚巨石,被风搜索过的山顶,野花贴着地皮,花瓣小,如山的领子和纽扣。

  山顶见不到鸟栖,如同见不到野果和草籽,岩石在风中眯起眼睛,鸟粪早已风干。我在山顶发现一只踉跄的野蜂,它老了,或只是醉在蜜里,翅膀零落如船桨,仿佛想用这只桨支起不中用的带黑道的身躯。劲风的山顶竟飞来一只野蜂,鸟飞低于峡谷,野蜂是怎样飘上来的呢?

  鸟在峡谷里飞,像在隧道里赛跑。风把隧道挤出裂缝,逆风的鸟,翅膀集合着满舵的力量。

  小小的鸟都是力量家。啄木鸟用喙敲击树的力量有几十公斤,鸟的双足从树枝弹跳起来,力量有十几公斤。没有弹起的高速,鸟飞不起来。鸟身上没有赘肉,它们不贮存脂肪。最可喜的是鸟的羽毛,那是一片压着一片的花瓣,如绣上去的清朝官服的补子。

  山顶的野草只有短短的叶,趴在石头上。在风里,它们习惯于匍匐的姿态,人间叫低调。自然界的事物没有一件不合理,没有哪种动植物违背环境伦理而高调。它们不会无理由地高大、绚丽、尖锐、臃肿或苗条;它们不做不近情理、不知好歹的事,它们不同于人类。山顶的石头如桌如凳,宛如待客之地,常来坐的只有白云。

  白云携二三子,来这里歇息,或晤谈。人想象不出云彩在一起谈一些什么话,如古人人云亦云。去白云坐过的石凳上坐一坐,有成仙的意味。小鸟都不想成仙,从峡谷飞过去,像一群鱼。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