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不一样的感觉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5-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我,钟情文学,心仪漫画,属意旅游。

  似水流年里,跳跃着的是生命的灵动。

  青春长河中,追逐着梦想的绚烂与活力。

  每每暑假总会去访山问水,阅景读物。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我曾为自然的鬼斧神工拍案叫绝,也曾为一些刻意而为之的景观痛心疾首,更多的是从自然中获得生命的感悟。

  此刻,我站在了绚烂的张掖丹霞山的观景台上。

  这亿年前的砂岩沉淀,成全了红色丹霞的特有品质;是几千年的流水洗练、痛苦的分裂,成就了丹霞高耸、险峻、陡峭的风骨;是千万次的生死轮回、萧条繁荣,造就了今天的赤壁红岩。

  可是丹霞崀山,一亿年的等待,几百万年的守望,换来游人一瞬间的一瞥,一刹那的一叹。不然,为何活跃的诗坛难觅丹霞的踪影,灿若桃花的文苑不留丹霞的倩影?诗词文苑中偶然出现的只言片语也是对丹霞的即兴吟咏。不管怎样,这里,似乎还未曾走进一位千古的诗人,也没有传出千年佳句。

  丹霞,寂寞了一亿年。

  如今或许是丹霞人气最旺的时刻,随着景的开发,情的创设,旅游的风靡,大西北走入我们的视野,一批又一批游人对它心怀倾慕,它已不再寂寞。

  可这仅仅是在白天。

  酷热下,一波又一波的游人匆匆而来,高温中,蒙纱带帽,全副武装,热浪从脚下腾起,只能匆匆一瞥,做短暂的停留。严寒时,这里却是“万径人踪灭”。

  我也只是惊讶于丹霞突起的奇峰,横生的峻岭,斑斓的岩石,它们无一不“色如渥丹,灿若明霞”,它们盛情摆上岩筵峰席,精心披上锦衣彩带,可游客只做短暂的停留,盛赞也只是一时的惊叹,过后便烟消云散。不信,你看夜晚。夜晚是对游客热情最好的试练,无论皓月千里的夜晚还是漆黑如墨的晚上,丹霞山是沉寂的,因为这里没有草木,没有江河,只有丹霞山无言的耸立,默默的等待,只有它自己明白,没有生机的世界本来就如广寒宫,冷寂是它的另一个名字。

  再看丹霞山景观的命名,让人也不寒而栗:什么刀山什么火海,什么七彩链,什么七彩锁,让人萌生的就是禁锢,就是憋闷,就是死亡。

  不论它是否忠诚赤胆、刚毅坚贞,可它毕竟也是泥土,泥土就不该忘了只给自己披红戴绿,它的任务就是孕育生命,而它却成为了阳光的薪火,雨水的漏斗,这里的泥土只有被风化的可怜、脆弱、卑微和死寂。不可否认,刹那间震撼于它的雄浑苍劲阳刚,短暂过后便了无兴趣,因为再上去也是大同小异,除了山峦就是危崖,除了热浪还是热浪,裸露的岩石习惯了用高温来打造自己的形象,可当活生生的人退去之后这里又归于死寂。

  因为拥有生命才拥有美丽。

  游玩回来,沉思,或许我也是脆弱的一群,我不喜欢这死寂的景,或许因为我不是浪漫的文人墨客,遐想的浪漫无法穿越心底抵达指尖的文字,只是匆匆地寫下这段真实的想法,记录这次清除浪漫细胞后仅余的抒情的冲动。末了,还是希望日光下斑斓的丹霞地貌永远给人以初见时的华美。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