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工程教育实验班领导力的培养研究论文

论文 时间:2019-04-03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论文】

  信度即可靠性,是反映测量的稳定性和一致性的一个指标。调查问卷的信度,就是指问卷调查的稳定性和一致性。[6]本研究采用内部一致性系数作为信度指标,经检验,整个问卷的内部一致性系数(α系数)达到0.954。这表明问卷的内部一致性较好,即测验的同质性较好,具有很好的信度(见表2)。同时,笔者还分别检验了工程领导力3个维度各题项的内部一致性,领导知识维度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752,领导行为维度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34,领导价值观维度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07。这说明分属3个维度的各题项也有较好的信度。在效度方面,本问卷的所有题项均来自有关文献、开放式问卷调查、访谈。在统计处理阶段,对题项的语句和通俗易懂性进行调整,同时根据专家意见对问卷的题目进行删改,使问卷具有良好的内容效度。

  问卷调查结果分析

  本研究的目的是,在之前关于工程领导力和本科阶段工程领导教育理论研究的基础上,通过问卷调查考察我国研究型大学工程教育实验班学生在工程领导力培养目标方面的达成情况,及其在性别、年级、学校三方面的差异;同时了解学生在工程教育实验班学习取得的收获和对存在问题的看法。

  1.被试。考虑到成本、时间和有效性等因素,本研究的实际样本仅来自5所以工科为主的研究型大学的本科工程教育实验班。为便于直接描述和比较不同高校的差异,本文隐去被试所在学校的真实名称而分别简称为Z大学、T大学、H大学、X大学和N大学。2012年4至5月,笔者委托5所大学工程教育实验班的负责教师共发放问卷400份,回收有效问卷386份。从被试的性别上看,男生311人,占80.6%;女生75人,占19.4%。从被试学生所在年级来看,本科一年级114人,占29.5%;二年级138人,占35.8%;三年级110人,占28.5%;四年级24人,占6.2%。这主要是因为部分工程教育实验班开办时间不长,学生大多就读于一、二年级。从被试学生的学校分布来看,Z大学99人,占25.6%;T大学116人,占30.1%;H大学40人,占10.4%;X大学81人,占21.0%;N大学50人,占13.0%。

  2.问卷调查结果的总体情况。问卷的总得分并不是严格的正态分布(见图2)。调查显示,学生在领导价值观维度发展较好,其次是领导知识和领导行为(见表3)。在工程领导力的3个维度中,领导知识维度的各个问题按得分排序如表4所示。从中可以看出,被试在工程专业成绩、涉猎自然科学知识、动手能力等题目中平均分数较高,而对“在大学期间参加过学校组织的领导学课程学习或培训”和“在专业学习和活动中能有意识地运用领导学知识”这两个问题给出的分数较低。领导行为维度各问题按得分排序如表5所示。从中可看出,被试在自我言行反思、言行控制、积极倾听等方面得分较高,而在遇到问题时当机立断、带领团队达到绩效目标等方面则较弱。领导价值观维度各问题按得分排序如表6所示。从中可以看出,被试具有较强的社会责任感,能够赢得同学的认同、尊重和信任,对新环境适应很快,但是对“经常挑战习以为常的问题解决方式”、“喜欢问一些别人没有想到的问题”等题目给分较低。

  3.性别差异。从被试学生的性别方面来看,整体上不存在男女性别的差异(见表7、表8)。这说明在工程领导力的获得上,性别因素没有对工程教育实验班的学生造成显著影响。同时,在所有维度上,女生的标准差都高于男生,这说明女生得分的差异性更大。从图3可看出,女生在低分段和高分段都有分布,而男生的总分分布相对较为集中。

  4.年级差异。从调查结果可知,年级差异是非常显著的。通过One-Way ANOVA检验均值差异后笔者发现,4个年级在领导知识、领导行为和领导价值观等3个维度上都存在极其显著的差异(p<0.05)(见表9),三年级学生得分都最高。具体而言,在领导知识维度,三年级得分均值为23.26,且标准差5.009也为4个年级中最大,说明三年级的得分差异性最大。在领导行为维度和领导价值观维度,三年级得分均值分别为52.03和39.85,也是最高的(见表10)。为了进一步了解各个年级之间是否存在显著性差异以及存在何种差异,本研究使用TUKEY法(又称Tukey’s Honest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简称HSD)对各个维度进行多重差异比较。笔者发现,在领导知识维度,一年级、二年级和四年级都与且仅与三年级存在显著性差异;在领导行为维度,一年级与其他3个年级不存在显著性差异,二年级仅与三年级存在显著性差异,四年级则与其他年级不存在显著性差异;在领导价值观维度,各个年级的差异与领导行为维度类似。

