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褒义词和贬义词

褒义词 时间:2017-11-30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褒义词】

  【一】褒义词

  褒 义 词(commendatory term)

  bāo yì cí

  褒义词:是词性带有赞许,肯定感情的词。赋予词语什么样的感情色彩,跟人们的道德观念有关,道德观念变了,词的感情色彩也随之发生变化。一个词带不带感情色彩,取决于一定的语言环境。

  褒义词是情感词语的一种,俗名“好字眼儿”,又称“褒词”。凡含有赞赏、嘉许、褒扬、奖掖、喜爱、尊崇、美好、吉祥等感情色彩意义上的词,就是褒义词。

  反义词 :

  贬义词

  例:慷慨激昂 . 喜出望外. 载歌载舞

  【二】贬义词

  贬 义 词(derogatory term )

  biǎn yì cí

  名词,指字句里含有的不赞成或坏的意思的词。

  贬义词:是词义带有贬斥、否定、憎恨、轻蔑感情色彩的词。

  如:见利忘义 遗臭万年

  骄傲在某种特定场合下是贬义词或褒义词 如:骄傲这个词,在“我为中国而骄傲”中,骄傲属褒义,而在“小明得了第一,马上骄傲了起来”中,骄傲就属贬义了。

  正确使用褒义词与贬义词:

  汉语中,有些词含有赞许或好的意思,这样的词称为褒义词;有些词含有不赞成或坏的意思,这样的词称为贬义词。褒义词要用在好人身上,贬义词要用在坏人身上,不可颠倒。从敌人的阵营投到我方叫“起义”,背叛我方投向敌人叫“叛变”。革命立场不动摇,那是“坚定”,坚持反动立场,则是“顽固”。同样是“死”,烈士用“牺牲”、“捐躯”、“就义”、“殉国”,坏蛋用“毙命”、“翘辫子”、“见阎王”、“上西天”。当然,表达同一个意思,并不是非褒即贬,也可以用中性的词语表达,仍以“死”(“死”本身也是中性的)为例,“卒”、“去世”、“亡故”、“咽气”、“作古”等,就无所谓褒贬。词语的褒贬色彩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些词语本来含有贬义,后来在使用中渐渐变成中性的了。例如“瓜分”这个词,旧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是这样解释的:“像切瓜一样地分割或分配,特指若干列强联合起来分割弱小或不发达国家的领土。”强国欺凌弱国,占领他人领土,当然是不能赞同的。但是,如今“瓜分”这个词用得越来越广泛,尤其在体育报道中,“瓜分金银牌”之类的说法比比皆是。为此,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对“瓜分”的释义也做了相应修改,后面一句话改成了“多指分割疆土”,似已没有贬义色彩了。又如“粉墨登场”,多比喻登上政治舞台(含讥讽意),现在很多人使用时已不局限于政治舞台,也不含讽刺意了。

  有些人写文章会犯“用词不当”的错误,其中之一就是“褒贬不分”,也就是褒义词或贬义词用错了对象。2009年10月8日,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实况转播上海市老干部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暨“双先”表彰会,有一个节目是一群女兵表演快板书,其中有一句说老干部“自诩为‘三老’”。“自诩”即自我夸耀,这样的贬义词怎么能用在受表彰的老干部身上呢?(更可笑的是,演员还把“诩”念成了“羽”。)新民晚报2008年11月27日A13版有一篇报道,标题为“‘中国第一贪’为保命检举多人”,这个标题一看就是带有贬义的。照理说“中国第一贪”姜人杰不是好人,贬他没什么错。但是这个标题又引出另外一个问题:坏人该贬,他的所有行为也都该贬吗?如果犯罪分子检举同党该贬,那么反过来,拒不交代,保护同伙是不是应该受到鼓励呢?由此可见,什么时候该褒,什么时候该贬,还不仅仅限于好人坏人之分。

  普通话词汇中有褒贬之分,方言中当然也不例外。上海大学教授钱乃荣先生在他所著的《上海方言》一书中认为上海话中的“炒冷饭头”、“唱独脚戏”、“看西洋镜”等含贬义,“一门心思”、“熟门熟路”、“另有一功”、“要紧勿煞”等含褒义,显然是没有搞清楚这些词语的褒贬色彩。笔者在“《上海方言》差错多”(发表于2008年7月25日文汇读书周报)一文中指出了他的这些错误。后来钱乃荣先生撰文反驳,认为褒义词也可以用于贬义行为,还造了两个句子:“几个无证摊贩团结起来对付一个警察”,“他对他的黑主子忠心耿耿”。这里,他恰恰犯了褒贬不分的错误。前面一个句子中的“团结”,显然应该改为“勾结”(贬义),如果用“联合”(中性),马马虎虎也说得过去。后面一个句子,“忠心耿耿”也用得很不恰当,这个句子完全可以用含贬义的词语表达,如“他死心塌地地效命于他的黑主子”。遣词造句要分清褒贬,这在大学中文系一年级的语法课上就讲到了,一个大学中文系教授居然造出这样的句子,是令人颇为惊讶的。

更多热门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