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雪季的作文

时间:2017-11-29 我要投稿

关于雪季的作文

  导读:那一个雪季,雪花,不再冷;相反,它暖暖的,缓缓地,幸福地回到它的家。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关于雪季的作文,欢迎阅读!

关于雪季的作文

  难忘那个雪季(1)

  那个雪季,我升入了初一,进入了那所中学,实现了儿时的理想,开启了少年时代的追逐。花开花落,难忘那个雪季,逝去的岁月里依然留有它的印迹。

  当踏入中学的那一刻,我明白,一切都成为了过去,迎接我的是无法预期的未来。难忘那个雪季,当纷纷扬扬的白雪恣意抛撒在校园里,我正好十三岁,突然间觉得,长大不再遥远。就在那个雪季,我认识了你们,在那间燃烧着热情与希望的教室里,在那通往明天的道路上。也就是在那个雪季,我明白了“独立”的含义,懂得了“长大”的定义。

  难忘那个雪季,操场上升腾的雾气凝聚着我们不败的斗志,教室里的读书声汇集了我们对未来的期望。我们一起经历了八百米的考验,携手走过奋斗的长廊。难忘那个雪季,任白雪飘落,任记忆之水冲刷,“第一次班会”早已在脑海中铭刻,盖不住,洗不去。

  难忘那个雪季,当平安夜的钟声响起,第一个到来的,不是圣诞老人,而是你们的祝福,让我在白雪飘飞时仍感到温暖。难忘那个雪季,我看到了你们舞台上的镇定,看到了你们舞台下的努力。

  难忘那个雪季,我学会了独立,摆脱了习惯的依赖,你们与我一起蜕变。难忘那个雪季,我长大了,你们与我一起分享成长的快乐,感悟生活的辛酸。难忘那个雪季,你们在我的记忆里留下一串不变的足迹,在我的生活里添上一抹温馨的暖色。你们是我冬日的阳光,温暖了我小小世界的万物,你们是我春日的细雨,点点滴滴,留下的不仅是回忆,还有香甜的甘露,滋润心田,你们是我夏日的清风,吹拂着不变的燥热,让我敞开心扉。

  难忘那个雪季,记忆中永不褪色的画面,我要将它挂在床前,伴美好回忆入睡,梦境中依然是那个难忘的雪季……

  雪季(2)

  (一)

  丝丝小雪已经停了,万物都显得没精打采的,耷拉着。树披着雪,真像融化了的冰激凌,一层层往下泻,隐隐闪出银色的光。下过雪的天空蓝得真干净,如沉静的大海不见一点点浪花。雪是上午下的,不算大,到现在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只有被阴面还有一点积雪。

  虞萧柔的窗子边是一棵松树,树枝上的积雪正在一点一点地化掉,湿漉漉的枝干在灿烂的阳光中明晃晃的,像抹了松滑油一般。有一根树枝上还有一线雪,雪水一滴滴往下坠,阳光照在上面,每一滴水在坠落之前都像钻石一样闪烁一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那瞬间的坠落美得令人目眩。

  虞萧柔一向独来独往,那白皙的面容像一座雕像一样,毫无表情,同学们都叫她“冷美人”。她呢,也已经习惯了对同学的不理不睬。萧柔那么爱雪,每当看到那一个个小小的雪精灵飘落人间,好像自己也成了一个快乐的小精灵,那时候,她就会笑。

  同桌是李水依,是班长。既漂亮又聪明,是全班男生心仪的对象。她天天被老师和同学当心肝宝贝一样地捧着,萧柔自然会被冷落到一边,有时还会遇上几句讽刺的话。为这点,虞萧柔常常得不到快乐,也找不到友谊。

  (二)

