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静待春暖花开的散文

【www.ruiwen.com - [第四单元]写一篇散文】

  在冗长的记忆里,身体来到了雨季,倚窗,透过密密斜斜的雨帘,灵魂却滞留在了冬季,总以为还会来一场雪。一直以来,人总是慵懒不堪,疲乏无力,抑或闷闷不乐,颓废。

  听说春天来了,于是学着往日的模样,打个电话询问了一下三姐夫家的园子里的花开了没有。记忆中,梨花洁白似雪,桃花含羞若腮,想去看看走走。放下电话,人依旧落寞的样子。过了些时日,三姐夫回电话,问我起程的时辰,而我却支支吾吾道不出一个佳节黄历。于是,在心里,又种下一个节,说不明道不清。

  不知道,那个鸟鸣婉转的花园里,有个身形,曾经瘦了几分、又减了几分?置于天地之间的放荡形骸,拥着什么快乐?又担着什么烦恼?

  我是怎么了?我下意识地自问。

  可日子还是在黑白分明的界线当中过着,一会儿阴来一会儿晴,晴时,蛋黄色的阳光透过雾蒙蒙的天空,照得人暖暖的,人晕眩般昏沉欲睡。打个盹吧,视线里却意外地看到了路边伸出枝的粉红色的桃花,于是眼前一亮,精神为之一振,敢情春天在向自己招手;阴时,天空游荡着淡灰色的墨汁,笼罩着整个江南,如附着了糖浆,化不开,倒是湿透了的花朵,透着清秀的肌骨,清瘦得脱俗,看了叫人心疼。

  时令里的季节,风向南北交错,加一件毛衣,热了,减一件毛衣,又凉了。只是,忽如一夜春风来,花落知多少?驾着车,透过玻璃窗,看到碎了一地的散花,又偏疼了心兮。

  都说有春花的季节,人容易焦躁不安。可我,还有些萎靡不振。心里,不知不觉地又想起了踏青。

  兴许,我是被冬季里的残存所累了,什么呢?说不具体,道不清晰,我如是地想。

  不过,按部就班的日子里,伟俊叔来了,父亲也来了,足足地令两室一厅的房子里闹腾了一阵子。而我,却像家里过年了一般高兴。敢情枯燥乏味的生活里,如菜中下了作料,甜滋滋。当房子里安静下来,一个人又独倚窗前,若有所思地望着远方,心想:自己有多久没有开心过呢?

  好像在221路公交车上,我怦然心动过。那是热情的女司机见了我,叫我上车,一上车就看见一束鲜花静静地躺在仪表台前,与整洁宽敞的车厢和谐地融为一体。可能是我兴奋得过了头,情不自禁地拿起,才发觉花是装饰品。

  “哪来的,买的?”我问。

  “捡来的。”她嫣然一笑,露出了司机常有的疲惫。

  “怎么了?”我再次地看了看她纤尘不染的车子,关心地问:“累?!”

  “是的。”她显得无奈,“我刚想偷一下懒,就听见有人把我的后车厢盖揭开了,是机务员检查呢。”

  “回家就想睡觉?”我理解性地笑笑。

  “还睡觉,就连用手梳头都无力!”她懒懒地说道。

  “为什么?”我一脸的疑惑。

  “每天不停地擦玻璃,上上下下的。”她道。

  一时说得我语塞,于是把花放回,再端详了一下她:一张瘦削的脸,皮肤有些粗糙。额头上,一条深痕清晰可辨。她神情倦怠,有气无力。

  难道,她也如我,有所累?

  不不不,她只是身体之累!不像我,是心累。我感觉自己真是日子难捱,只是在心底静待春暖花开。

  或许,园子里的花草清香,会在某个时日、某个时辰在跟我招手……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