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与倔强作文大全

倔强 时间:2017-09-30 编辑:美玲 手机版
【www.ruiwen.com - 倔强】

  也许每个人都是双重的性格,有活泼有感伤,有温柔有倔强。小编整理了温柔与倔强作文大全,欢迎欣赏与借鉴。

  温柔与倔强作文一:

  加拿大魁北克省的魁北克市,冬季学期均温零下20度,我在这里度过。这里景色动人,气温也冻人。

  魁北克市是温柔的。每当雪后天气转晴的时候,整个古老的魁北克城像一个新生儿一样,纯真地依偎在圣劳伦斯河的岸边。圣劳伦斯河的水面是一种诱惑人眼球的湛蓝,像一块液态的宝石。大大小小的浮冰在水面悠闲地漂浮,在阳光下不时闪耀。站在魁北克老城的顶上,眺望圣劳伦斯河缓缓流向远方,心情也随着法兰西古老的歌谣潜进流浪了无数早期移民的大西洋。

  但是魁北克市又极其倔强。它是加拿大最坚定最彻底的法语区。它身处加拿大,属于英联邦,临近美国,但它却一直坚持将法语作为官方语言。只因为它最早由法国殖民者建立,扎根在法兰西文化的土壤里。它是北美洲最古老的城市,是整个北美洲唯一一座世界遗产城市。

  温柔与倔强作文二:

  她是女人最极致的两面,温柔与倔强,在她身上平衡如天平,既有似水般的柔情,却又拥有倔强的灵魂。

  舞台上,她是百变天后,各种风格的歌曲都能驾驭,音乐,成为她与歌迷相互联结的桥梁;舞台下,她崇尚最简洁的生活,回归真实的自己——瑜伽,是她寻找宁静、获得精神力量的方式。

  她是林忆莲,Sandy.

  “瑜伽最美妙的地方,是它会给你传达信息”

  “我觉得瑜伽最美妙的地方就是,它会直接传达信息给你,我要注意一下我的膝盖,或者我的肩膀了。我在做瑜伽的过程中,才发现原来我这个位置是有伤的,比如说我在做鸽子式的时候是比较困难的,我的臀部很紧,我的下背部很痛,我才发现,我的下背部原来是有伤的。”

  做体式的时候,瑜伽让她知道身体上的限制,当她感觉到身体上的痛,她就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我们每天都在运用它做很多事情,却没有好好照顾它。”

  除了身体方面,瑜伽也让它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更多的层面,让她更加谦卑。“我觉得这个谦卑的态度会投射到很多的事情上面,尤其是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会去接受它,学会深呼吸,然后再一点点慢慢想办法去解决它。”

  “音乐对我来说,是治疗”

  每个人都能从林忆莲的歌中找到自己的共鸣,这种共鸣无法诉说,心灵的震颤,要如何倾诉?唯有自己最清除,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的声音,能够理解你,能够给你安慰,能够给你重新出发的力量。就像是来自宇宙最深处的声音,这正是Sandy巡回演唱会的名字——Pranava.

  以梵文作为巡回演唱会的名字,除了Sandy,还没有其他人,这也正好印证着她与瑜伽的渊源。为所有人制造音乐,制造快乐,是她一直以来努力的,也会一直做一位“造乐者”。

  “我觉得很幸福,能找到音乐作为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时候我的想法可能不是很能用言语表达出来,上天却给了我这样的天赋,让我可以透过音乐来表达。其实它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治疗。”

  能专心地去做音乐,做着自己一直喜欢的事情,Sandy说,这是一个很大的福气。受此福气的庇荫,让她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前行。

  “瑜伽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就是要回馈很简单的东西”

  “现在生活在这个社会,所有的速度都是很快的。我们每天面对这么快速的生活的时候,你每天要留出一点时间,与自己独处,5分钟也好,10分钟也好,感受自己。我觉得对女性来说哦,其实我们回到自己的内心,跟自己有接触的空间是很重要的。”

  生活在快节奏的社会,其实我们很容易被周围的速度迷惑,甚至变得神经质,这时就需要自己非常自觉地安静下来。与自己独处,“可能只是短短的5-10分钟,就会让你每天面对所有事情的时候,多一分平静,多一分专注。”

  向前的路也许曲折,但前行的力量却是无穷,因为我们可以从自己内心处获得,再给予他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为着不同的目标努力,你是,我是,Sandy亦然。前进的路上,请保有安静的心灵,因为内心能够始终保持宁静,才是最有力量的人。

  温柔与倔强作文三:

  想来很久以前,撬茶这件事是很不屑于做的,但苦恼于圆圆的茶饼子不知怎么掰开,粗鲁又血腥的又掰又摔,常常搞得自己目眦欲裂咬牙切齿仿佛跟茶前世有仇,茶饼仿佛也是倔强的很,不管怎么使劲总之就是掰不开,越使劲儿反而越是掉茶叶渣儿,就是没有个完整的样儿能够泡一杯茶。后来筋疲力尽,索性找张牛皮纸包起来扔进柜子最角落,呆着见鬼去吧。

  后来无意中得一柄茶刀,初初听得茶刀二字略有些寒意,茶叶如此温柔了时光的事物,怎的能用一柄泛着寒意的工具解剖?于是茶刀也打算被束之高阁,就在那一瞬间,看到了藏在柜子里不显山不露水的茶饼,不知怎的就一下子心生感慨,茶刀,茶饼,原来跋山涉水的艰辛,不过是为了这一瞬的相遇。

