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问君能有几多愁的美文

经典美文 时间:2019-05-26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经典美文】

  问君能有几多愁?

  一曲《虞美人》哀怨的旋律如水流淌,恍惚中,似乎穿越了千年的时光,来到了遥远的宋朝。月华如水般倾泻,春风和煦满怀,真是个令人心旌摇荡的夜晚啊,可是有一个男人却满怀惆怅,他无言独上西楼,仰天长问:春花秋月何时了?

  他就是南唐后主李煜。想来他离开南国,被囚禁异邦已有三年了吧?一个昔日钟鼎玉食、万民俯首称臣的帝王,如今却成了失去自由身的阶下囚。三年啊,多少次遥望南国?多少次梦回故里?醒来却只能“断袖复横颐,笙箫莫向和泪说。”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绿,满城飞絮碾轻尘。忙煞看花人。”曾经的故国,一切美好的事物,今生再无缘相见,多少相思,多少离愁,都化成一道水痕远走。三年的以泪洗面生活,多少屈辱,多少悔恨,多少无法言说的滋味,在这个月光清朗的夜晚,在他的心中如春潮般汹涌奔流。情感的闸门已决堤,再也无法控制感情的洪流,便化为一泻千里的文字,在他的指尖流淌,汇成一阕千古绝唱《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南唐后主李煜《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三春花开,中秋月圆,四季的轮回交替周而复始,“又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多么美好的人生啊!可是这些美好的事物,却让词人陷入痛苦的往事回忆,桩桩件件令人心碎,撕人心脾,叫人如何不对这春花落泪,对这明月伤心呢?!

  满腔的怨恨无处排遣,只能仰首问天“春花秋月何时了”?词的开头就极为沉痛,为整阙词奠定了愁苦、悲怆的基调。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自己被囚禁在这一隅小楼,昨夜东风吹来,勾起人对繁华往事的无限怀想。往事不堪回首,而今江山易主,旧日的宫殿应该还在,物是人非,回想起来真是让人肝肠寸断。自己忍辱偷生,苟且生存,历尽了人间的折磨与酸辛,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一个“又”字,说明了词人忍受这样的痛苦已经不是一次,多少苦痛折磨,让人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泪水,痛彻肺腑地放声呼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这泣血的文字,让我们似乎看见李煜这个亡国之君,在掩面长泣悲号,痛不欲生。史书记载,李煜“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短短几个字,就让我们看到了他往昔生活的奢靡,也看到了,在暗藏刀光剑影的政治风云中,他注定做不了明君,亡国是必然趋势。这放声悲号中,他除了痛惜山河丢失,更多的还有悔恨,悔恨当初不该枉杀忠谏之臣。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尽管故国不堪回首,可又不能不回首。故都华丽的宫殿应该还在,只是宫中那些丧国的宫娥们容颜已衰老。“只是”二字沉重地传达出词人对物是人非的无限怅惘,还有对江山易主的深切感慨。朱颜,除了指昔日宫中的红粉佳人,同时也指过去的一切美好的事物。一切美好都成了滚滚东逝水,一去不复返。

  这几句,词人将美景与悲情、往昔与今日、景物与人事对比,且融为一体,尤其是将永恒的自然变化规律和人世沧桑强烈的对比,更能打动人心。词人把蕴藏在内心的滔滔悲愁、悔恨,曲折地倾泻出来,凝成最后的千古绝唱——“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句词将词人心中的悲愤之情,表现得酣畅淋漓,如奔向大海的滚滚东流江水,决堤而下,一泻千里。这是词人满腔幽愤,对人生发出的痛彻心扉的诘问!

  把愁思比作春水,显示出了愁思如江水一样,不分昼夜,奔腾不息,永无止境。“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九个字,把词人内心的感情在升腾流动中的深度和力度,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让读者很容易从中取得某种心灵的呼应和情感的共鸣。

  李煜,作为一个帝王,他无疑是失败的,可作为一个词人,他却取得了卓著的成就。国之不幸,诗家幸,他为后人留下了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不朽诗篇,千古传诵。前人誉他的词是“血泪之歌”,称他是“作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作君王。”

  的确,作为一个君王,他“好声色,不恤政事”就已注定他的悲惨命运,可作为词人,他能将内心,如滔滔奔流不息的江水的情感,付之于三尺素笺,其才情令人叹服;身为刀俎之上的亡国之君,能敢于将自己的亡国之恨大胆抒发,其“赤子之心”、“天真之言”令人可敬可悯。正是这阙《虞美人》大胆抒发了对故国的怀念,给他招来杀身之祸。

  据说,此词是李煜归宋后三年所作,在他生日七月初七那天,他让小周后弹唱此词。词曲传到宋太宗赵光义的耳中,赵光义这个粗黑的莽夫,心胸狭隘,薄情寡义,认为李煜已归为臣掳,还尚思故国山河,仍做他的帝王梦,此心难容,唯有死路一条,于是便用一种叫“牵机引”的毒酒赐他死。

  李煜死的很惨,全身抽搐痉挛,头脚相接缩成一团。可叹,一代君王,最后连死都没有尊严。这首《虞美人》也成了他最后的绝命词。

  合上《虞美人》这阙词,从李煜的那页残破的梦中回到现实,这个亡国之君,为了“千古词帝”这个称号丢了江山,付出了生命。他唯一拥有的只有文字,他只有与文字相依为命,至死不渝。文字将这个薄命君王温柔地种在你我的心中,也将他璀璨辉煌在文史中。

  千言万语,百转千回,有那么多的话想对李煜说,却话到嘴边无从说起。一声叹息,就让毛阿敏的一曲《红花红颜》,来结束与李煜的这场邂逅吧。

  “红花与清风,聚散更离别,回首伤情处,正是情太切。

  尘缘多纷扰,寸心意难决,天涯归乡路,相煎对残月。

  红颜坠迷梦,梦魂绕宫阙,寂寞香冢后,谁来空悲切?

  故国已在望,不过是错觉,千年浪迹后,再和君相约。

  一朵红花在今夜,走进一卷残破书页;

  一曲红颜在今夜,划过青史苍穹呜咽。

  红颜红花,生离死别,情怨情仇,谁来了结?

  红花红颜,阴晴圆缺,千秋功罪,谁来书写!

  ……”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