  冬季是真的来临了,整个学校都黯然失色,直留得那泥土的潮味儿和那“寒冰仙子”腊梅的芳香。虞萧柔又是第一个到校,走进教室,日光灯忽明忽暗,教室的轮廓显得阴森森的,给人一种头晕目眩直想睡觉的感觉。随后来的正是虞萧柔最不想看到的人——王凡进。“唉哟哟哟,冷美人今天是怎么了,全身上下一身白,是穿丧服呢还是想让自己变成白豆腐呢?”王凡进嬉皮笑脸地说,眼睛不还好意地眯成了一条缝。“你……你太过分了!”虞萧柔跑了出去。她此刻只想狠狠发泄一下,没想到和李水依扑了个满怀,她灿烂一笑,擦肩而过,只留下萧柔一个人在那儿发呆。无缘无故,王凡进好像变得手足无措了,羞红了脸。“呸,伪君子!”萧柔心里想。

  第一节是语文课,老师单调的板书搞得萧柔昏昏欲睡。下课铃响了,唉!终于熬过去了。这时,李水依叫住虞萧柔,递上一张折好的纸条,便跑了。“莫名其妙!”虞萧柔喃喃着。“今晚上七点半,大榕树下。”“什么意思,想骗我,然后讽刺一顿,寻开心是不?”萧柔把纸条撕了,愤愤地坐到座位上发呆。

  (三)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听天由命吧!萧柔心里想着,鬼使神差地就来到了大榕树下。榕树那墨绿色的叶子在任何季节都苍翠欲滴,闪着绸缎似的柔润光泽,给人沁凉舒适的感觉。萧柔慢慢地把头依偎进榕树,她喜欢这股潮湿的树叶和土壤混合的味儿,觉得格外亲切。“虞萧柔,你-发-呆-啊!”李水依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可把萧柔给吓坏了。李水依是一个人来的,穿着一件飘逸的淡蓝色棉裙,把她修长的身材衬托得楚楚动人。李水依靠过来,也依偎在树下,嫣嫣地笑着。许久,她突然把手搭在萧柔的肩上,“我们做朋友吧!”李水依的声音很轻很柔,萧柔却听得很清晰。一时间,萧柔不自然起来。她扭了扭肩膀,冷淡地说“你不怕被同学笑话啊?”“无所谓,只要我能把你这座雕像人给融化了就行!”李水依笑着开玩笑,“南无阿弥佗佛!善哉!善哉!”她摇头晃脑地说。虞萧柔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好啊!”虞萧柔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脱口答应了。“不过你还在留用察看期哦!五天!”她卖着关子说道,其实她心里已经一半接受李水依了。“是,班长的朋友大人!”李水依可爱地一眨眼睛,立正行了个军礼,便跑了。

  李水依和虞萧柔的友谊真正开始了。

  (四)

  今天,是李水依和虞萧柔一起到校的。两人谈得很投机,时不时地发出傻笑,李水依爱叫萧柔“萧”,说这别提有多美了。这时,王凡进走进来,见到萧柔,高高地耸起眉毛,阴阳怪气地说道:“唉嘿,今天不是白豆腐了,是黑猪仔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别人!”李水依冷不丁地从后面跳起来,“那你的衣服倒蛮艳的嘛,上辈子当过火鸡!”萧柔捂着肚皮哑笑,王凡进脸红了,活像一只大公鸡。

  第一节语文课上,老师宣布了要成立“手拉手”互帮小组的事儿。一下课,李水依的桌子旁就围满了人,萧柔也挤了进去,发现李水依锁着眉头,把男生女生通通地哄走。“水依,咱俩行吗?”“萧,我正等你呢!星期六下午一点钟,白山见,我帮你补习语文!”萧柔高兴地笑了,一时间,她觉得好幸福,大概是友谊的力量吧!

  那天是阴天。虞萧柔和李水依去了白山,她们手拉手,爬上了顶峰。“雏鹰雏鹰,搏击着风云……”山上响起了她俩快乐的歌声。歌声载着希望、友谊,久久地回荡着。

  周一摸底考试,虞萧柔考了105分,李水依顺其自然110分。老师当众表扬了她们,“虞萧柔进步真的非常大,在李水依的帮助下,她竟然从85分跳到了105分,大家要向她们俩学习!”萧柔碰到了水依的目光,笑了,心想:今天真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啊!

