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

骆驼祥子好句摘抄短

摘抄 时间:2018-01-15 我要投稿
【www.ruiwen.com - 摘抄】

  知识给人以爱,给人以光明,给人以智慧,下面请和小编一起来欣赏好句摘抄吧!

  骆驼祥子好句摘抄短【1】

  1、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最伟大的忍辱是反抗。

  2、他们自己可是不会跑,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

  3、那时候,他满心都是希望;现在,一肚子都是忧虑。

  4、为金钱而工作的,怕遇到更多的金钱,忠诚不立在金钱上。

  5、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

  6、夜深了,多日的疲乏,与逃走的惊惧,使他身心全不舒服。

  7、夜还很黑,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心中更觉得渺茫。

骆驼祥子好句摘抄短的

  8、难堪渐渐变为羞恼,他的火也上来了;他们瞪他,他也瞪他们。

  9、经验是生活的肥料,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

  10、那辆车是他的一切挣扎与困苦的总结果与报酬,像身经百战的武士的一颗徽章。

  11、钱会把人引进恶劣的社会中去,把高尚的理想撇开,而甘心走入地狱中去。

  12、希望使他快活,恐惧使他惊惶,他想睡,但睡不着,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什么响动也没有,只有天上的星伴着自己的心跳.。

  13、好几次,祥子很想抽冷子闸住车,摔后头这小子一跤,但是他不敢,拉车的得到处忍气。

  14、他不愿再走,不愿再看,更不愿再陪着她;他真想一下子跳下去,头朝下,砸破了冰,沉下去,像个死鱼似的冻在冰里。

  15、她咽了口吐沫,把复杂的神气与情感似乎镇压下去,拿出点由刘四爷得来的外场劲儿,半恼半笑,假装不在乎的样子打了句哈哈。

  16、弓子软得颤悠颤悠的,连车把都微微的动弹;车箱是那么亮,垫子是那么白,喇叭是那么响。

  17、雨下给富人,也下给穷人;下给义人,也下给不义的人。其实雨并不公道,因为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

  18、可是有一天方大小姐叫他去给放进十块钱,他细细看了看那个小折子,上面有字,有小红印;通共,哼,也就有一小打手纸那么沉吧。

  19、太阳西斜了,河上的老柳歪歪着,梢头挂着点金光。河水没有多少水,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像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窄长,深绿,发出微腥的潮味。

  骆驼祥子好句摘抄短【2】

  钱会把人引进恶劣的社会中去,把崇高的理想撇开,而甘心走入地狱中去。

  为金钱而工作的,怕碰到更多的金钱,虔诚不破在金钱上。

  世间的真话原来未几,一个女子的酡颜赛过一大段长话。

  最伟大的牺牲是忍辱,最巨大的忍辱是准备对抗。

  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线上决议,“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

  苦人的勤是尽力而落了空的天然结果,苦人的耍刺儿含着一些公理。

  经验是生涯的肥料,有什么样的教训便变成什么样的人,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

  那辆车是他的所有挣扎与困苦的总成果与报酬,像南征北战的武士的一颗徽章。

  他们自己可是不会跑,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繁重。

  愿望使他快乐,胆怯使他惊慌,他想睡,但睡不着,四肢像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什么响动也没有,只有天上的星伴着自己的心跳。

  夜深了,多日的疲乏,与逃走的惊惧,使他身心全不舒服。

  夜还很黑,空中有些湿冷的雾气,心中更认为渺茫。

  不晓得是往前走呢,仍是已经站住了,心中只感到一浪一浪的波动,似一片稳定的黑海,黑暗与心接成一气,都渺茫,都起落,都恍惚。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往下连咽了好多少口吻。

  那辆车也真是可恶,拉过了半年来的,好像处处都有了知觉与情感,祥子的一扭腰,一蹲腿,或始终脊背,它都就立刻应合着,给祥子以最顺心的辅助,他与它之间不一点隔阂别扭的处所。

  赶到赶上地平人少的地方,祥子可以用一只手拢着把,微微轻响的皮轮象阵利飕的小风似的催着他跑,飞快而安稳。拉到了地点,祥子的衣裤都拧得出汗来,哗哗的,象刚从水盆里捞出来的。他觉得疲惫,可是很畅快的,值得自豪的,一种疲乏,犹如骑知名马跑了几十里那样。

  他没有什么样子容貌,使他可恨的是脸上的精力。头不很大,圆眼,肉鼻子,两条眉很短很粗,头上永远剃得发亮。腮上没有过剩的肉,脖子可是简直与头一边儿(注:一边儿,即同样的。)粗;脸上永远红扑扑的。

  弓子软得颤悠颤悠的,连车把都微微的转动;车箱是那么亮,垫子是那么白,喇叭是那么响。

  体面的,要强的,好幻想的,利己的,个人的,硬朗的,伟大的,祥子,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己来,埋起这堕落的,自私的,可怜的,社会病胎里的产儿,个人主义的末路鬼!