  5.学校差异。从One-Way ANOVA均值差异检验发现,来自5所高校工程教育实验班的学生在领导知识、领导行为和领导价值观等3个维度上都存在极其显著的差异(p<0.05)(见表11)。具体来说,Z大学的学生在3个维度上得分的均值分别为23.95、54.01和41.06,较为明显地高于其他几所高校(见表12)。同样,笔者使用TUKEY法对各个维度进行了多重差异比较。结果显示,在领导知识维度,T大学、H大学、X大学、N大学都与且仅与Z大学存在显著性差异。在领导行为维度,T大学、H回收的问卷中共有218份对“参加实验班的收获”作出回答,占回收有效问卷总数的56.5%。其中提及最多的是“认识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共105条,提及率为48.2%。被调查学生认为,实验班有许多优秀的同学、朋友,是自己毕生的财富,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远胜于书本知识,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生活、学习很有动力。提及率排名第二的是“掌握了扎实的知识”。被调查者认为实验班所学基础知识和专业知识比较多,也较为深入,而且优良的师资为学生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另外,“良好的学习氛围”和“开阔了视野”也是被调查者提及较多的方面。实验班学习风气好,竞争氛围浓,学生进入大学还能保持高中时期的刻苦精神,学习生活充实;实验班提供的各种机会也让学生开阔了眼界(见表13)。

  由于各高校采取不同的培养方式,因此学生的收获也有较为明显的差异,如Z大学的学生认为,实验班提升了自己的团队合作能力和领导能力,增强了对工程整体的认识,这些方面在其它学校学生的问卷中比较少提及。笔者在访谈中发现,Z大学实验班的许多课程项目都要求学生以团队合作的方式完成,在团队共同解决问题过程中,无疑会提高学生的合作能力和领导能力。同时,Z大学开设的“领导学”和“工程导论”课程,帮助学生理解了工程领导力,为学生尽早建立工程的整体概念打下良好的基础。N大学的学生在“优秀教师”方面有较高的提及率,许多学生认为接触到优秀的教师使自己在实验班学习过程中有很大的收获。X大学的部分学生提到,实验班开设的双语课程,以及对计算机课程的高要求,提升了学生的外语能力和计算机水平。共有181位被调查者对“实验班对你日后的升学和就业是否会有帮助”作出了回答,占回收有效问卷总数的46.9%。具体回答见表14。62位被调查者回答了这一问题,占回收有效问卷总数的16.1%。其中提及率较高的是“课程深奥,上课听不懂”、“学习压力大”、“课程繁多”。许多学生表示,老师上课所讲内容较深,仅通过课堂学习很难掌握,而繁重的课程作业使自学时间很少,加之班上竞争激烈,学习压力很大。此外“缺乏交流,信息不通畅”、“目标不够明确”也是被调查者在实验班学习中遇到的困难。繁重的学习压力使学生之间、师生之间缺乏有效沟通,信息不畅通给学生带来许多困扰。还有部分学生感觉自己进入实验班后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是茫然地按照教学计划上课、自习,不知道自己今后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具体到每门课程学习的目标也不甚明确,不知道该课程和其它课程的联系,以及学习该课程能够提高自己哪些能力(见表15)131人对“实验班从哪些方面改进”作出回答,占回收有效问卷总数的33.9%。提及率最高的是“课程设置”,被调查者的具体建议可分为“增设必要课程”、“删减无用课程”、“调整课程顺序”、“调整选修和必修课的比例”等4类。学生们认为,目前实验班偏重于数学、物理、计算机等基础类课程,工程元素较为缺乏,应该增加一些工程类的课程;一些基础课程内容太深,学生学习的收获不大,可以考虑删减;课程安排的顺序有待优化,应该按照学生认知规律来设计,而不是让学生感到混乱,没有头绪。还有被调查者建议增加选修课比重,减少必修课,这样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选择课程,学习也会更有动力。部分学生认为,实验班应改进管理制度,实行淘汰制,增加保送读研究生、出国交流学习的机会。此外,被调查者还希望实验班“多组织集体活动”,一方面丰富枯燥紧张的学习生活,另一方面可以增强同学之间的沟通以及班级的凝聚力。X大学有些学生建议实验班改变“应试”和“满堂灌”的教学方式,开展探究式教学,培养学生的批判精神(见表16)。

