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不悔随笔

随笔 时间:2019-02-0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随笔】

  冰冷的河水吞噬着林豪,他挣扎着,手却一刻不松,模糊地看到泸定桥上战友们的身影。子弹砸向河面,浪花溅起形成千万朵盛开的白莲。

  林豪是大凉山土生土长的x族人,父母早故,一直以来靠奶奶缝缝补补为生。几月前,红军队伍经过大凉山时,林豪奶奶自愿为红军缝补衣裳。

  奶奶佝偻在墙角,在昏暗的油灯下,那一个个针眼把穿过的灯光拉得怪长,奶奶脸上的沟壑被灯光又刻深了一寸。她每补完一件,手便不自觉地摩挲着那一件件用碎布拼凑成的军服。林豪整理着军帽,几次已将帽子举过头顶,但又放下,傻笑着,转身偷偷望向奶奶,确定“安全”后,才将举过头顶的手重重地扣在头顶,仍然傻笑着。

  “臭小子,这是你戴的东西吗?”林豪这才摘下帽子,心中却有说不出的滋味,是大凉山外的滋味。

  每当晨光熹微,林豪便带着干粮和衣服去军队驻扎地,那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小红军总会如担大任般来接收衣服,全身上下的凛然正气威慑着林豪。超乎年龄的沉稳和老练大概是这身军装所致吧,林豪想。

  那位十七八岁的小红军也可算是老革命了,跟随队伍从瑞金到大凉山。只听得别人都唤他小班长,也有直接称他“小班”的。

  每次送衣服时,林豪都献媚般地讨好小班,以便能让自己多待一会儿,但小班总像领导训斥下属般唠叨林豪,然后将干粮分给战友们。而林豪总能多待十分钟。

  小班发放完衣服后总会代炊事班班长去后山上挖野货,实则就是野草根,运气好些时也无非是还未成形的萝卜。当然,林豪也会一同前去为他指路。

  那日,小班惊喜地发现,在峭壁边有三五株萝卜叶,他似乎看到了这土壤下的生命,而忘了眼前这片险地。倏地,刮起了大风,雨也接踵而来,但小班只顾埋头苦挖……正当他将萝卜送进筐内,整个草鞋底都被淤泥侵蚀,失去了重心……

  林豪一个人徘徊在峭壁附近,当他瞥见小班的“班长臂章”在断壁上肆意摆动时,他似乎失去了信仰。林豪声嘶力竭,空荡荡的回声撕扯着他的心……只有林豪明白,那位小班也有着曲折幽微的心事和高傲的自尊。

  林豪噙着眼泪,跑回驻地,手中紧攥着鲜红的臂章。那一刻的他十分坚定……

  在红军启程的第二天,林豪不辞而别,离开奶奶,躲在炊事班中。

  从他认识小班那一刻起,他便注定是个偷影子的人。

  历经几月,红军面对强大敌人的围追堵截,决定强渡大渡河。只见得战士们都争先恐后,但面对着大山外的世界,这一根根冰冷的铁索,仍是令他胆战。林豪将臂章缠绕在手上,紧握铁锁……

  偷影子的人终于明白自己不是空心人。

  ……

  林豪渐渐麻木,河水蒙蔽了他的双眼,但他能感受到手中紅色的流动,流进他的睡梦中。

  不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