  (五)

  五年级上学期结束了。毕业典礼那天,正好下着雪。放学了,虞萧柔没带伞,只好站在门厅,眼巴巴地盼着雪停。“萧,我的留用察看期结束了,一起走吧!”李水依的伞已经撑上了。漫步在大雪中,脚踩着路面,“咯吱咯吱”地响,溅起一串水花。虞萧柔和李水依心里都想着:路啊不要终止;雪啊,不要停止;脚步啊,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吧……

  尾声

  寒假第一天,李水依早早地来到了滂水公园。真巧,虞萧柔也来了。两位好朋友紧紧地握着手,坐在天台上,望着东方第一抹朝霞出现,天空呈现鱼肚白,太阳慢慢地露出一点红晕,红得可爱。好美啊!这只用红色渲染,不用墨线勾勒的中国画,巧然地衬托着两个依偎在一起的小女孩,发出万条金光。

  这是雪季的第一抹艳阳光。

  雪季(3)

  冬季,苍白的天空,寒冷的空气让我想起雪花飘落时的情景:那些如同冬日精灵般愉快的生命轻盈的旋转,飞舞着。北国的天地瞬间蜕变成挥洒着水晶一样地洁白迷宫,广阔的天与地连成一片白色的帷幕在雪雾之间肆意的若隐若现,树木、房屋,漂亮的琉璃瓦屋檐,坚韧的绿色松柏,干净的小道河沿,还有被冻灼的小溪流水。。。。。。一切的一切都仿佛被包裹在白色的绒衣里。雪花细密的飘洒,让人怦然心动。站在辽阔的雪域里,不忍心挪动脚步害怕破坏这一份恒久的完美,一切在静谧中悄然肃然。

  这就是北国的雪,我记忆中的落雪季节,很美很可爱。

  喜欢雪还有下雪时的天空。

  记忆里有很多关于雪的美丽回忆,几乎每年我生日那天都回有雪落,或大或小,都很轻盈寂静。就像上帝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会欢喜地去拥抱他们,我在雪地里一遍遍听雪花落下是轻灵吟唱的歌声,是唱给我的歌,有我听他们才不会寂寞。

  看见过一个美丽的女孩,站在一望无垠的落雪天空下。女孩穿一件红色纯棉外套,头发从后面扎起很高,顶端很自然地散开着,两侧的头发随意的垂下来,风起时如同黑色的精灵与雪共舞。雪花轻盈地随风挥洒,小心翼翼地落在她的肩上、头发上,从刘海边滑落。她身后的脚印慢慢的被雪一层层的覆盖起来,变浅变浅然后消失。那些晶莹的雪花有时会调皮的落在女孩长长的睫毛上,她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不自知的迷人色泽与丽。。。。。。

  "绝美的画面!”杰说。

  我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那些纷扬在冬日里迷蒙的美丽。只是被这仿佛并不属于人间的绝美惊呆了——这样美丽的人只属于凝绝的寒冷和那种纯洁的情丝。

  望远镜定格在女孩的方向。

  也许,她也为雪的吟唱所感动,只有安静的聆听,才可以感觉到那些穿梭在冬日寂静空气里白色精灵的歌声,悠扬而安详。

  杰说,她是为了不踏破这一片纯洁。

  杰拿出宣纸和笔,很认真的素描这幅画面。简单优美的线条,纯白的底色,远景,没有任何多余的陪衬和着力的.渲染,女孩安静的站在一片广阔无垠的天地见,漫雪的空气里一根羽落下来,女孩伸出手,纤长而柔弱的手指。。。。。。

  简单的背景,纯美的画面。

  然后女孩消失了,远远的那方只留下一串浅浅的脚印。雪依然再落,掩盖了女孩离开的方向。

  这是两年前的记忆,我17岁生日。杰陪我一起过。二楼走廊的望远镜是我和杰一起买的,放它的地方是属于我们的圣地。从那里看见的地方让我们观望却永远无法到达。就像哪天女孩消失的方向。

  杰说那些唯美的画面是无论画笔的线条和文字都无法描绘的,用心回忆,它们只属于我们的过往与记忆。我们永远无法企及完美,完美与绝美不同,完美是不能比较的。

  杰用黑色的碳墨作底色来映衬雪地里的洁白,却无法用铅笔勾画洁白的雪,就像人们永远也不能用文字来描绘凡高的意象。

  那天我问杰那女孩为什么离开了。

  杰说:“因为美丽与纯美都是寂寞的。雪很冷,女孩的手也很冷,他们都很寂寞。”