  讨论

  1.关于性别差异。整体上看,工程教育实验班学生在领导知识、领导行为、领导价值观等维度上不存在男女性别的差异,这样的结果无疑是令人振奋的。在工程领域,女性的“低参与”和“高流失”问题已引起研究者的重视。从本次问卷调查来看,女生被试的人数仅占样本的19.4%,远远低于男生被试人数。但是,工程教育实验班中的女生在工程领导力发展方面与男生无显著差异,并且女生得分的均值和标准差都略高于男生,这说明经过同样的训练,女生和男生一样可以成为未来优秀的工程领导、领军人才。因此,我们在工程领导教育过程中应给予女生同样的关注和更多的鼓励。女性工程领导、领军人才的脱颖而出非常有利于吸引更多的女生进入工程领域,改善我国本科阶段工学门类男女生严重不均衡的局面。

  2.关于年级差异。统计结果显示,工程教育实验班三年级学生在工程领导力的3个维度上的表现远远优于其他3个年级。主要原因是,工科学生从三年级开始进入到专业课程学习阶段,学生不仅掌握了工程专业知识,而且在专业课程综合实践、团队合作学习中深刻体会到工程领导力的含义,不断增强团队合作能力和有效沟通能力。同时,专业课程中探究式的教学方法也有助于学生创造力和批判思维的形成。相比之下,大学前两年的课程内容较多,教学方法基本采用灌输式,对学生的评价以考试成绩为主;学生还不理解数学、自然科学等基础课程与工程之间的联系,而且学生在三年级之前接触工程实际也很少。到了四年级,学生基本结束了课程学习,进入到毕业设计阶段,要尝试解决一个综合性的工程问题。由于没有继续学习专业课程,而以团队合作方式完成毕业设计项目还不普遍,所以学生在工程领导力3个维度上的自我评价都有所下降。借鉴国外工程领导教育的做法,在本科一、二年级开设工程预备课,让学生了解什么是工程,明确接下来几年需要学习哪些课程、培养哪些工程能力,是非常必要的。这样,学生的工程领导力培养将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同时,四年级的毕业设计也要继续以团队合作的形式“真刀真枪”地去做,保持并深化学生对工程领导力的认识。三年级学生在工程领导力上的突出表现也说明,专业课程是工程领导教育的重要载体,只有将领导和工程元素相结合,将领导力开发融入工程实践中,才能有效地提高学生的工程领导力。

  3.关于学校差异。从调查结果可见,Z大学的学生在领导知识、领导行为、领导价值观等维度上的自我评价明显高于其他4所大学,存在显著性差异。这可以从学生对主观题的回答中找到一些原因。Z大学是我国较早开办工程教育实验班的学校,在20多年的实践历程中,他们不断总结经验,坚持以先进的理念培养工程领导、领军人才。2008年,该校工程教育高级班开启了综合工程教育改革,提出“重基础、重设计、重创造”的理念,并以科学的课程体系培养学生的综合工程能力。他们在一、二年级开设“工程导论”、“工程设计概论”、“领导科学”等课程,使学生能够系统地了解工程以及工程领导的涵义;在接下来的专业课程教学、课外实践项目中,学生以团队合作的形式共同完成真实的工程设计项目,通过这一过程培养其团队精神和有效的沟通能力,进而提高学生的工程领导能力。

  Z大学的经验表明,设立工程教育实验班培养工程领导、领军人才是我国研究型大学的重要责任。实验班应确立工程领导教育的理念,将国内外的先进经验渗透到优秀工程人才培养过程中,不断探索工程领导、领军人才培养的规律,更好地实现工程教育实验班的人才培养目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