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留在心田的那抹微笑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5-09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秋分那天,冷风夹杂着落叶卷来一地萧瑟,仿佛在诉说离人的故事。曾爷爷的遗像摆在了家中,是的,曾爷爷走了。

  照片上的曾爷爷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我呆呆地站在遗像前,看着他嘴角挂着的那抹浅浅的微笑,出了神儿……

  我与曾爷爷见面次数不多,从记事起,也就十次左右。但曾爷爷留给我的印象极其深刻,或许是因为他那张老实巴交的脸,或许是因为他脸上永远挂着的笑容,让我看一次便无法忘记。曾爷爷患有眼疾,在我未出世前便有一只眼睛失明了。

  记得儿时去乡下给曾爷爷和曾奶奶拜年,他总是牵着他的大黄牛在田间漫步。田野里的牛特别多,数曾爷爷的牛最肥壮了。

  我因对牛好奇而喜欢得很,便总是跟在曾爷爷屁股后头。我胆子小,不敢向前触碰一下他的大黄牛,生怕把牛惹怒了,给我来一脚。曾爷爷也许是见我总跟在他身后,以为我想骑牛,回头向我伸出他那瘦长的双臂,张着嘴对我微笑。我心领神会,鼓足勇气跑了过去。别看他长得骨瘦如柴,抱我的力气可是相当大,也抓得十分紧,弄得我腋下有点生疼。但我没有叫嚷,因为可以骑牛了。

  他一边牵着牛在田间走动,一边拾起地上干燥的牛粪。还时不时地回头看我几眼,咧开嘴微笑着,没有声音。我见他嘴里的牙差不多都掉光了,两边的脸颊瘦得凹了进去,有点害怕。再看看他那只失明的眼睛,凹得更深,我不由得一惊,屁股一滑,便从牛背上跌了下来,刚好跌在牛粪上。他连忙跑过来把我抱起,帮我拍掉身上的牛粪,看看我没事,又张着嘴露出微笑。但我却莫名地恐惧,一个劲儿往家跑。跑到转角处,我回头瞟了他一眼,他还呆在原地,依旧看着我笑,但嘴巴没有張开,笑容也变得有点僵硬。

  后来再去他那儿,曾爷爷还是牵着他的大黄牛,后面还跟着一头小黄牛。他还是喜欢张着嘴笑,我也习惯了。但那头大黄牛,我再也没骑过。

  如今,曾爷爷遗像的笑容,是我在转角处时看见过的、合着嘴的笑。遗像上他的脸那么朴实亲切,上面的眼睛是好的,雪亮的。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

  曾爷爷过世下葬的时候,大人们没让我去。我多想看他再对我张着嘴笑一回,多想让他布满老茧的手再抱我一回,多想再骑一回他的大黄牛……

  我的曾爷爷,愿您在那个世界一切安好!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