  茶饼还是皱皱巴巴的样儿,每一片茶叶都压制的紧紧的仿佛宫墙门口守卫的战士,茶刀泛着柔软的冷光,找准缝隙轻轻切入,就在那一瞬间,听到了茶叶说话的声音。

  细细的,碎碎的,好像切切的欢呼,又好像柔柔的细语,沉睡多年的时光仿佛开了闸的水一般汹涌流出,香味蓬蓬勃勃的充斥着周围的空气,整片的茶终于在这一时刻得到最完美最尽人意的舒展。原来这就是历久弥新,熬过了数个春夏秋冬的擦肩而过,聆听过了新芽的生长,老旧的逝去,换来的是一袭沁人的香,一杯醇厚的汤。

  一堆茶叶,历经采摘、分解、杀青、揉茶、晒青、压饼、窖藏,历经千锤百炼,方成一块小小的坚硬的茶饼。每一片茶叶的纠结都被时光封在一片旧旧的方寸之地,仅用一层薄薄的纸包着,仿佛欲言又止,仿佛犹抱琵琶。等待许久后由茶刀带来了它生命中的第一次绽放,撬一块茶饼,何尝不是撬开时光中埋藏的自己?

  久违过的岁月,仿佛只有些老物件才能唤醒沉睡的印象。慢慢剥落的茶叶,也就像斑驳的光阴,虽然深深掩埋,但有了茶刀这一柄玲珑剔透的钥匙,总能在静默中拈起那一丝的芬芳。

  温柔与倔强作文四:

  “最美的愿望一定最疯狂。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我和我最后的倔强,握紧双手绝对不放,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五月天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最希望能够生活在披头士de年代,所有的事情都刚刚开始,充满希望,意气风发。

  他们曾经说过:“如果回到从前,愿意帮约翰*列侬挡子弹。”

  披头士是他们向摇滚乐朝圣的的生命起点,而长大之后的五月天,开始做最好的自己,不再满足与只做台湾的披头士,要做全世界的五月天。

  “我们要击破这个世界上的冷漠,用摇滚,那是我们唯一的本事。”

  我此时已经走出学校,留在陌生的城市面对自己的人生。生平第一次做出重大决定,要辞掉不喜欢的工作。父母和朋友都极力反对,而我还是在《倔强》的歌声中,终于勇敢一次。

  奇怪,五月天总是能够恰倒好处地安慰和支持我,我需要什么样的情绪,他们就唱什么样的歌。因此我永远都不会寂寞。

  阿信说:“看《少林足球》,被一句话打动:‘人若是没有梦想,与咸鱼又有什么两样?’因此写《咸鱼》,写《倔强》那样的歌,是因为我们觉得人类和咸鱼的区别,就是有了梦想。有了梦想,咸鱼总会翻身。”

  没有工作就没有存款没有房子是很可怜的,但我更不想欺骗自己。我不希望有天见到五月天,羞怯地说:“你看我,不过是一只没有梦想的咸鱼罢了……”

  2005年,我终于见到那五个太熟悉的面孔,就在我面前一米的地方,微笑耍宝,诚恳道谢。我整个人好像被电击一样,浑身颤抖手足无措。

  我奋不顾身挤在最前面,忘记自己不是歌迷,忘记自己是要来采访的记者,忘记周遭是摄影记者的长枪短炮……

  怪兽的迷人眼神杀人于无形,而阿信的笑容让人太想拥抱,石头的小眼睛真的很可爱,玛莎的聪明难以掩饰,冠佑——当晚求婚成功的男人,有点幸福晕了的感觉。

  痴呆而局促地跟着他们,不顾丢脸地装做没听到经纪人的阻拦要求合影。我试图让自己自然大方一点,然而我不能。

  午夜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我忽然大哭。

  他们怎会知道我曾经在多少个惬意雀跃的清晨,多少个懒惰无聊的晌午,多少个惆怅寂寞的黄昏,多少个伤心欲绝的深夜,听过他们的歌呢?

  他们又怎会知道我曾在和初恋情人分手的日子里写者他们的歌词,在暗恋对象的手里放下他们的CD,在递交辞职信的路上听他们的歌呢?

  他们不知道,我怎样装作轻松地告诉他们:五月天啊,你们陪我这样一个刚好出生在五月的女生,度过了六年的光阴。

  然而我至少告诉阿信,我听到《拥抱》的时候哭了,他笑笑地看着我,好温柔地问:“为什么要哭啊?”

  我不记得我回答了什么,我只知道我快哭了。其实你们应该了解——当梦想终于实现的时候,一定是会哭的啊。

  温柔与倔强作文五:

  我生在一个独生子的时代,聪明有趣,出类拔萃是这个时代生存的条件。一不小心就会变得平庸,我不想平庸,不想跟其他人一样。这些话儿时我没办法说给别人听,我很乐意交朋友,但我必须比你优秀。这种想法和做法让我从来不缺朋友,却孤独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我向往坚强,却往往沦为倔强,我在人前忍住不流眼泪,蒙在被子里无声而泣。其实这时代,才不会缺一个风趣幽默会写字的男人,大家都是独生子,都是打肿脸充胖子,彼此彼此而已。

  温柔才是最高贵的品质。不是故意讨好,是那种真真正正干干净净的温柔。出门前会帮你把围巾戴好,工作学习时会帮你倒一杯热水。到处都是独生子,风趣聪明没什么了不起的,会照顾别人的感受才最难得。以前我们会说这样的人没有性格,越是长大越觉得,好喜欢温柔的人啊。

  那些宿舍还会熄灯的晚上,女孩用201电话卡打给我,我借着月光唱歌给她们听。那时候我是多么骄傲啊,我以为她们真得喜欢我的歌声,我今天唱给这个,明天唱给那个,没有一个成为我的女友,我也欣欣然一个人过。她们鼓起勇气选择了我,我自以为是地唱熟了一个夏天。

  

本文已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