  太阳平西了,河上的老柳歪歪着,梢头挂着点金光。河里没有多少水,可是长着不少的绿藻,象一条油腻的长绿的带子,窄长,深绿,发出些微腥的潮味。河岸北的麦子已吐了芒,矮小枯干,叶上落了一层灰土。

  大概有十一点多了,祥子看见了人和厂那盏极明而怪孤单的灯。柜房和东间没有灯光,西间可是还亮着。他知道虎姑娘还没睡。他想轻手蹑脚的进去,别教虎姑娘看见;正因为她平日很看得起他,所以不愿头一个就被她看见他的失败。

  祥子的手哆嗦得更厉害了,揣起保单,拉起车,几乎要哭出来。拉到个僻静地方,细细端详自己的车,在漆板上试着照照自己的脸!越看越可爱,就是那不尽合自己的理想的地方也都可以原谅了,因为已经是自己的车了。

  他不怕吃苦,也没有一般洋车夫的可以原谅而不便效法的恶习,他的聪明和努力都足以使他的志愿成为事实。

  拿着两包火柴,顺着大道他往西直门走。没走出多远,他就觉出软弱疲乏来了。可是他咬上了牙。他不能坐车,从哪方面看也不能坐车:一个乡下人拿十里八里还能当作道儿吗,况且自己是拉车的。这且不提,以自己的身量力气而被这小小的一点病拿住,笑话;除非一交栽倒,再也爬不起来,他满地滚也得滚进城去,决不服软!今天要是走不进城去,他想,祥子便算完了;他只相信自己的身体,不管有什么病!

  他的身量与筋肉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二十来的岁,他已经很大很高,虽然肢体还没被年月铸成一定的格局,可是已经象个成人了——一个脸上身上都带出天真淘气的样子的大人。

  自从一到城里来,他就是”祥子“,仿佛根本没有个姓;如今,”骆驼“摆在”祥子“之上,就更没有人关心他到底姓什么了。有姓无姓,他自己也并不在乎。不过,三条牲口才换了那么几块钱,而自己倒落了个外号,他觉得有点不大上算。

  这么凉爽的天,他的胸脯又是那么宽,可是他觉到空气仿佛不够,胸中非常憋闷。他想坐下痛哭一场。以自己的体格,以自己的忍性,以自己的要强,会让人当作猪狗,会维持不住—个事情,他不只怨恨杨家那一伙人,而渺茫的觉到一种无望,恐怕自己一辈子不会再有什么起色了。拉着铺盖卷,他越走越慢,好象自己已经不是拿起腿就能跑个十里八里的祥子了。

  因为高兴,胆子也就大起来;自从买了车,祥子跑得更快了。自己的车,当然格外小心,可是他看看自己,再看看自己的车,就觉得有些不是味儿,假若不快跑的话。

  吃苦,他不怕;可是再弄上一辆车不是随便一说就行的事;至少还得几年的工夫!过去的成功全算白饶,他得重打鼓另开张打头儿来!祥子落了泪!他不但恨那些兵,而且恨世上的一切了。凭什么把人欺侮到这个地步呢?凭什么?

  祥子早就有点后悔,一听这个,更难过了。可是,继而一想,把三只活活的牲口卖给汤锅去挨刀,有点缺德;他和骆驼都是逃出来的,就都该活着。什么也没说,他心中平静了下去。

  站起来,他觉出他又象个人了。太阳还在西边的最低处,河水被晚霞照得有些微红,他痛快得要喊叫出来。摸了摸脸上那块平滑的疤,摸了摸袋中的钱,又看了一眼角楼上的阳光,他硬把病忘了,把一切都忘了,好似有点什么心愿,他决定走进城去。

  他没有什么模样,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头不很大,圆眼,肉鼻子,两条眉很短很粗,头上永远剃得发亮。腮上没有多余的肉,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注:一边儿,即同样的。)粗;脸上永远红扑扑的,特别亮的是颧骨与右耳之间一块不小的疤——小时候在树下睡觉,被驴啃了一口。

  虽然已到妙峰山开庙进香的时节,夜里的寒气可还不是一件单衫所能挡得住的。祥子的身上没有任何累赘,除了一件灰色单军服上身,和一条蓝布军裤,都被汗沤得奇臭——自从还没到他身上的时候已经如此。

  肚中有了点食,他顾得看看自己了。身上瘦了许多,那条破裤已经脏得不能再脏。他懒得动,可是要马上恢复他的干净利落,他不肯就这么神头鬼脸的进城去。不过,要干净利落就得花钱,剃剃头,换换衣服,买鞋袜,都要钱。手中的三十五元钱应当一个不动,连一个不动还离买车的数儿很远呢!

  一直到半夜,他还合不上眼。希望使他快活,恐惧使他惊惶,他想睡,但睡不着,四肢象散了似的在一些干草上放着。什么响动也没有,只有天上的星伴着自己的心跳。骆驼忽然哀叫了两声,离他不远。他喜欢这个声音,象夜间忽然听到鸡鸣那样使人悲哀,又觉得有些安慰。

  看着那高等的车夫,他计划着怎样杀进他的腰(注:杀进腰,把腰部勒得细一些。)去,好更显出他的铁扇面似的胸,与直硬的背;扭头看看自己的肩,多么宽,多么威严!杀好了腰,再穿上肥腿的白裤,裤脚用鸡肠子带儿系住,露出那对”出号“的大脚!是的,他无疑的可以成为最出色的车夫;傻子似的他自己笑了。

  最初,他似乎记得兵们是往妙峰山一带退却。及至到了后山,他只顾得爬山了,而时时想到不定哪时他会一交跌到山涧里,把骨肉被野鹰们啄尽,不顾得别的。在山中绕了许多天,忽然有一天山路越来越少,当太阳在他背后的时候,他远远的看见了平地。晚饭的号声把出营的兵丁唤回,有几个扛着枪的牵来几匹骆驼。

  平日帮她办惯了事,他只好服从。但是今天她和往日不同,他很想要思索一下;楞在那里去想,又怪僵得慌;他没主意,把车拉了进去。看看南屋,没有灯光,大概是都睡了;或者还有没收车的。把车放好,他折回到她的门前。忽然,他的心跳起来。

  不知等了多久,始终没人来拉骆驼。他大着胆子坐起来,从骆驼的双峰间望过去,什么也看不见,四外极黑。

热门文章