  那么,我宁愿用“可爱”来写那个女孩。

  又是雪季(4)

  雪,下得悄无声息,犹如他落下的泪,静静地,冷冷的。

  言冰站在雪地里,绝望地看着她乘坐的列车越走越远,直到,直到火车变成黑点,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冰冷的雪天里,言冰不懂,她为什么要带着两岁的妹妹离开,为什么把年仅六岁的他留下……

  言冰好恨好恨,恨她的离开,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发誓,一定一定要努力,让她知道把自己丢下是错误的……

  言冰不知道的是,远去列车上的她,再也无法忍住泪的滂沱而下,抱着幼小的女儿泣不成声……

  那一年,湖南火车站,她二十七,他六岁,妹妹两岁。

  ……

  又一个雪天,言冰坐在工地的空地上,高高举起啤酒瓶,对着漆黑的夜,默默地说:“生日快乐,言冰,今天,你成年……”说着说着,他的泪倾泻而下,最后,端着啤酒罐一饮而尽,涩涩的味道,涌进喉咙也涌进心里,他想到了那个十二年前抛弃他的女人,想到了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带着妹妹,带着自己所有的幸福……

  十二年来,很多时候,他都会想,如果当年他求她留下,会不会就不是这番模样,会不会,自己还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读书,会不会,还是一家人吵吵闹闹幸福过日子……

  言冰很难过,他不知道她和妹妹过得好不好,听外婆说,她和遥远地方的那个男人生了个女儿,那么,那个男人会不会因为重男轻女亏待她,会不会偏心眼不疼妹妹,会不会,会不会……下雪的那夜对言冰来说注定不成眠。

  言冰不知道的是,遥远的地方,他思念的那个人,正在黑暗里对着雪地默默掉泪,对着雪花呢喃着自己的祝福;谁也不知道的是,那晚,楼下,十岁的女孩看着姐姐从梦中惊醒,泣不成声,无声的喊着哥哥……

  那年,浙江,他十八岁;江苏,她,三十九岁,妹妹,十四岁,小妹妹十岁。

  一年后,她带着嚷着要去外婆家的小女儿,来到了湖南,来到了这个阔别已久的家乡。走在熟悉的小路上,她愁绪百生,还记得上一次回来还是在十年前,碍于老公在身边,她不曾去看过那个人,也不曾去打听过,为此便是十年的痛,也不知道他好不好,长大了没有,是不是还像小时候那般调皮……她,满心欢喜的期待见到他,却只找到一间空空的,布满灰的屋……

  她哭,她悔恨,却也无能为力……

  相隔千万里的的地方,他望着鳞次栉比的大厦,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她和妹妹的思念,开始在这光鲜繁华的世界里打拼,他记得她坐的火车的终点站是这里,他要找到她和妹妹,一定……

  那年,湖南,她,四十岁,小妹妹,十一岁;上海,他,十九岁。

  ……

  转眼又是六年时光,谁也没有找到谁,可是又有了不一样的祝福……

  大雪纷飞的季节里,女孩握紧双手向着雪精灵祷告着:一定,一定要找到哥哥,告诉他我们都想念他……“丫头在干嘛呢?快把手套戴上……”姐姐关切地走来,“没,没干什么……”女孩支支支吾吾,她不想让姐姐和妈妈再想起伤心事,也不想让她们知道,其实,她们一直瞒着的,她,都知道……

  那一年,她四十六岁,妹妹十九岁,小妹妹十六岁。

  那一个雪季,雪花,不再冷;相反,它暖暖的,缓缓地,幸福地回到它的家。

【关于雪季的作文】相关文章:

1.高中作文冬季的雪

2.四季的雪松作文

3.冬季的雪夜作文

4.夏季的雪750字作文

5.冬季的雪景作文

6.描写夏季的雪作文

7.冬季的雪优秀作文

8.关于雪与雪的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